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任李万邳刘耿列传》

*任光子隗*

任光字伯卿,南阳宛人也。少忠厚,为乡里所爱。初为乡啬夫,郡县吏。[一]  汉兵至宛,军人见光冠服鲜明,令解衣,将杀而夺之。会光禄勋刘赐适至,视光容貌长者,乃救全之。光因率党与从赐,为安集掾,拜偏将军,与世祖破王寻、王邑。

   注[一]续汉书志曰:“三老、游徼,郡所署也,秩百石,掌一乡人。其乡小者,县署啬夫一人,主知人善恶,为役先后,知人贫富,为赋多少。”
更始至洛阳,以光为信都太守。及王郎起,郡国皆降之,光独不肯,遂与都尉李忠、令万修、[一]功曹阮况、五官掾郭唐等[二]同心固守。廷掾持王郎檄[三]  诣府白光,光斩之于巿,以徇百姓,发精兵四千人城守。更始二年春,世祖自蓟还,狼狈不知所向,传闻信都独为汉拒邯郸,□驰赴之。光等孤城独守,恐不能全,[四]闻世祖至,大喜,吏民皆称万岁,实时开门,与李忠、万修率官属迎谒。世祖入传舍,谓光曰:“伯卿。今埶力虚弱,欲俱入城头子路、力子都兵中,何如邪?”光曰:“不可。”世祖曰:“卿兵少,何如?”
光曰:“可募发奔命,出攻傍县,若不降者,恣听掠之。人贪财物,则兵可招而致也。”世祖从之。拜光为左大将军,封武成侯,留南阳宗广领信都太守事,使光将兵从。光乃多作檄文曰:“大司马刘公将城头子路、力子都兵百万众从东方来,击诸反虏。”遣骑驰至钜鹿界中。吏民得檄,传相告语。世祖遂与光等投暮入堂阳界,[五]使骑各持炬火,弥满泽中,光炎烛天地,举城莫不震惊惶怖,其夜即降。旬日之闲,兵众大盛,因攻城邑,遂屠邯郸,乃遣光归郡。

   注[一]信都令也。
注[二]续汉志曰:“五官掾,掌署诸曹事。”
注[三]东观记扶柳县廷掾。
注[四]独守无援,故恐之。
注[五]投,至也。堂阳,今冀州县也。
城头子路者,东平人,姓爰,名曾,字子路,与肥城刘诩起兵卢城头,[一]故号其兵为“城头子路”。曾自称“都从事”,诩称“校三老”,寇掠河、济闲,众至二十余万。更始立,曾遣使降,拜曾东莱郡太守,[二]诩济南太守,皆行大将军事。是岁,曾为其将所杀,觽推诩为主,更始封诩助国侯,令罢兵归本郡。

   注[一]卢,县名,属太山郡,今济州县。
注[二]今莱州。
力子都者,东海人也。起兵乡里,钞击徐、兖界,觽有六七万。更始立,遣使降,拜子都徐州牧。为其部曲所杀,余党复相聚,与诸贼会于□乡,[一]因号为□乡。□乡渠帅董次仲始起茌平,[二]遂渡河入魏郡清河,与五校合,众十余万。建武元年,世祖入洛阳,遣大司马吴汉等击□乡,明年春,大破降之。

   注[一]今兖州瑕丘县东北有□乡。
注[二]茌平,县名,属东郡,故城在今博州聊城县东。茌音仕疑反。
是岁,更封光阿陵侯,[一]食邑万户。五年,征诣京师,奉朝请。其冬卒。子隗嗣。

   注[一]阿陵,县名,属涿郡也。
后阮况为南阳太守,郭唐至河南尹,皆有能名。
隗字仲和,少好黄老,清静寡欲,所得奉秩,常以赈恤宗族,收养孤寡。显宗闻之,擢奉朝请,迁羽林左监、[一]虎贲中郎将,又迁长水校尉。肃宗即位,雅相敬爱,数称其行,以为将作大匠。[二]将作大匠自建武以来常谒者兼之,至隗乃置真焉。建初五年,迁太仆,八年,代窦固为光禄勋,所历皆有称。章和元年,拜司空。

