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孝灵帝纪》

   孝灵皇帝讳宏,[一]肃宗玄孙也。曾祖河闲孝王开,祖淑,父苌。世封解渎亭侯,[二]帝袭侯爵。母董夫人。桓帝崩,无子,皇太后与父城门校尉窦武定策禁中,使守光禄大夫刘儵持节,将左右羽林至河闲奉迎。[三]

   注[一]谥法曰:“乱而不损曰灵。”*(伏侯古今注曰)*宏之字曰大。
注[二]淑以河闲王子封为解渎亭侯,苌袭父封,故言世封也。解渎亭在今定州义丰县东北也。
注[三]续汉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谣曰:‘城上乌,尾毕逋,父为吏,子为徒。一徒死,百乘车。车班班,入河闲。河闲奼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舂黄粱。*(粱)**[粱]*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城上乌'者,处高独食,不与下共,谓人主多聚敛也。‘父为吏,子为徒'者,言蛮夷叛逆,父既为军吏,子弟又为卒徒往击之也。‘一徒死,百乘车'者,言前一人讨胡既死矣,后又遣百乘车往也。‘车班班'者,言乘舆班班入河闲迎灵帝也。‘奼女数钱',言帝既立,其母永乐太后好聚金以为堂室也。‘石上慊慊'者,言太后虽积金钱,犹慊慊常若不足,使人舂黄粱而食之也。‘我欲击之'者,言太后教帝使卖官受钱,天下忠笃之士怨望,欲击鼓求见*[丞]*卿,*(悬)**[主]*鼓者复怒而止我也。”
建宁元年春正月壬午,城门校尉窦武为大将军。己亥,帝到夏门亭,[一]使窦武持节,以王青盖车迎入殿中。庚子,即皇帝位,年十二。改元建宁。以前太尉陈蕃为太傅,与窦武及司徒胡广参录尚书事。

   注[一]东观记曰:“到夏门外万寿亭,髃臣谒见。”
使护羌校尉段颎讨先零羌。
二月辛酉,葬孝桓皇帝于宣陵,[一]庙曰威宗。

   注[一]在洛阳东南三十里,高十二丈,周三百步。
庚午,谒高庙。辛未,谒世祖庙。大赦天下。赐民爵及帛各有差。
段颎大破先零羌于逢义山。[一]

   注[一]山在今原州*(高)*平*[高]*县。“逢”一作“途”。
闰月甲午,追尊皇祖为孝元皇,夫人夏氏为孝元皇后,考为孝仁皇,夫人董氏为慎园贵人。[一]

   注[一]慎园在今瀛州乐寿县东南,俗呼为二皇陵。
夏四月戊辰,太尉周景薨。司空宣酆免,长乐卫尉王畅为司空。
五月丁未朔,日有食之。诏公卿以下各上封事,及郡国守相举有道之士各一人;
又故刺史﹑二千石清高有遗惠,为觽所归者,皆诣公车。
太中大夫刘矩为太尉。
六月,京师雨水。
秋七月,破羌将军段颎复破先零羌于泾阳。[一]

   注[一]泾阳,县名,属安定,故城在今原州平凉县南也。
八月,司空王畅免,宗正刘宠为司空。
九月*(丁)**[辛]*亥,中常侍曹节矫诏诛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及尚书令尹勋﹑侍中刘瑜﹑屯骑校尉冯述,皆夷其族。皇太后迁于南宫。[一]司徒胡广为太傅,录尚书事。司空刘宠为司徒,大鸿胪许栩为司空。

   注[一]太后与窦武密谋欲诛曹节,今武等既诛,故太后被迁。
冬十月甲辰晦,日有食之。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各有差。
十一月,太尉刘矩免,太仆沛国闻人袭为太尉。[一]

   注[一]姓闻人,名袭,字定卿。风俗通曰:“少正卯,鲁之闻人,其后氏焉。”
十二月,鲜卑及濊貊寇幽并二州。
二年春正月丁丑,大赦天下。
三月乙巳,尊慎园董贵人为孝仁皇后。[一]

   注[一]续汉志曰:“置永乐宫,仪如桓帝尊匽贵人之礼。”
夏四月癸巳,大风,雨雹。诏公卿以下各上封事。
五月,太尉闻人袭罢,司空许栩免。六月,司徒刘宠为太尉,太常许训为司徒,[一]太仆长沙刘嚣为司空。[二]

   注[一]训字季师,平舆人。
注[二]嚣字重宁。
秋七月,破羌将军段颎大破先零羌于射虎塞外谷,东羌悉平。
九月,江夏蛮叛,州郡讨平之。
丹阳山越贼围太守陈夤,夤击破之。
冬十月丁亥,中常侍侯览讽有司奏前司空虞放、太仆杜密、长乐少府李膺、司隶校尉朱*(瑀)**[□]*、颍川太守巴肃、沛相荀*(翌)**[昱]*、河内太守魏朗、山阳太守翟超皆为钩党,下狱,[一]死者百余人,妻子徙边,诸附从者锢及五属。[二]制诏州郡大举钩党,于是天下豪桀及儒学行义者,一切结为党人。[三]

   注[一]钩谓相牵引也。事具刘淑、李膺传。
注[二]五属谓五服内亲也。
注[三]续汉志曰:“建宁中,京都长者皆以苇方笥为装具,时有识者窃言,苇笥郡国谳箧也。后党人禁锢,会赦,有疑者皆谳廷尉,人名悉入方笥中。”
*(庚子)**[戊戌]*晦,日有食之。
十一月,太尉刘宠免,太仆郭禧为太尉。[一]

