东晋门阀政治
 
 

二 郗鉴的密谋

(一)东晋初年的兵力状况

郗鉴,高平金乡人,汉献帝时御史大夫郗虑玄孙。郗虑是经学大师郑玄的弟子。据《晋书》卷六七《郗鉴传》,郗鉴“博览经籍”,“以儒雅著”,不改郗虑家风,属于东汉以来的儒学旧族。在两晋之际,从时尚考虑,郗氏家族仕宦既不特别显达,人物又不预挥麈谈玄之流,与王、裴诸族相比较,郗氏在士族阶层中并不属于很高的门第。

郗鉴起家,据本传说:“东海王越辟为主簿,举贤良,不行。”又据《晋书》卷五六《江统传》,东海王越于永嘉元年( 307年)为兖州牧,以江统为别驾,委以州事。江统应东海王越之命,举郗鉴为贤良。这就是说,郗鉴通过江统,在政治上与东海王越有过一定的关系,但是并不深固。洛阳沦陷后,郗鉴未南渡,与宗族乡党千余家保据峄山(邹山),受琅邪王司马睿委署为兖州刺史,三年众至数万。以后,郗鉴被石勒侵逼,始辗转南移,于元帝永昌元年(322年)七月退保合肥,时距洛阳之陷已是十一年整了。纪瞻荐郗鉴于晋元帝,元帝徵鉴为尚书,入居京都。

关于郗鉴南来,《晋书》没有明言其规模是率部还是举家。陶弘景《真诰》卷一五《阐幽微第一》注曰:郗鉴“永昌元年率诸流民来渡江东”云云。从郗鉴南行先驻合肥,以后频繁往来于合肥、建康之间的情况看来,郗鉴率有流民是可信的。但南来流民大体上是屯驻合肥,未得过江。流民帅所率流民不得过江而至建康,这在当时是通例,不独郗鉴所部如此。所以《真诰》谓郗鉴“率诸流民来渡江东”,只不过笼统言之,并不确切。郗鉴以流民帅的身分,置流民于合肥而本人被徵入朝。徵诏郗鉴,这是东晋元帝表示对他寄予信任的一种姿态,当然也有羁縻而观察之的意思。郗鉴自不愿置其所统部曲于不顾,使自己丧失可恃的实力。所以他本人继续与所率流民保持联系,频繁地往还于合肥、建康之间。

郗鉴南来之时,王敦叛乱已经开始。王敦在京都改易百官,转徙方镇,并杀戮“南北之望”的戴渊、周等人。但是,默许王敦兴兵抗拒刘隗、刁协的士族人物,并不支持王敦篡夺东晋政权,太原王峤、太原温峤、陈郡谢鲲等都有表示,甚至王敦从弟王彬也反对王敦。王敦只得暂还武昌,遥制朝政。明帝即位后,王敦准备再次起兵,乃移镇姑孰,屯于湖,有另立东海王冲的图谋 。明帝惧王敦之逼,出郗鉴镇合肥,依其流民力量以为外援。王敦不愿郗鉴以流民为朝廷犄角,乃表请郗鉴为尚书令,郗鉴只得又返京都。这时距郗鉴南来刚过一年,但他已逐步陷入士族门户斗争的漩涡之中,成为影响东晋政局的一个颇为重要的人物。

郗鉴重回建康,据本传说,“遂与帝谋灭敦”,这是很值得注意的一个信息。郗鉴灭王敦之谋,内容如何,史籍无徵。据下年(太宁二年, 324年)明帝讨伐王敦时郗鉴的擘划,参以《晋书》卷七四《桓彝传》明帝将讨敦,“拜彝散骑常侍,引参密谋” 之事,可知郗鉴所谋主要是用流民帅的兵力以制王敦。其时门阀士族虽不支持王敦篡夺,也还没有坚决站在朝廷一边。朝廷对王敦尚不具备明显的优势。所以明帝只能筹之于较低的士族人物郗鉴、桓彝,而郗、桓筹兵,也只能求之于门阀士族以外的流民。这是影响明、成两朝政局的一件大事,值得细细探索。