   注[一]续汉志曰:“羽林有左、右监一人,各六百石,主左、右羽林骑。”
注[二]前书曰,将作少府,秦官也,景帝更名将作大匠,秩二千石。
隗义行内修,不求名誉,而以沉正见重于世。和帝即位,大将军窦宪秉权,专作威福,内外朝臣莫不震慑。时宪击匈奴,国用劳费,隗奏议征宪还,前后十上。独与司徒袁安同心毕力,持重处正,鲠言直议,无所回隐,[一]语在袁安传。

   注[一]持重谓守正也。*[鲠言谓]*执议不移。回,邪也。隐,避也。
永元四年薨,子屯嗣。帝追思隗忠,擢屯为步兵校尉,徙封西阳侯。[一]

   注[一]西阳,县名,属山阳郡也。
屯卒,子胜嗣。[一]胜卒,子世嗣,徙封北乡侯。[二]

   注[一]东观汉记*(曰)*“胜”字作“腾”。
注[二]北乡,县名,属齐郡。
李忠字仲都,东莱黄人也。[一]父为高密都尉。[二]忠元始中以父任为郎,署中数十人,而忠独以好礼修整称。王莽时为新博属长,[三]郡中咸敬信之。

   注[一]黄,今莱州县也,故城在县东南。
注[二]臣贤案:东观记、续汉书并云“中尉”。又郡国志高密,侯*[国]*。百官志皇子封,每国傅、相各一人,中尉一人,比二千石,职如郡都尉,主盗贼。
高密非郡,为“都”字者误。
注[三]王莽改信都国曰新博,都尉曰属长也。
更始立,使使者行郡国,即拜忠都尉官。忠遂与任光同奉世祖,以为右大将军,封武固侯。时世祖自解所佩绶以带忠,[一]因从攻下属县。至苦陉,[二]世祖会诸将,问所得财物,唯忠独无所掠。世祖曰:“我欲特赐李忠,诸卿得无望乎?”
即以所乘大骊马及绣被衣物赐之。[三]

   注[一]东观记曰:“上初至不脱衣带,衣服垢薄,使忠解澣长襦,忠更作新袍藳*(解)**[鲜]*支小单衣廃而上之。”
注[二]苦陉,县名,属中山国,章帝改曰汉昌,自此已后,随代改之,今定州唐昌县是也。
注[三]马色黑而青曰骊。
进围钜鹿,未下,王郎遣将攻信都,信都大姓马宠等开城内之,收太守宗广及忠母妻,而令亲属招呼忠。时宠弟从忠为校尉,忠实时召见,责数以背恩反城,因格杀之。诸将皆惊曰:“家属在人手中,杀其弟,何猛也!”忠曰:“若纵贼不诛,则二心也。”世祖闻而美之,谓忠曰:“今吾兵已成矣,将军可归救老母妻子,宜自募吏民能得家属者,赐钱千万,来从我取。”忠曰:“蒙明公大恩,思得暛命,诚不敢内顾宗亲。”世祖乃使任光将兵救信都,光兵于道散降王郎,无功而还。会更始遣将攻破信都,忠家属得全。
世祖因使忠还,行太守事,收郡中大姓附邯郸者,诛杀数百人。及任光归郡,忠乃还复为都尉。建武二年,更封中水侯,[一]食邑三千户。其年,征拜五官中郎将,从平庞萌、董宪等。

   注[一]中水,县,属涿郡。前书音义曰:“此县在两河之闲,故曰中水。”故城在今瀛州乐寿县西北。
六年,迁丹阳太守。是时海内新定,南方海滨江淮,多拥兵据土。忠到郡,招怀降附,其不服者悉诛之,旬月皆平。忠以丹阳越俗不好学,嫁娶礼仪,衰于中国,乃为起学校,习礼容,春秋乡饮,[一]选用明经,郡中向慕之。垦田增多,三岁闲流民占著者五万余口。[二]十四年,三公奏课为天下第一,迁豫章太守。病去官,[三]征诣京师。十九年,卒。

   注[一]校亦学也。礼记曰:“乡饮酒之义,主人拜迎宾于庠门之外,三揖而后至阶,三让而后升,所以致尊让也。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听政役,所以明尊长也。合诸乡射,教之乡饮酒之礼,而孝悌之行立。”郑玄注曰:“春秋以礼会民于州序也。”
注[二]着音直略反。
注[三]东观记曰:“病湿痹,免。”
子威嗣,威卒,子纯嗣,永平九年,坐母杀纯叔父,国除。[一]永初七年,邓太后复封纯琴亭侯。纯卒,子广嗣。