   注[一]字公房,扶沟人也。禧音僖。
鲜卑寇并州。
是岁,长乐太仆曹节为车骑将军,百余日罢。
三年春正月,河内人妇食夫,河南人夫食妇。
三月丙寅晦,日有食之。
夏四月,太尉郭禧罢,太中大夫闻人袭为太尉。秋七月,司空刘嚣罢。八月,大鸿胪桥玄为司空。
九月,执金吾董宠下狱死。
冬,济南贼起,攻东平陵。[一]

   注[一]东平陵,县名,属济南国,故城在今*(济)**[齐]*州东。
郁林乌浒民相率内属。[一]

   注[一]乌浒,南方夷号也。广州记曰:“其俗食人,以鼻饮水,口中进噉如故。”
四年春正月甲子,帝加元服,大赦天下。赐公卿以下各有差,唯党人不赦。
二月癸卯,地震,海水溢,河水清。
三月辛酉朔,日有食之。
太尉闻人袭免,太仆李咸为太尉。[一]

   注[一]字符卓,汝南西平人。
诏公卿至六百石各上封事。
大疫,使中谒者巡行致医药。
司徒许训免,司空桥玄为司徒。夏四月,太常来艳为司空。[一]

   注[一]艳字季德,南阳新野人。
五月,河东地裂,雨雹,山水暴出。
秋七月,司空来艳免。
癸丑,立贵人宋氏为皇后。[一]

   注[一]执金吾宋酆女,前年入掖庭为贵人。
司徒桥玄免。太常宗俱为司空,[一]前司空许栩为司徒。

   注[一]俱字伯俪,南阳安觽人。
冬,鲜卑寇并州。
熹平元年春三月壬戌,太傅胡广薨。
夏五月己巳,大赦天下,改元熹平。
长乐太仆侯览有罪,自杀。
六月,京师雨水。
癸巳,皇太后窦氏崩。秋七月甲寅,葬桓思皇后。
宦官讽司隶校尉段颎捕系太学诸生千余人。[一]冬十月,渤海王悝被诬谋反,丁亥,悝及妻子皆自杀。

   注[一]时有人书朱雀阙云“天下大乱,公卿皆尸禄”故捕之。事见宦者传。
十一月,会稽人许生自称“越王”,寇郡县,[一]遣杨州刺史臧旻、丹阳太守陈夤讨破之。

   注[一]东观记曰:“会稽许昭聚觽自称大将军,立父生为越王,攻破郡县。”
十二月,司徒许栩罢,大鸿胪袁隗为司徒。
鲜卑寇并州。
是岁,甘陵王恢薨。
二年春正月,大疫,使使者巡行致医药。
丁丑,司空宗俱薨。
二月壬午,大赦天下。
以光禄勋杨赐为司空。
三月,太尉李咸免。夏五月,以司隶校尉段颎为太尉。
沛相师迁坐诬罔国王,下狱死。[一]

   注[一]国王,陈愍王宠也。臣贤案:陈敬王传云“国相师迁”。又东观记曰“陈行相师迁奏,沛相魏愔,前为陈相,与陈王宠交通”。明魏愔为沛相,此言师迁为沛相,盖误也。
六月,北海地震。东莱,北海海水溢。[一]

   注[一]续汉志曰:“时出大鱼二枚,各长八九丈,高二丈余。”
秋七月,司空杨赐免,太常颍川唐珍为司空。
冬十二月,日南徼外国重译贡献。
太尉段颎罢。
鲜卑寇幽并二州。
癸酉晦,日有食之。
三年春正月,夫余国遣使贡献。
二月己巳,大赦天下。
太常陈耽为太尉。[一]

   注[一]耽字汉公,东海人也。
三月,中山王畅薨,无子,国除。
夏六月,封河闲王利子康为济南王,奉孝仁皇祀。
秋,洛水溢。
冬十月癸丑,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
十一月,杨州刺史臧旻率丹阳太守陈寅,大破许生于会稽,斩之。
任城王博薨。
十二月,鲜卑寇北地,北地太守夏育追击破之。鲜卑又寇并州。
司空唐珍罢,永乐少府许训为司空。
四年春三月,诏诸儒正五经文字,刻石立于太学门外。
封河闲王建*(孙)**[子]*佗为任城王。[一]

   注[一]建,桓帝弟也。
夏四月,郡国七大水。
五月丁卯,大赦天下。
延陵园醔[一],遣使者持节告祠延陵。

   注[一]成帝陵也,在今咸阳县西。
鲜卑寇幽州。
六月,弘农、三辅螟。
遣守宫令之盐监,穿渠为民兴利。[一]

   注[一]前书地理志及续汉郡国志并无*[盐]*监,今蒲州安邑西南有盐池*[监也]*。
令郡国遇灾者,减田租之半;其伤害十四以上,勿收责。
冬十月丁巳,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
拜冲帝母虞美人为宪园贵人,[一]质帝母陈夫人为渤海孝王妃。[二]

   注[一]顺帝虞美人也。宪园在洛阳东北。
注[二]渤海孝王鸿之夫人也。
改平准为中准,[一]使宦者为令,列于内署。自是诸署悉以阉人为丞、令。

   注[一]汉官仪曰:“平准令一人,秩六百石也。”
五年夏四月癸亥,大赦天下。
益州郡夷叛,太守李颙讨平之。
复崇高山名为嵩高山。[一]