明帝时,东晋的兵力状况是十分困难的。拥兵强藩除王敦外,还有陶侃、祖约诸人。陶侃已被王敦遣镇广州,未能参预荆、扬事态。祖约在豫州,继统祖逖军队,屯驻寿春,这支军队历来不服王敦。《世说新语·豪爽》:“王大将军始欲下都处分树置,先遣参军告朝廷,讽旨时贤。祖车骑(逖)尚未镇寿春,瞋目厉声语使人曰:‘卿语阿黑(原注:敦小字也)何敢不逊,催摄面去。须臾不尔,我将三千兵槊脚令上。'王闻之而止。” 尊经阁本汪藻《考异》注曰:“旧云‘王敦甚惮祖逖'。或云王有异志,祖曰:‘我在,伊何敢!'闻乃止。”但是祖氏与朝廷亦不相得,用祖约豫州之师以抗王敦,是不可能的。

除了这几处强藩以外,东晋军既寡弱,又无粮廪。《晋书》卷二六《食货志》:“元帝为晋王(建武元年, 317年),课督农功,诏二千石长吏以入谷多少为殿最。其非宿卫要任,皆宜赴农,使军各自佃作,即以为廪。”《晋书》卷七八《丁潭传》:“今之兵士或私有役使,而营阵不充。”这些都是王敦之乱稍前的材料。《晋书》卷六七《温峤传》温峤上军国要务七条,“议奏多纳之”。其第三条曰:“诸外州郡将兵者及都督府非临敌之军,且田且守。又先朝使五校出田,今四军五校有兵者及护军所统外军,可分遣二军出,并屯要处。缘江上下,皆有良田,开荒须 一年之后即易。”《晋书》卷七○《刘超传》,超入为射声校尉,“时军校无兵”,超以其为义兴太守时的“义随”为宿卫禁军。《晋书》卷八八《孔坦传》,朝廷使吴兴内史孔坦募江淮流民 为军。这些都是王敦之乱稍后的材料。王敦乱前乱后,朝廷军力军食艰难,既然都是如此,王敦乱中,情况应当也是这样。看来无兵可用,是东晋朝廷面临的极大困难,解决的办法只有一途,就是尽可能征发流民。

(二)流民与流民帅

流民南来,情况各异,有的是分散行动,有的是由大族率领;有的零星流过长江,有的大股滞留江北。司马睿南渡后,流民一度零散地涌入东吴,数量不少。《食货志》载应詹表曰:“间者流人奔东吴,东吴今俭(案指太兴二年三吴大饥,死者甚伙之事),皆已反还。江西良田,旷废来久,火耕水耨,为功差易。宜简流人,兴复农官,功劳报偿,皆如魏氏故事……。”应詹所谓流民反还江西,当是大率言之,其中有未还者,多成为士族大姓的僮客。稍后东晋颁行给客制度以及徵发流民为僮客者为兵,主要就是针对这些留在扬州江南诸郡流民的。

扬州上游,豫州一带,亦有流民络绎南行,被东晋政府拦截于江北。《晋书》卷五九《汝南王亮传》附《西阳王美传》:司马差“南渡江,元帝承制,更拜抚军大将军,开府,给千兵百骑,诏与南顿王宗统流人以实中州。江西荒梗,复还。”司马美“放纵兵士劫钞,所司奏免羕官,诏不问。”案西阳王羕纵兵劫钞之事。亦见《晋书》卷六六《陶侃传》。永嘉时陶侃为武昌太守,“时天下饥荒,山夷多断江劫掠 。侃令诸将诈作商船以诱之。劫果至,生获数人,是西阳王羕之左右。侃即遣兵逼羕,令出向贼……,羕缚送帐下二十人,侃斩之。自是水陆肃清,流亡者归之盈路。”西阳王羕左右诈为山夷以劫行旅,当即羕统流民以实中州时事。美还台后,流民南至江、荆之路始得通畅。《晋书》卷八一《刘胤传》:“自江陵至于建康三千余里,流人万计,布在江州。”这是成帝咸和时事,明帝时当已有此形势。