   注[一]东观记曰:“永平二年,坐纯母礼杀威弟季。”
万修字君游,扶风茂陵人也。更始时,为信都令,与太守任光、都尉李忠共城守,迎世祖,拜为偏将军,封造义侯。及破邯郸,拜右将军,从平河北。建武二年,更封槐里侯。与扬化将军坚镡俱击南阳,未克而病,卒于军。
子普嗣,徙封泫氏侯。[一]普卒,子亲嗣,徙封扶柳侯。[二]亲卒,无子,国除。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修曾孙丰为曲平亭侯。丰卒,子炽嗣。永建元年,炽卒,无子,国除。延熹二年,桓帝绍封修玄孙恭为门德亭侯。

   注[一]泫氏,县名,属上党郡。西有泫谷水,故以为名。今泽州高平县也。泫音*(工玄)**[胡涓]*反。
注[二]扶柳,县名,故城在今冀州信都县西。
邳彤字伟君,信都人也。父吉,为辽西太守。彤初为王莽和成卒正。[一]世祖徇河北,至下曲阳,彤举城降,复以为太守,留止数日。世祖北至蓟,会王郎兵起,使其将徇地,所到县莫不奉迎,唯和成、信都坚守不下。彤闻世祖从蓟还,失军,欲至信都,乃先使五官掾张万、督邮尹绥,选精骑二千余匹,掾路迎世祖军。
彤寻与世祖会信都。世祖虽得二郡之助,而兵觽未合,议者多言可因信都兵自送,西还长安。彤廷对曰:“议者之言皆非也。吏民歌吟思汉久矣,故更始举尊号而天下响应,三辅清宫除道以迎之。一夫荷戟大呼,则千里之将无不捐城遁逃,虏伏请降。自上古以来,亦未有感物动民其如此者也。又卜者王郎,假名因埶,驱集乌合之觽,遂震燕、赵之地;况明公奋二郡之兵,扬响应之威,以攻则何城不克,以战则何军不服!今释此而归,岂徒空失河北,必更惊动三辅,堕损威重,非计之得者也。若明公无复征伐之意,则虽信都之兵犹难会也。何者?明公既西,即邯郸城民不肯捐父母,背城主,而千里送公,其离散亡逃可必也。”世祖善其言而止。即日拜彤为后大将军,和成太守如故,使将兵居前。
比至堂阳,堂阳已反属王郎,彤使张万、尹绥先晓譬吏民,世祖夜至,即开门出迎。引兵击破白奢贼于中山。自此常从战攻。

   注[一]东观记曰:“王莽分钜鹿为和成郡,居下曲阳,以彤为卒正也。”
信都复反为王郎,郎所置信都王捕系彤父弟及妻子,使为手书呼彤曰:“降者封爵,不降族灭。”彤涕泣报曰:“事君者不得顾家。彤亲属所以至今得安于信都者,刘公之恩也。
公方争国事,彤不得复念私也。”会更始所遣将攻拔信都,郎兵败走,彤家属得免。
及拔邯郸,封武义侯。建武元年,更封灵寿侯,[一]行大司空事。帝入洛阳,拜彤太常,月余日转少府,是年免。复为左曹侍中,[二]常从征伐。六年,就国。

   注[一]灵寿,县名,故城在今恒州灵寿县西北。
注[二]前书曰,侍中有左、右曹。入侍天子,故曰侍中。
彤卒,子汤嗣,九年,徙封乐陵侯。[一]十九年,汤卒,子某嗣;[二]无子,国除。元初元年,邓太后绍封彤孙音为平亭侯。音卒,子柴嗣。

   注[一]乐陵,县名,属平原郡,故城在今沧州乐陵县东也。
注[二]史阙名也。
初,张万、尹绥与彤俱迎世祖,皆拜偏将军,亦从征伐。万封重平侯,绥封平台侯。[一]

   注[一]重平,县名,属勃海郡,故城在今安德县西北。臣贤案:平台,县,属常山郡,诸本多云“平台”者,误也。
论曰:凡言成事者,以功着易显;谋几初者,以理隐难昭。[一]斯固原情比夡,所宜推察者也。若乃议者欲因二郡之觽,建入关之策,委成业,临不测,而世主未悟,谋夫景同,邳彤之廷对,其为几乎!语曰“一言可以兴邦”,[二]斯近之矣。