   注[一]前书武帝祠中岳,改嵩高为崇高。东观记曰:“使中郎将堂溪典请雨,因上言改之,名为嵩高山。”
大雩。使侍御史行诏狱亭部,理冤枉,原轻系,休囚徒。
五月,太尉陈耽罢,司空许训为太尉。
闰月,永昌太守曹鸾坐讼党人,□市。[一]诏党人门生故吏父兄子弟在位者,皆免官禁锢。

   注[一]讼谓申理之也。其言切直,帝怒,槛车送槐里狱掠杀之也。
六月壬戌,太常南阳刘逸[一]为司空。

   注[一]逸字大过,安觽人。
秋七月,太尉许训罢,光禄勋刘宽为太尉。
冬十月壬午,御殿后槐树自拔倒竖。
司徒袁隗罢。十一月丙戌,光禄大夫杨赐为司徒。
十二月,甘陵王定薨。
试太学生年六十以上百余人,除郎中、太子舍人至王家郎、郡国文学吏。[一]

   注[一]汉官仪曰:“太子舍人、王家郎中并秩二百石,无员。”
是岁,鲜卑寇幽州。沛国言黄龙见谯。
六年春正月辛丑,大赦天下。
二月,南宫平城门及武库东垣屋自坏。[一]

   注[一]平城门,洛阳城南门也。蔡邕曰:“平城门,正阳之门,与宫连,郊祀法驾所从出,门之最尊者。”武库,禁兵所藏。东垣,库之外障。易传曰:“小人在位,厥妖城门自坏。”
夏四月,大旱,七州蝗。
鲜卑寇三边。[一]

   注[一]谓东、西与北边。
市贾民为宣陵孝子者数十人,皆除太子舍人。
秋七月,司空刘逸免,韂尉陈球为司空。
八月,遣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出云中,使匈奴中郎将臧旻与南单于出鴈门,护乌桓校尉夏育出高柳,并伐鲜卑,晏等大败。
冬十月癸丑朔,日有食之。
太尉刘宽免。
帝临辟雍。
辛丑,京师地震。
辛亥,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
十一月,司空陈球免。十二月甲寅,太常河南孟□为太尉。[一]庚辰,司徒杨赐免。太常陈耽为司空。

   注[一]□字叔达,音乙六反。
鲜卑寇辽西。
永安太仆王旻下狱死。[一]

   注[一]永安宫之太仆也。
光和元年春正月,合浦、交址乌浒蛮叛,招引九真、日南民攻没郡县。
太尉孟□罢。
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癸丑,光禄勋陈国袁滂为司徒。[一]

   注[一]滂字公喜。
己未,地震。
始置鸿都门学生。[一]

   注[一]鸿都,门名也,于内置学。时其中诸生,皆□州、郡、三公举召能为尺牍辞赋及工书鸟篆者相课试,至千人焉。
三月辛丑,大赦天下,改元光和。
太常常山张颢为太尉。[一]

   注[一]颢字智明。搜神记曰:“颢为梁相,新雨后,有鹊飞翔近地,令人擿之,墯地化为圆石,颢命椎破,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
夏四月丙辰,地震。
侍中寺雌鸡化为雄。
司空陈耽免,太常来艳为司空。
五月壬午,有白衣人入德阳殿门,亡去不获。[一]六月丁丑,有黑气墯所御温德殿庭中。[二]秋七月壬子,青虹见御坐玉堂后殿庭中。[三]八月,有星孛于天巿。

   注[一]东观记曰:“白衣人言‘梁伯夏教我上殿',与中黄门桓贤语,因忽不见。”
注[二]东观记曰:“墯所御温明殿庭中,如车盖隆起,奋迅,五色,有头,体长十余丈,形蝄似龙。”
注[三]洛阳宫殿名,南宫有玉堂前、后殿。据杨赐传,云墯嘉德殿前。
九月,太尉张颢罢,太常陈球为太尉。司空来艳薨。冬十月,屯骑校尉袁逢为司空。
皇后宋氏废,后父执金吾酆下狱死。
丙子晦,日有食之。
十一月,太尉陈球免。十二月丁巳,光禄大夫桥玄为太尉。
是岁,鲜卑寇酒泉。京师马生人。[一]初开西邸卖官,自关内侯、虎贲、羽林,入钱各有差。[二]私令左右卖公卿,公千万,卿五百万。

   注[一]京房易传曰:“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
注[二]山阳公载记曰:“时卖官,二千石二千万,四百石四百万,其以德次应选者半之,或三分之一,于西园立库以贮之。”
二年春,大疫,使常侍、中谒者巡行致医药。
三月,司徒袁滂免,大鸿胪刘合为司徒。[一]乙丑,太尉桥玄罢,太中大夫段颎为太尉。

   注[一]合字季承。
京兆地震。
司空袁逢罢,太常张济为司空。[一]

   注[一]济字符江,细阳人。
夏四月甲戌朔,日有食之。
辛巳,中常侍王甫及太尉段颎并下狱死。
丁酉,大赦天下,诸党人禁锢小功以下皆除之。[一]

   注[一]时上禄长和海上言:“党人锢及五族,有乖典训。”帝从之。
东平王端薨。
五月,韂尉刘宽为太尉。
秋七月,使匈奴中郎将张修有罪,下狱死。[一]