东晋扬州近郡,农民兴发甚难,徵流民为兵,就成为势在必行之举。尚在道路转徒的流民,生计未立,无籍可稽,一般说来,还难于成为徵发对象。对于他们,必须先有一个使之著籍的过程。眼下可以徵发的,只能限于已经庇托于大姓、定居营生的流民 。因此,晋元帝时出现了一些处置流民的法令。

据《隋书》卷二四《食货志》,东晋之初,“都下人多为诸王公贵人左右佃客、典计、衣食客之类,皆无课役”,于是而有给客制度的出现。据《南齐书》卷一四《州郡志》(上)南兖州条,晋元帝时,“百姓遭难,流移此境。流民多庇大姓以为客。元帝太兴四年( 321年)诏以流民失籍,使条名上有司,为给客制度。而江北荒残,不可检实。”太兴四年的给客制度限于流民之失籍者,地域只是都下及扬州江南诸郡。制度规定流民皆条其名上有司,并规定为客者皆注家籍,即附籍于主人户中,其用意在于使流民有名可稽,使国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掌握这些流民。《晋书》卷九一《儒林·徐邈传》,东莞徐澄之与臧琨率子弟并闾里士庶千余家南渡江,家于京口,遂世为京口人。依情理度之,徐氏、臧氏所率流民居京口者,以社会地位论,既有士有庶;以经济状况论,当有地主、僮客与自耕农。但要进一步指实这种区分,估计各自所占的比例,探究这些人所受给客制度的影响,则是困难的事。

给客制度本身,还不是东晋直接徵发流民为兵。但是流民既已著籍,东晋朝廷徵发他们就有了根据,所以出现了同年所颁“免中州良人遭难为扬州诸郡僮客者,以备征役”的诏令,见《晋书》卷六《元帝纪》。这是以诏令形式放免为私家僮客的流民而徵发之,而其直接目的正是为了加强军队以对付王敦。“发僮”,当即《晋书》卷九八《王敦传》永昌元年( 322年)王敦请诛刘隗疏中所谓“发良人奴,自为惠泽”之事,良人奴不是指良人之奴,而是指流民本为良人如今沦落为奴者;发以为兵,当即“兵家”,其身份同于客。“发客”,当亦是发以为“兵家”,例同《晋书》卷六九《刁协传》“取将吏客使转运”及同书卷六四《司马元显传》发“免奴为客者”为兵。晋元帝在同一年之内所行给客制度和发僮客为兵二事,都是针对流民而发,都是为了对付王敦。所以被徵发者,其万人配刘隗镇淮阴,万人配戴渊镇合肥,名曰备胡,但实际目的是一目了然的。同时,检校流民也是为了限制南北大族荫占流民的特权,这又成为王敦起兵的口实,成为南北大族多支持王敦起兵的一个重要原因。

发流民之为僮客者为兵,被门阀士族视为一项可一而不可再的弊政。强发之兵也不甘驱使,没有战斗力。所以王敦第一次南下时,刘隗、戴渊之兵还救京师,一战即溃。虽然如此,当东晋面临王敦第二次起兵威胁的时候,东晋可以用来对付王敦的力量还是只有流民。不过,朝廷绝不能再采取徵发流民之为江南诸郡僮客者的老办法,而是利用麇集在江北和淮域的流民集团,并且不破坏流民集团中原有的统属关系。这就是太宁二年( 324年)郗鉴与明帝密谋用流民帅的力量以对抗王敦的背景。郗鉴本人就是流民帅之一,他知道流民帅有为朝廷所用之可能,由他向明帝作出有关的建议,是比较合适的。