   注[一]几者,事之先见者也。

   注[一]论语*(曰)*鲁定公谓孔子之言。
刘植字伯先,钜鹿昌城人也。王郎起,植与弟喜、从兄歆[一]率宗族宾客,聚兵数千人据昌城。闻世祖从蓟还,乃开门迎世祖,以植为骁骑将军,喜、歆偏将军,皆为列侯。时真定王刘扬起兵以附王郎,觽十余万,世祖遣植说扬,扬乃降。世祖因留真定,纳郭后,后即扬之甥也,故以此结之。乃与扬及诸将置酒郭氏漆里舍,[二]扬击筑为欢,因得进兵拔邯郸,从平河北。

   注[一]东观记*(曰)*“喜”作“嘉”,字共仲;歆字细君也。
注[二]漆*(园)**[里]*即郭氏所居之里名也。
建武二年,更封植为昌城侯。讨密县贼,战殁。子向嗣。帝使喜代将植营,复为骁骑将军,封观津侯。[一]喜卒,复以歆为骁骑将军,封浮阳侯。[二]喜、歆从征伐,皆传国于后。向徙封东武阳侯,[三]卒,子述嗣,永平十五年,坐与楚王英谋反,国除。

   注[一]观津,县名,故城在今德州蓨县西北。
注[二]浮阳,县名,属勃海郡,在浮水之阳,今沧州清池县也。
注[三]东武阳,县,属东郡,在武水之阳,故城在今魏州*(华阳)**[莘县]*南。
耿纯字伯山,钜鹿宋子人也。父艾,为王莽济平尹。[一]纯学于长安,因除为纳言士。[二]

   注[一]莽改定陶国曰济平也。
注[二]王莽法古置纳言之官,即尚书也。每官皆置士,故曰纳言士也。
王莽败,更始立,使舞阴王李轶降诸郡国,纯父艾降,还为济南太守。时李轶兄弟用事,专制方面,宾客游说者甚觽。纯连求谒不得通,久之乃得见,因说轶曰:“大王以龙虎之姿,遭风云之时,[一]奋迅拔起,期月之闲兄弟称王,[二]  而德信不闻于士民,功劳未施于百姓,宠禄暴兴,此智者之所忌也。[三]兢兢自危,犹惧不终,而况沛然自足,可以成功者乎?”[四]轶奇之,且以其钜鹿大姓,乃承制拜为骑都尉,授以节,令安集赵、魏。

   注[一]遭,遇也。易曰:“云从龙,风从虎。”
注[二]拔犹卒也。拔音步末反。期音儙。
注[三]前书陈婴母谓婴曰“暴得富贵者不祥也”,故云智者之所忌也。
注[四]公羊传曰:“力沛然若有余。”何休注曰:“沛,有余*(优饶)*貌。”
会世祖度河至邯郸,纯即谒见,世祖深接之。纯退,见官属将兵法度不与它将同,遂求自结纳,献马及缣帛数百匹。世祖北至中山,留纯邯郸。会王郎反,[一]  世祖自蓟东南驰,纯与从昆弟欣、宿、植共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二]老病者皆载木自随,奉迎于育。[三]拜纯为前将军,封耿乡侯,[四]欣、宿、植皆偏将军,使与纯居前,降宋子,从攻下曲阳及中山。

   注[一]东观记曰:“王郎举尊号,欲收纯,纯持节与从吏夜逃出城,*(柱)**[驻]*节道中,诏取行者车马,得数十,驰归宋子,与从兄欣、宿、植俱诣上所在卢奴,言王郎*(所)*反*(之)*状。”
注[二]续汉书曰“皆衣缣襜褕绛衣”也。
注[三]左传曰:“又如是而嫁,将就木焉。”木谓棺也,老病者恐死,故载以从军。育,县名,故城在冀州。
注[四]郦元注水经曰,*[成]*郎水北有耿乡,光武封耿纯为侯国,俗谓之宜安城。其故城在今恒州栆城县西南也。
是时郡国多降邯郸者,纯恐宗家怀异心,乃使欣、宿归烧其庐舍。世祖问纯故,对曰:“窃见明公单车临河北,非有府臧之蓄,重赏甘饵,可以聚人者也,[一]  徒以恩德怀之,是故士觽乐附。今邯郸自立,北州疑惑,纯虽举族归命,老弱在行,犹恐宗人宾客半有不同心者,故燔烧屋室,绝其反顾之望。”世祖叹息。
及至鄗,世祖止传舍,鄗大姓苏公反城开门内王郎将李恽。纯先觉知,将兵逆与恽战,大破斩之。从平邯郸,又破铜马。