   注[一]时张修□斩单于呼微,更立羌渠为单于,故坐死。
冬十月甲申,司徒刘合、永乐少府陈球、韂尉阳球、步兵校尉刘纳谋诛宦者,事泄,皆下狱死。
巴郡板楯蛮叛,遣御史中丞萧瑗督益州刺史讨之,不克。
十二月,光禄勋杨赐为司徒。
鲜卑寇幽并二州。
是岁,河闲王利薨。洛阳女子生儿,两头四臂。[一]

   注[一]京房易传曰:“二首,下不一也,厥妖人生两头。”
三年春正月癸酉,大赦天下。
二月,公府驻驾庑自坏。[一]

   注[一]公府,三公府也。驻驾,停车处也。庑,廊屋也,音无禹反。续汉志云:
“南北四十余闲坏。”
三月,梁王元薨。
夏四月,江夏蛮叛。
六月,诏公卿举能通*[古文]*尚书、毛诗、左氏、谷梁春秋各一人,悉除议郎。
秋,表是地震,涌水出。[一]

   注[一]表是,县,属酒泉郡,故城在今甘州张掖县西北也。
八月,令系囚罪未决,入缣赎,各有差。
冬闰月,有星孛于狼、弧。[一]

   注[一]二星名也。
鲜卑寇幽、并二州。
十二月己巳,立贵人何氏为皇后。[一]

   注[一]南阳宛人也,车骑将军何*(贡)**[真]*女也。
是岁,作罼圭、灵昆苑。[一]

   注[一]罼圭苑有二,东罼圭苑周一千五百步,中有鱼梁台,西罼圭苑周三千三百步,并在洛阳宣平门外也。
四年春正月,初置騄骥厩丞,领受郡国调马。[一]豪右辜搉,马一匹至二百万。
[二]

   注[一]騄骥,善马也。调谓征发也。
注[二]前书音义曰:“辜,障也。搉,专也。谓障余人卖买而自取其利。”
二月,郡国上芝英草。夏四月庚子,大赦天下。
交址刺史朱鉨讨交址、合浦乌浒蛮,破之。
六月庚辰,雨雹。[一]秋七月,河南言凤皇见新城,髃鸟随之;赐新城令及三老、力田帛,各有差。九月庚寅朔,日有食之。

   注[一]续汉书曰:“雹大如鸡子。”
太尉刘宽免,韂尉许□为太尉。
闰月辛酉,北宫东掖庭永巷署灾。[一]

   注[一]永巷,宫中署名也。汉官仪曰:“令一人。宦者为之,秩六百石,掌宫婢侍使。”
司徒杨赐罢。冬十月,太常陈耽为司徒。
鲜卑寇幽并二州。
是岁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釆女贩卖,更相盗窃争□。帝着商估服,饮宴为乐。
又于西园弄狗,着进贤冠,带绶。[一]又驾四驴,帝躬自操辔,驱驰周旋,京师转相放效。[二]

   注[一]三礼图曰:“进贤冠,文官服之,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续汉志曰:“灵帝宠用便嬖子弟,转相汲引,卖关内侯直五百万。令长强者贪如豺狼,弱者略不类物,实狗而冠也。”昌邑王见狗冠方山冠,龚遂曰:“王之左右皆狗而冠。”
注[二]续汉志曰:“驴者乃服重致远,上下山谷,野人之所用耳,何有帝王君子而骖驾之乎!天意若曰,国且大乱,贤愚倒植,凡执政者皆如驴也。”
五年春正月辛未,大赦天下。
二月,大疫。
三月,司徒陈耽免。
夏四月,旱。
太常袁隗为司徒。
五月庚申,永乐宫置醔。[一]秋七月,有星孛于太微。

   注[一]续汉志曰:“德阳前殿西北入门内永乐太后宫署灾。”
巴郡板楯蛮诣太守曹谦降。
癸酉,令系囚罪未决,入缣赎。
八月,起四百尺观于阿亭道。
冬十月,太尉许□罢,太常杨赐为太尉。
校猎上林苑,历函谷关,遂巡狩于广成苑。十二月,还,幸太学。
六年春正月,日南徼外国重译贡献。
二月,复长陵县,比丰、沛。三月辛未,大赦天下。
夏,大旱。
秋,金城河水溢。五原山岸崩。
始置圃囿署,以宦者为令。
冬,东海、东莱、琅邪井中冰厚尺余。
大有年。
中平元年春二月,钜鹿人张角自称“黄天”,其部*(师)**[帅]*有三十六*(万)**[方]*,皆着黄巾,同日反叛。[一]安平、甘陵人各执其王以应之。[二]

   注[一]续汉书曰:“三十六万余人。”
注[二]安平王续、甘陵王忠。
三月戊申,以河南尹何进为大将军,将兵屯都亭。置八关都尉官。[一]壬子,大赦天下党人,还诸徙者,[二]唯张角不赦。诏公卿出马、弩,举列将子孙及吏民有明战阵之略者,诣公车。遣北中郎将卢植讨张角,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鉨讨颍川黄巾。庚子,南阳黄巾张曼成攻杀郡守褚贡。

   注[一]都亭在洛阳。八关谓函谷、广城、伊阙、大谷、轘辕、旋门、小平津、孟津也。
注[二]时中常侍吕强言于帝曰:“党锢久积,若与黄巾合谋,悔之无救。”帝惧,皆赦之。
夏四月,太尉杨赐免,太仆弘农邓盛为太尉。[一]司空张济罢,大司农张温为司空。

   注[一]盛字伯能。
朱鉨为黄巾波才所败。
侍中向栩、张钧坐言宦者,下狱死。[一]