屯驻于江淮之间受东晋委署的流民帅,多数曾有在北方抗拒胡羯的历史。他们所统的武装力量长期相随,多少具有私兵性质。东晋朝廷不得不重视他们,又不敢放心大胆地使用他们。他们是东晋的一支唯一可用的兵力,可又是朝廷不能完全信赖的兵力。一般说来,东晋是按照流民帅原有的地位高低和兵力多寡,委之以太守、刺史、将军之号,划分大致的地盘,羁縻于长江之外,拒绝他们过江南来。对于已经到达或者将要到达长江的流民帅,东晋往往以军事理由促其北返。祖逖率众南来,行达泗口,琅邪王司马睿“逆用”之为徐州刺史。后来祖逖率部众一度过江,居于京口,但是立足未久,又受命以豫州刺史名义,率部北返,活动在淮北地区。苏峻率部众由青州泛海入长江,达于广陵,不久也受命北返彭城作战,历官淮陵内史、兰陵相。蔡豹以清河太守避难南行,司马睿以为临淮太守、徐州刺史。蔡豹本传不谓率众,但他在祖逖为徐州刺史时任徐州司马,后来一直在江淮间与徐龛、石虎作战,亦当是率众南来不得过江的流民帅。庾之甥、褚裒从兄褚翜,曾为流民帅,率邑人自保于豫州界,后来单马至许昌投奔行台荀藩、荀祖,遂至江东。褚翜虽无部曲或部曲无多,元帝犹出之江外,为淮南内史。在黄河南北抗拒石勒的邵续,曾列名劝进表,其婿刘宓奔幢晕良础氨》x人所俾英客○兵的民帅,东,频.len帧历埂王诵流民伦钅显之,徐

屯驻于江滑东晋是按沼得过江 与品格均牧髅入忻流哟箴兵、郭默檀也都出自寒瘟硕习于行彰牵2还嵌p> 条件初备邙质驽足晁入 跋於故得宦坌书鞍徵辟台〖纫阎嵌部属仍然丫吹霉胨出镇时也屡居虻牧绲城上述┮驯妥ず相肪

明帝时,东北飞细浇东晋往往以多芍蒙碛胡羯地起謅n> 势力冢随时窥测p> 邸钡发衷存囊后酱锘踽若即若离嫌攵M踉保留有夏侠盟独立性。拥芡于玩忽朝困蔫专横囊雄据一仿手各行其醵匦无王法谀无军纪芍土艚还要靠打家劫舍昴诠截戳k同年锔晋粤蛟仆酰所遥看来无兵宽六九《刁协炊对仆踉江陵衷仆跫缺隹鸵逋浇员╄钣率壳发以燎怨ヘ猓蛟仆踉蚍窒碓呋趼语·豪爽》:∪蔚陵至于)尚务帅∈惫流蟊∝形藓梅姘乱骸⑩字罟簿铜东『黾门壑氐王涫斡响吨罟之陆肃在,伊鹤蛞购瞿咸了二脑谇鼗窜石腊叮┮怀觥'祖忻恒自使健儿鼓行劫持疲事之人亦容谋渍餮敉趿云王的行径绲城傻坞主郭默保渔舟乘湮归戳k颓发六九《刁协慈豆江陵⑽嚎之蝦ef=髅袢麦欠ⅷ摹端同卷《魏恐越戛谋一薇尊贵如罚核韭媪偻踮蟪识救椿嘏崖乙?蠢俪部属“明帝时,锻是流民耍憋州交跛奴惨嘣制恫幻饴语』五《阐荧》诱缑诘讵显陵至盂厮二募锤置其訍郑蛟址交厮└肝薰悸民耸佗足稳∑洳票朝脱昕忌钪得暂镓小字也N接ψ髟棺郑┲骱闼纤咛熘明翟缫焉甓耘著詹所》卷疤嫜蓖鹦沓び南北字也[馗斧晋郧寮笥型ㄖ荆┬实。∮ι甭釉《真诨蜍完躐帅∈卑谄此馒所部蛟诹垢ǎ浚┥痹粲欣囊查》卷苹五《阐铀。冀,诸流梦硎。 短焦慵嵌食货职刷祖蚤令,郗裣甥《晋书令,鄣澜掏率盅众N掎缬⒖哇瓙重滥事∪范晋试之茉跹 痘五《布智东缴憋州交跛奴布苞于沧鹘馐枉、僮拷⑺问妨匣蚩诒史〔慰”又臼峭皂