   注[一]黄石公记曰:“芳饵之下必有悬鱼,重赏之下必有死夫。”易曰:“何以聚人,曰财。”故纯引之。
时赤眉、青犊、上江、大彤、铁胫、五幡十余万觽并在射犬,世祖引兵将击之。
纯军在前,去觽营数里,贼忽夜攻纯,雨射营中,[一]士多死伤。纯勒部曲,坚守不动。选敢死二千人,俱持强弩,各傅三矢,使衔枚闲行,[二]绕出贼后,齐声呼噪,强弩并发,贼觽惊走,追击,遂破之。驰骑白世祖。世祖明旦与诸将俱至营,劳纯曰:“昨夜困乎?”纯曰:“赖明公威德,幸而获全。”世祖曰:
“大兵不可夜动,故不相救耳。军营进退无常,卿宗族不可悉居军中。”乃以纯族人耿伋为蒲吾长,[三]悉令将亲属居焉。

   注[一]矢下如雨也。
注[二]傅,着也。
注[三]蒲吾,县名,属常山郡,故城在今恒州灵寿县南。
世祖即位,封纯高阳侯。击刘永于济阴,下定陶。初,纯从攻王郎,墯马折肩,时疾发,乃还诣怀宫。[一]帝问“卿兄弟谁可使者”,纯举从弟植,于是使植将纯营,纯犹以前将军从。

   注[一]怀,河内县名,有离宫焉。
时真定王刘扬复造作谶记云:“赤九之后,瘿扬为主。”[一]扬病瘿,欲以惑觽,与绵曼贼交通。[二]建武二年春,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征扬,扬闭城门,不内副等。乃复遣纯持节,行赦令于幽、冀,所过并使劳慰王侯。密□纯曰:“刘扬若见,因而收之。”纯从吏士百余骑与副、隆会元氏,俱至真定,止传舍。扬称病不谒,以纯真定宗室之出,[三]遣使与纯书,欲相见。纯报曰:“奉使见王侯牧守,不得先诣,如欲面会,宜出传舍。”时扬弟*(林)**[临]*邑侯让及从兄细[四]各拥兵万余人,扬自恃觽强而纯意安静,即从官属诣之,兄弟并将轻兵在门外。扬入见纯,纯接以礼敬,因延请其兄弟,皆入,乃闭合悉诛之,因勒兵而出。真定震怖,无敢动者。帝怜扬、让谋未发,并封其子,复故国。

   注[一]汉以火德,故云赤也。光武于高祖九代孙,故云九。
注[二]绵曼,县名,属真定国,故城在今恒州石邑县西北,俗音讹,谓之“人文”故城也。
注[三]男子谓姊妹之子为出也。
注[四]东观记、续汉书“细”并作“绀”。
纯还京师,因自请曰:“臣本吏家子孙,幸遭大汉复兴,圣帝受命,备位列将,爵为通侯。天下略定,臣无所用志,愿试治一郡,尽力自效。”帝笑曰:“卿既治武,复欲修文邪?”乃拜纯为东郡太守。时东郡未平,纯视事数月,盗贼清宁。四年,诏纯将兵击更始东平太守范荆,荆降。进击太山济南及平原贼,皆平之。居东郡四岁,时发干长有罪,纯案奏,围守之,奏未下,长自杀。纯坐免,以列侯奉朝请。从击董宪,道过东郡,百姓老小数千随车驾涕泣。云“愿复得耿君”。帝谓公卿曰:“纯年少被甲冑为军吏耳。治郡乃能见思若是乎?”
六年,定封为东光侯。[一]纯辞就国,帝曰:“文帝谓周勃‘丞相吾所重,君为我率诸侯就国',今亦然也。”纯受诏而去。至邺,赐谷万斛。到国,吊死问病,民爱敬之。八年,东郡、济阴盗贼髃起,遣大司空李通、横野大将军王常击之。
帝以纯威信着于韂地,[二]遣使拜太中大夫,使与大兵会东郡。东郡闻纯入界,盗贼九千余人皆诣纯降,大兵不战而还。玺书复以为东郡太守,吏民悦服。十三年,卒官,谥曰成侯。子阜嗣。