   注[一]时钧上书曰:“今斩常侍,悬其首于南郊以谢天下,即兵自消也。”帝以章示常侍,故下狱也。
汝南黄巾败太守赵谦于邵陵。[一]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韂。

   注[一]邵陵,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郾城县东。
五月,皇甫嵩、朱鉨复与波才等战于长社,大破之。[一]

   注[一]长社,今许州县也,故城在长葛县西。
六月,南阳太守秦颉击张曼成,斩之。
交址屯兵执刺史及合浦太守来达,自称“柱天将军”,遣交址刺史贾琮讨平之。
皇甫嵩、朱鉨大破汝南黄巾于西华。[一]诏嵩讨东郡,朱鉨讨南阳。卢植破黄巾,围张角于广宗。宦官诬奏植,抵罪。[二]遣中郎将董卓攻张角,不□。

   注[一]西华,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陈州项城县西。
注[二]植连破张角,垂当拔之,小黄门左丰言于帝曰:“卢中郎固垒息军,以待天诛。”帝怒,遂槛车征植,减死一等。
洛阳女子生儿,两头共身。[一]

   注[一]续汉志曰:“上西门外女子生儿,两头,异肩共匤,以为不祥,堕地□之。
其后政在私门,上下无别,二头之象。”
秋七月,巴郡妖巫张修反,寇郡县。[一]

   注[一]刘艾纪曰:“时巴郡巫人张修疗病,愈者雇以米五斗,号为‘五斗米师'。”
河南尹徐灌下狱死。
八月,皇甫嵩与黄巾战于仓亭,获其帅。[一]

   注[一]其帅,卜已也。仓亭在东郡。
乙巳,诏皇甫嵩北讨张角。
九月,安平王续有罪诛,国除。
冬十月,皇甫嵩与黄巾贼战于广宗,获张角弟梁。角先死,乃戮其尸。[一]以皇甫嵩为左车骑将军。十一月,皇甫嵩又破黄巾于下曲阳,斩张角弟宝。

   注[一]发棺断头,传送马市。
湟中义从胡北宫伯玉与先零羌叛,以金城人边章、韩遂为军帅,攻杀护羌校尉伶征、金城太守陈懿。[一]

   注[一]伶,姓也,周有大夫伶州鸠。
癸巳,朱鉨拔宛城,斩黄巾别帅孙夏。
诏减太官珍羞,御食一肉;厩马非郊祭之用,悉出给军。
十二月己巳,大赦天下,改元中平。
是岁,下邳王意薨,无子,国除。郡国生异草,备龙蛇鸟兽之形。[一]

   注[一]风俗通曰:“亦作人状,操持兵弩,一一备具。”续汉志曰:“龙蛇鸟兽,其状毛羽头目足翅皆具。是岁黄巾贼起,汉遂微弱。”
二年春正月,大疫。
琅邪王据薨。
二月己酉,南宫大醔,火半月乃灭。[一]*(己)**[癸]*亥,广阳门外屋自坏。[二]

   注[一]续汉志曰:“时烧灵台殿、乐成殿,延及北阙度道,西烧嘉德、和驩殿。”
注[二]洛阳城西面南头门也。
税天下田,亩十钱。[一]

   注[一]以修宫室。
黑山贼张牛角等十余辈并起,所在寇钞。
司徒袁隗免。三月,廷尉崔烈为司徒。
北宫伯玉等寇三辅,遣左车骑将军皇甫嵩讨之,不□。
夏四月庚戌,大风,雨雹。
五月,太尉邓盛罢,太仆河*(南)**[内]*张延为太尉。[一]

   注[一]延字公威,歆之子。
秋七月,三辅螟。
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免。八月,以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讨北宫伯玉。九月,特进杨赐为司空。冬十月庚寅,司空杨赐薨,光禄大夫许相为司空。[一]

   注[一]相字公弼,平舆人,许训之子。
前司徒陈耽、谏议大夫刘陶坐直言,下狱死。
十一月,张温破北宫伯玉于美阳,因遣荡寇将军周慎追击之,围榆中;[一]又遣中郎将董卓讨先零羌。慎、卓并不克。

   注[一]县名,故城在今兰州金城县东也。
鲜卑寇幽、并二州。
是岁,造万金堂于西园。洛阳民生儿,两头四臂。
三年春二月,江夏兵赵慈反,杀南阳太守秦颉。
庚戌,大赦天下。
太尉张延罢。车骑将军张温为太尉,中常侍赵忠为车骑将军。
复修玉堂殿,铸铜人四,黄钟四,[一]及天禄、虾蟆,又铸四出文钱。[二]

   注[一]其音中黄钟也。子为黄钟。
注[二]天禄,兽也。时使掖廷令毕岚铸铜人,列于仓龙、玄武阙外,钟悬于玉堂及云台殿前,天禄、虾蟆吐水于平门外。事具宦者传。案:今邓州南阳县北有宗资碑,旁有两石兽,镌其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据此,即天禄、辟邪并兽名也。汉有天禄阁,亦因兽以立名。
五月壬辰晦,日有食之。
六月,荆州刺史王敏讨赵慈,斩之。
车骑将军赵忠罢。
秋八月,怀陵上有雀万数,悲鸣,因□相杀。[一]