明帝时,东晋往突年,浇咴邺治 中无谝焕傍矗鼓延诔揖是力图站稳脚改康保全势力幽傀瘛>在立乇荏蛉斯⒉坏貌湃蔚们庥脂俾英虽视即抱忠哉莆贫鹊贫不同"#_ftn7" name="8ftnref7">② 屯驻于江淮鞘嬖久也受媒谥偏晋往椭臼冠族乡捣浅Q细穹卷八一《刘胤传》;谓赂徐澄直耸豯en职氏隧杌髌潢⒅下饥槐劝明到喂榇蛔镂直敝欣山鞘嬷巩陆锁詹缩(建疟粟一妒至,墒拐啐人4鞘嬉挂员П著詹酥幢炙外在当是水陆岁祷谓拢所野墁地樱蛟锴,了佬;谓轮佬R捎胨东晋往枉民喻民纹笸蓟年G榻陂,戍率流民苍胡羯地粕倌关险涧石踌州柚网,阅良田1;广磷蟓王岱矫嫫鸸黛州U蛭晋面粱得不重矢翘岱阑敢放形ǹ只敢酚惺压Ψ词散葱墨宁队强粳太原王岱浅P楦廪≈灰怨漩卫嫠物‖,当缺硐齐

明帝时,东晋往蜕倌鼓诟ń即辣的冢《紧交徵党乾太原王峄ハ嗖录芍了同幕敢芬捕荚流猛牙肷恃档牟渴艉鸵不破幻橙悔京口+守』重驶杭刺熟州;敢纷畹P乃然当回尚不巅在洼刺授京口<幢帜伞⒌茉季庸倬传说e痒民艘苍其臀睿“木杉谰朴⒖湾讶袁以社槐又纠胼泛喊乱后J状析刘票距埚之江驮倬犹豹以乾东晋往挖由潜郗鉴的胫了由枪弁鹥> 邸迟回不进乙?蠢由于鹊贫顾忌。此当为 322年)王敦请诛链杭渌奴不士族饲东缴须宗浊按摘朝廷所牖得不重竖委授I须状蛲ü亟

郗鉴起家enter">(二)流民尤┠力量以镀皆后的材>

郗鉴,高平金媳用流民帅当郗鉴的胫猎讪 322年)王敦3胫锪八月 翌年戏剩校榭所遣王含、钱凤┦Γ临敬担越十五日棘曾擞汕、箴兵等唬兵迅援敬担扭转了局 邸乱事悉平。由擞汕受诏入援而“迟回不进欠⒁越擞汕等火速进卫敬担转变之大П认为必还嵌蛎⒆嬖⒒俯折冲印3关于郗鉴南来s鸨⑺由侵罹朐寄┓没有明言萍痛⒃孬布H缂田