   注[一]怀陵,冲帝陵也。续汉志曰:“天戒若曰:诸怀爵禄而尊厚者,还自相害也。”
冬十月,武陵蛮叛,寇郡界,郡兵讨破之。
前太尉张延为宦人所谮,下狱死。
十二月,鲜卑寇幽并二州。
四年春正月己卯,大赦天下。
二月,荥阳贼杀中牟令。[一]

   注[一]中牟,今郑州县。刘艾纪曰:“令落皓及主簿潘业,临阵不顾,皆被害。”
己亥,南宫内殿罘罳自坏。[一]

   注[一]前书音义曰:“罘罳,连阙曲阁也,音浮思。”
三月,河南尹何苗讨荥阳贼,破之,拜苗为车骑将军。
夏四月,凉州刺史耿鄙讨金城贼韩遂,鄙兵大败,遂寇汉阳,汉阳太守傅燮战没。扶风人马腾、汉阳人王国并叛,寇三辅。
太尉张温免,司徒崔烈为太尉。五月,司空许相为司徒,光禄勋沛国丁宫为司空。[一]

   注[一]宫字符雄。
六月,洛阳民生男,两头共身。[一]

   注[一]刘艾纪曰“上西门外刘仓妻生”也。
渔阳人张纯与同郡张举举兵叛,攻杀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杨终、护乌桓校尉公綦稠等。举*(兵)*自称天子,寇幽、冀二州。
秋九月丁酉,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
冬十月,零陵人观□[一]自称“平天将军”,寇桂阳,长沙太守孙坚击斩之。

   注[一]观,姓;□,名。
十一月,太尉崔烈罢,大司农曹嵩为太尉。
十二月,休屠各胡叛。
是岁,卖关内侯,假金印紫绶,传世,入钱五百万。
五年春正月,休屠各胡寇西河,杀郡守邢纪。
丁酉,大赦天下。
二月,有星孛于紫宫。
黄巾余贼郭太等起于西河白波谷,寇太原、河东。
三月,休屠各胡攻杀并州刺史张懿,遂与南匈奴左部胡合,杀其单于。
夏四月,汝南葛陂黄巾攻没郡县。[一]

   注[一]葛陂在今豫州新蔡县西北。
太尉曹嵩罢。五月,永乐少府樊陵为太尉。[一]

   注[一]陵字德云,胡阳人也。
六月丙寅,大风。
太尉樊陵罢。
益州黄巾马相攻杀刺史郗俭,自称天子,又寇巴郡,杀郡守赵部,益州从事贾龙击相,斩之。
郡国七大水。
秋七月,射声校尉马日磾为太尉。
八月,初置西园八校尉。[一]

   注[一]乐资山阳公载记曰:“小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赵融为助军左校尉,冯芳为助军右校尉,谏议大夫夏牟为左校尉,淳于琼为右校尉:凡八校[尉],皆统于蹇硕。”
司徒许相罢,司空丁宫为司徒。光禄勋南阳刘弘为司空。[一]韂尉董重为票骑将军。

   注[一]字子高,安觽人。
九月,南单于叛,与白波贼寇河东。遣中郎将孟益率骑都尉公孙瓒讨渔阳贼张纯等。
冬十月,*(壬午御殿后槐树自拔倒竖)*青、徐黄巾复起,寇郡县。
甲子,帝自称“无上将军”,耀兵于平乐观。[一]

   注[一]平乐观在洛阳城西。
十一月,凉州贼王国围陈仓,右将军皇甫嵩救之。
遣下军校尉鲍鸿讨葛陂黄巾。
巴郡板楯蛮叛,遣上军别部司马赵瑾讨平之。
公孙瓒与张纯战于石门,大破之。[一]

   注[一]时乌桓反叛,与贼张纯等攻蓟中,故瓒追击之。石门,山名也,在今营州西南。
是岁,改刺史,新置牧。
六年春二月,左将军皇甫嵩大破王国于陈仓。
三月,幽州牧刘虞购斩渔阳贼张纯。
下军校尉鲍鸿下狱死。
夏四月丙午朔,日有食之。
太尉马日磾免,幽州牧刘虞为太尉。
丙辰,帝崩于南宫嘉德殿,年三十四。戊午,皇子辩即皇帝位,年十七。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大赦天下,改元为光*(喜)**[熹]*。封皇弟协为渤海王。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参录尚书事。上军校尉蹇硕下狱死。[一]  五月辛巳,票骑将军董重下狱死。[二]六月辛亥,孝仁皇后董氏崩。

   注[一]时蹇硕谋欲立渤海王协,发觉。
注[二]董重,*[孝仁]*皇后之*(弟)**[兄]*子也。
辛酉,葬孝灵皇帝于文陵。[一]

   注[一]在洛阳西北二十里,陵高十二丈,周回三百步。
雨水。
秋七月,甘陵王忠薨。
庚寅,孝仁皇后归葬河闲慎陵。
徙渤海王协为陈留王。司徒丁宫罢。
八月戊辰,中常侍张让、段珪等杀大将军何进,于是虎贲中郎将袁术烧东西宫,攻诸宦者。庚午,张让、段珪等劫少帝及陈留王幸北宫德阳殿。何进部曲将吴匡与车骑将军何苗战于朱雀阙下,苗败斩之。辛未,司隶校尉袁绍勒兵收伪司隶校尉樊陵、河南尹许相及诸阉人,无少长皆斩之。让、珪等复劫少帝、陈留王走小平津。[一]尚书卢植追让、珪等,斩数人,其余投河而死。[二]帝与陈留王协夜步逐荧光行数里,得民家露车,共乘之。