关于郗鉴姆,郗鉴“博酣 322年8置其嗣过谨民嫩谋灭敦”,这是很帧4募纹缎鹜鹾⑶锕ヵ票距埚指置乒檀俏谰潘奴不誓弊昭砸檎偎由恰Ⅲ鸨

关于郗鉴姆:″邙“博哄谟讪 32初移屯巴跛奥液含钒凑遐与擞汕俱赴本噗鲋未言有诏见召

关于郗鉴姆K由区“博含情扛捶有流民室檎倬昂″谌朐

关于郗鉴姆@昌元年)含堑甲跃传艘乓汉檫流人钡谜鞅="#_ftn3" name="9ftnref7">② 郗鉴重回健扼,王桶博酣 324年A露∶9闵杈炮+尸堑嘉筚敌嘱治谢鲲当迩很Ⅶ民贰⑼,而垅琢溜当搴雀饔芯裰办下脊者i令,坌形谰①敌执蛹葜罹晋授鞅任徐州嗽哄洹Ⅺ义,率伯师摇三年众煮鸨ⅱ徐州刺仕由恰⒚也瘦刺侍照暗然刮澜即婪卷绑,王桶灿诰降鳜两淮宄统岩晌薜憔Κ当史力。说愠鲈《诫对绽醋郧东晋憎民瓮是流民斯檀蔷潘奴

郗鉴重回郊窃卮耸陆谌于沂欠@ì而王羕@ì而通 324年A露∶谦不士坠闵杈坯民我蚤令,畚谰①敌执蛹葜罹降, 扼,王桶博桓置乒檀俏谰哦降, 抖辑鉴“博焊置魄脍魉由恰Ⅲ鸨, 端由区“博惑鸨⑺由蔷杆偃朐, 逗″邙“布啊端由区“博淮,《剿脍魉印Ⅲ瘊军既够冠髟哄洹⑻照暗容。截』耐械, 扼,王桶蝉羕@ì而托鹗孪枋悼煽魁统岩搔。税讯辑记脍黧鸨⑺由侵奴不蜀瓮是帘用流矛这试后的彩卤地推鹄纯疾祀书∥银率有燎耙臼掠强竞笠臼碌木咛瀣史贱憎蛭,内容如菏祝 明帝时,锻是聊身分,置镣兵邻史∥ <关翟《侥力量以兑怨,内容炔啭医竦昧撕苊他某晒来,量以度氡距埚侄阅流糜形O招泽”秩滑鄣背苫 如果志是像都次薇逛鑫救和郏扔惺堍麟液螅势醵ΑK瓜葛贫戎持重抱忠

艿摹

慕ㄒ兰 跋於而耍褰撞也得宦在此后孔迕上升第一流侨姓幌羁

明帝时,赌力量以定只踊件催5闹卮笪侍糜⑺涫盏胶苊他男Ч⒖捅暇挂帕裘流民抵纠。朝万是困目众由堑美羝河闹埃本传溯一垂漩五校疽缱愿夯士逆曰:≥;庚江拟琢聊卺绛鉴为希王越碧衷敉獍农T督峪为宪陀谀诟ㄦ燎曳撬谤谓流炮人Z由侨圆淮于华尚省捌虿闺长揭换乃发梢哉褂ト熟州!壁由抢醋噪长藉什渴舻倍嚯长絧>艿荒朔之请椿明桓计不脱离部属而入辅3荩桓对台使M踉奖往者国危累卵硕耆几囊踪叛砸逊椿埂非我济逍F兔既死校猎犬理自应烹英客当死报造谋者硕耆庾亮)耳搅骺椭贫鹊擞汕、σ的肌。芡于箴兵担熘莘逐王含时“颇放兵虏f=懈恣纵不羁哟箴兵旋死校嗟茫其噶庇侗南币的郭默髟ㄖ兵亲戚故旧志乐桓属q以叛晋郭默领ㄖ兵后报效牧髅茭平擞汕峙乱孔迨渫为右军精军。纫阎郭默髅褚世邙质论毕竟也唬⑴嶂如果ΑK更为特殊的p> 乙?难在 中安身立命砹拧兜笮三《郭默越郭默谓骸白吡魅吮我能御胡谋渍见熘荩右军主禁孔若疆场有虞孔迨使ㄒ嶂方始配给鞯轿卒无讼录恩信牵髅此姨冢少墓不败矣哪甑郭默鞑在平擞汕恕L召┊后被擒斩荩于醵匦由嵌策划而佑进惹治领牛几颉 明帝时,端由瞧淙丝族轮猎邺治 <癔仕坪趸沽粲绪民登困目帧逗布1嗬圄客式民怼碧跛奴K由侵潘境≈由缴裢钗。于,伊核由俏骥、俟仓锍陆'后果斩汕耸嫌氤擞汕败死皇敬<癔试⑵湎裥`扑蘸钌瘛=癖尽端焉窦嵌食晃濉ⅰ侗碧檬槌州郡志∥搴汀短接蓝王敦慈缎焉窦嵌戍以既邓雍钌瘾 k@ǖ涠食晃澧第乙粜朔隙戍椅浸治 不典之祠非懒髅穆帝升平中何谨请汰废淫祠迨不果荨督宋武辏3初4年F战翦仕雍钌竦与徐响恍⑽潢P⒔ǔ跤中掭菟衩砥坏良铀雍钗羝铼府,鸽书》舅嗡《王敦传》≡综扛徐澄至踣可备缸粤⒑蟊晃ЮЁ余里y以胨由窍裼诠税履铣钍吩厮雍钌耢羰鲁货智都系慵哀余里V一带ㄈ绶卷沂范王度墩懦逶江陵┖拖禄带ㄈ绶卷一四《州旷职恕洞拮嫠荚江陵K由俏殉级矛元堤熳娱铝⑾袷莒牖士坠誓衙麈诨蛩配了由悄身分,秩朐3鄢亦里3羌田W阅咸链笃魄锇兵家炝⒘斯,内仁だ”,∪四羁坠Χ趴坠#抗弥居邡面帘的诓慰"#_ftn1" name="_0ftnref1">① 0。侃令诸将

明帝时 ① >。明帝惧筒伪臼轼威形逡倡 ① >之事,可窒来-、弧氨 ② >尊经阁本痛硕挝淖重杏嗍稀都闶梏客⑾所率缎<愣州涠辆《真谖乙伞埃祖场笔欠砘重竖沃稼9瘦涠烈宰鳌傍詹隧旨时希祖场5骑Z)奢}菜较胜英客未敢 遽断 ① >一年之后夹牖蚀查∷咀魉 周家禄校勘记谓勰泵痄”下脱“难”字 若П此句 当读作“ hre虽司场匆住!薄督椤肪案沃两读皆可通媪作须略胜 ② >为军。这邪傅敝① >。侃令诸将舅嗡《王敦传》温江聋义B酰韩》S形逅谋灭诓⑸钭璩≈致涑闶㈥内仕。业猎粑直苯踊慈犄媚霞呵都戏绞Ю镩》拘旅R”4寺 ② >。因此,禁可稽z朝同而其峙阀士姿剖谴耸避再采圬要原因。饕揪遁A憝因⊥揪妒悄价在捅事,明帝蚀流矛畚坦募江恍`得!笆棍民 ② 8。侃令诸交,他知斜е叶』重手姿讨些热缈曲淮樱在皇芄救京是哺艾内容如勋。瘢依鞘及华道痢K由禽如勋×溛讨性诒事"典践矣兄艺。∮撬诗布 砹对奂洞肺壳词刮怂 ② 9。侃令诸秸鞅=耆几导卜炊酝宥际恰U馐且在 322年J馒”en旨江辉湾谖鞅=精军俚兄青廷纤堍髂、平四州诸军督担蛉伺浯ref="# ① >0。侃令诸奖臼樽醇染骨都眉ㄊひ逍邸逗笞逯欺,既难芯肯兖秩毡狙也ㄊ轼 1982 年版巴跛鹃中也鲂畔⒔ <关堤先驻喝较合收偎由恰Ⅲ鸨即溃。揽受给俊氨崩幢拧逼蕉嗽后的材疗坏料瘀壑经开始〉奈坦暮雷迳蝙率燎/p契墩庖臼率担檬轼威絮职酥炼㱮v北来re入兵团和院蟮牟牧》一节巴跛但并未细究原委。川胜先生为日本研究葫朝浮K成绩饶学者懒髅不幸于 1984 年逝世

 3/td>
上一页 | 返回目录|下一页
b /TD> MARG>
 so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