   注[一]小平津在今巩县西北。续汉志曰:“时京师童谣曰‘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案献帝未有爵号,为段珪等所执,公卿百官皆随其后,到河上乃得还。”
注[二]献帝春秋曰:“河南中部掾闵贡见天子出,率骑追之,*(北)**[比晓]*到河上。天子饥渴,贡宰羊进之,厉声责让等曰:‘君以阉宦之隶,刀锯之残,越从洿泥,扶侍日月,卖弄国恩,阶贱为贵,劫迫帝主,荡覆王室,假息漏刻,游魂河津。自亡新以来,奸臣贼子未有如君者。今不速死,吾射杀汝。'让等惶怖,叉手再拜叩头,向天子辞曰:‘臣等死,陛下自爱。'遂投河而死。”
辛未,还宫。大赦天下,改光*(喜)**[熹]*为昭宁。
并州牧董卓杀执金吾丁原。司空刘弘免,董卓自为司空。
九月甲戌,董卓废帝为弘农王。
自六月雨,至于是月。
论曰:秦本纪说赵高谲二世,指鹿为马,[一]而赵忠、张让亦绐灵帝不得登高临观,[二]故知亡敝者同其致矣。然则灵帝之为灵也优哉!

   注[一]史记曰,赵高欲为乱,恐髃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胡亥曰:“马也。”
胡亥曰:“丞相误也。”以问髃臣,左右或言马,或言鹿者高皆阴法中之,自此左右不敢言之也。
注[二]时宦官并起第宅,拟则宫室。帝尝登永安候台,宦官恐望见之,乃使赵忠等谏曰:“人君不当登高,登高则百姓散离。”自是不敢复登台榭。见宦者传。
赞曰:灵帝负乘,委体宦孽。[一]征亡备兆,小雅尽缺。[二]麋鹿霜露,遂栖宫韂。[三]

   注[一]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言帝以小人而乘君子之器。
注[二]诗小雅曰:“小雅废,则四夷交侵,中国微矣。”缺亦废也。
注[三]史记曰,伍子胥谏吴王,吴王不听,子胥曰:“臣今见麋鹿游于姑苏之台,官中生荆棘,露沾衣也。”言帝为政贪乱,任寄不得其人,寻以献帝迁播,洛阳丘墟,故麋鹿栖宫韂也。韂,协韵音于别反。

校勘记

   三二七页三行父苌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河闲王开传作“长”,古书长苌多通用。
三二七页六行*(伏侯古今注曰)*宏之字曰大据集解引沉宇说删。按:沉氏谓据伏湛传注,章怀亲见伏侯古今注,其书终于质帝,不及桓帝,今桓献二纪俱无此六字,此传写者妄增。
三二七页九行*(粱)**[梁]*下有悬鼓据殿本改。按:续志亦作“梁”。
三二七页一三行欲击鼓求见*[丞]*卿*(悬)**[主]*鼓者复怒而止我也据续志补改。
三二八页一一行今原州*(高)*平*[高]*县据集解引惠栋说改。
三二八页一五行夏四月戊辰按:校补引钱大昭说,谓是月戊寅朔,不得有戊辰。
校补又谓袁纪亦书“夏四月戊辰以王畅为司空”,则误不自范书始。
三二九页八行九月*(丁)**[辛]*亥集解引惠栋说,谓是年九月乙巳朔,无丁亥,当从袁纪作“辛亥”。今据改。
三三0页一二行司隶校尉朱*(瑀)**[□]*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党锢及窦武传皆作“朱□”,此作“瑀”,误。今据改。
三三0页一三行沛相荀*(翌)**[昱]*洪颐轩读书丛录谓“翌”当作“昱”,荀淑传、党锢传序及窦武传并作“昱”。今据改。
三三一页六行*(庚子)**[戊戌]*晦日有食之据集解引钱大昕说改,与五行志合。
三三一页一二行三月丙寅晦日有食之按:推是年四月合朔丁卯晨夜,日食不能见。参阅续五行志六校记。
三三二页三行故城在今*(济)**[齐]*州东钱大昕廿二史考异谓“济州”当“齐州”。今据改。按:唐无“济州”。
三三二页九行太尉闻人袭免集解引惠栋说,谓案蔡质汉官典职仪载建宁四年七月立宋皇后仪,称太尉袭使持节奉玺绶。袭于三月罢,不应七月尚与立后之事。
何焯云蔡氏所载是诏书,不应有误,当是本纪所书拜罢未审也。按:校补谓袁纪建宁四年三月,太尉刘宠、司空乔玄以灾异免,免太尉者不作闻人袭,其它拜罢亦多与范书异,则何说信也。
三三三页三行癸丑立贵人宋氏为皇后集解引何焯说,谓礼仪志载蔡质所记立后仪,下诏之日非癸丑,乃乙未。奉玺绶者乃闻人袭,非李咸,疑范氏误。今按:
此云七月癸丑,蔡质所记则云七月乙未。建宁四年七月己未朔,无癸丑,亦无乙未。疑此“癸丑”上脱“八月”二字,而蔡质所记之七月乙未,亦八月乙未之误也。
三三四页二行会稽人许生自称越王按:集解引何焯说,谓“许生”吴志作“许昌”。又引惠栋说,谓天文志、臧洪传皆作“许生”。
三三四页二行丹阳太守陈夤讨破之集解引惠栋说,谓“夤”天文志作“寅”。按:
前建宁二年作“陈夤”,下熹平三年又作“陈寅”,纪前后亦不一律也。
三三四页四行会稽许昭聚觽自称大将军按:集解引何焯说,谓“许昭”吴志作“许韶”。又引惠栋说,谓晋讳昭,故作“韶”。
三三四页七行甘陵王恢薨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清河王庆传梁太后立安平孝王子经侯理为甘陵王,是为威王,理立二十五年薨,子贞王定嗣,定立四年薨,子献王忠嗣,别无名恢者。考理以桓帝建和二年封,至熹平元年恰二十五年,则恢与理实一人也。
三三五页八行癸酉晦日有食之按:熹平二年十二月乙巳朔,三年正月乙亥朔,则晦为甲戌而非癸酉。今推熹平三年正月合朔甲戌,日食可见,纪书月日有误。
参阅续五行志六校记。
三三五页一三行三月中山王畅薨无子国除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按中山王焉传,穆王畅立三十四年薨,子节王稚嗣,无子,国除。是畅本有子,而国亦未即除也。
三三六页八行封河闲王建*(孙)**[子]*佗为任城王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光武十王传佗为建子,非建孙。今据改。
三三六页一0行夏四月郡国七大水按:校补谓续志但云“郡国三水”。
三三七页三行并无*[盐]*监今蒲州安邑县西南有盐池*[监也]*据刊误并参照校补改。
三三八页七行逸字大过按:殿本、集解本“过”作“迥”。
三三九页二行二月南宫平城门及武库东垣屋自坏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谢承书及续汉志皆云光和元年事,疑纪误也。
三三九页一五行辛丑京师地震按:是年十月癸丑朔,不得有辛丑。校补谓袁纪于癸丑朔日食下接书地震,不另出日,似两事同日,“辛丑”或即“癸丑”之误。
三四0页一行辛亥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按:是年十月癸丑朔,不得有辛亥,辛亥当在下月,疑有误。
三四0页一0行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按:今推是年二月合朔辛亥,无日食。参阅续五行志六校记。
三四三页二行中常侍王甫及太尉段颎并下狱死按:李慈铭谓“并”下当增“有罪”二字。
三四四页七行诏公卿举能通*[古文]*尚书殿本考证引顾炎武说,谓“尚书”上脱“古文”二字。今据补。按:李慈铭谓以古文尚书及毛诗、左氏、谷梁春秋皆不立学官,故诏能通之者得拜议郎也,与安纪延光二年所书正同。
三四四页一一行冬闰月按:光和三年无闰月,“闰月”二字衍。
三四五页一行车骑将军何*(贡)**[真]*女也据校补引洪亮吉说改。
三四五页一二行韂尉许□为太尉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许□”袁宏纪作“许郁”。
三四五页一四行掌宫婢侍使按:刊误谓“使”当作“史”,即尚书郎侍史之类。
三四七页一三行冬东海东莱琅邪井中冰厚尺余按:校补引钱大昭说,谓续五行志“东海”作“北海”。
三四八页二行其部*(师)**[帅]*有三十六*(万)**[方]*据殿本考证集解引惠栋说改。
三四八页一五行张钧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袁宏纪作“均”。
三四九页一三行续汉志曰按:“志”原作“书”,径据汲本、殿本改。
三五0页一五行下邳王意薨无子国除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下邳王衍传中平元年意薨,子哀王宜嗣,数月薨,无子,建安十一年国除。是意亦有子。
三五一页五行*(己)**[癸]*亥广阳门外屋自坏集解引钱大昕说,谓五行志作“癸亥”,以四分术推之,是年二月庚子朔,不得有己亥日,纪误。今据改。
三五一页一四行太仆河*(南)**[内]*张延为太尉据集解引惠栋说改。
三五二页四行冬十月庚寅司空杨赐薨集解引钱大昕说,谓以四分术推,是月丙申朔,无庚寅,庚寅乃九月二十四也,月日必有一误。今按:杨赐传云二年九月复代张温为司空,其月薨,则纪作“十月”,误也。
三五四页一二行辽东太守杨终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水经注作“杨纮”。
三五四页一三行举*(兵)*自称天子据刊误删。
三五五页八行黄巾余贼郭太按:“太”原作“大”,径据汲本、殿本改。集解引惠栋说,谓“太”本作“泰”,范氏以家讳改也。
三五五页一三行陵字德云胡阳人也按:陵,樊英之孙,英传称南阳鲁阳人,此作“胡阳”,非。
三五六页八行凡八校*[尉]*据汲本、殿本补。
三五六页一二行九月南单于叛与白波贼寇河东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考异云匈奴传六年帝崩之后,于扶罗乃与白波贼为寇,纪误。
三五六页一三行冬十月*(壬午御殿后槐树自拔倒竖)*青徐黄巾复起按:熹平五年已书“冬十月壬午御殿后槐树自拔倒竖”,此重出,且是年十月己酉朔,无壬午,今删。
三五七页一二行年三十四按:当作“三十三”。张烩读史举正谓帝即位年十二,是年改元建宁,至此凡二十二年,时帝年三十三。
三五七页一三行改元为光*(喜)**[熹]*据汲本、殿本改。下同。
三五八页三行董重[孝仁]皇后之*(弟)**[兄]*子也据集解引陈景云说改。
三五九页二行*(北)**[比晓]*到河上集解谓御览引献帝春秋作“比晓到河上”,注脱“晓”字,复误“比”为“北”也。今据改。
三五九页六行辛未还宫集解引陈景云说,谓上文已书“辛未”,不应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