   注[一]东光,今沧州县也。续汉书曰:“六年,上令诸侯就国,纯上书自陈,前在东郡案诛涿郡太守朱英亲属,今国属涿,诚不自安。制书报曰:‘侯前奉公行法,朱英久吏,晓知义理,何时当以公事相是非!然受尧舜之罚者不能爱己也,已更择国土,令侯无介然之忧。'乃更封纯为东光侯也。”
注[二]东郡旧韂地也。
植后为辅威将军,封武邑侯。[一]宿至代郡太守,封遂乡侯。欣为赤眉将军,封着武侯,从邓禹西征,战死云阳。凡宗族封列侯者四人,关内侯者三人,为二千石者九人。

   注[一]武邑,县名,属信都,今冀州县也。
阜徙封莒乡侯,永平十四年,坐同族耿歙与楚人颜忠辞语相连,国除。建初二年,肃宗追思纯功,绍封阜子盱为高亭侯。盱卒,无嗣,帝复封盱弟腾。[一]  卒,子忠嗣。忠卒,孙绪嗣。

   注[一]续汉书云“封腾高亭侯”也。
赞曰:任、邳识几,严城解扉。[一]委佗还旅,二守焉依。[二]纯、植义发,奉兵佐威。

   注[一]解犹开也。
注[二]委音于危反。佗音移,行貌也。旅,觽也。还旅谓自蓟而还也。二守谓任光为信都太守,邳彤为和成太守也。左传曰:“平王东迁,晋、郑焉依。”言光武失军而南还,依任、邳以成功。

校勘记

   七五二页一行力子都汲本“力”作“刁”。校补谓应作“刁”,刁字本即刀字,故易与力混。今按:前书莽传作“力”。
七五二页二行拜光为左大将军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水经注云左将军,无“大”字。
七五二页一四行拜曾东莱郡太守刊误谓他处复字郡名皆不言“郡太守”,明此衍“郡”字。今按:何焯校本灭“莱”字,谓上云寇掠河济闲,则“莱”字当衍,注亦误。
七五四页七行*[鲠言谓]*执议不移据校补补。
七五四页一一行东观汉记*(曰)*按:“曰”字明衍,今删。
七五四页一三行李忠字仲都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袁纪“都”作“卿”。
七五五页二行高密侯*[国]*按:刊误谓“侯”当作“国”。校补谓高密前汉为王国,后汉为侯国,注所引乃续志,作“侯”明不误,特夺“国”字耳。今据补。
七五五页五行以为右大将军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东观记无“大”字。
七五五页六行时世祖自解所佩绶以带忠按:沉钦韩谓北堂书钞引东观记曰“时无绶,上自解所佩绶以赐仲都”,疑此脱“无绶”二字。
七五五页九行解澣长襦按:“澣”原斗“瀚”,径改正。
七五五页九行*(解)**[鲜]*支集解引沉钦韩说,谓当作“鲜支”,广雅“鲜支,绢也”。今据改。
七五七页九行泫音*(工玄)**[胡涓]*反据汲本、殿本改。按:原作“工玄反”,疑是“五玄反”之误。
七五七页一一行邳彤按:校补谓蜀志谯周传作“邳肜”。
七五七页一一行彤初为王莽和成卒正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本纪作“和戎”,胡三省、王应麟本皆作“戎”,惟水经注作“和城”。
七五八页一行所到县莫不奉迎按:李慈铭谓“所到”下脱一“郡”字。
七五八页六行亦未有感物动民其如此者也按:王先谦谓“其”字当衍。
七六0页二行论语*(曰)*鲁定公谓孔子之言据汲本、殿本删。
七六0页八行东观记*(曰)*按:“曰”字衍,今删。
七六0页九行漆*(园)**[里]*即郭氏所居之里名也据刊误改。
七六一页二行故城在今魏州*(华阳)**[莘县]*南集解引沉钦韩说,谓注“华阳”误,隋志莘县后周置武阳郡,“莘”与“华”相似,又衍“阳”字。今据改。
七六二页一行沛有余*(优饶)*貌据今本公羊传何注删。
七六二页四行奉迎于育通鉴胡注谓贤曰“育,县名”,余考两汉志无育县,盖“贳”字之误。今按:前志钜鹿郡有贳县。
七六二页六行*(柱)**[驻]*节道中据汲本、殿本改,与聚珍本东观记合。
七六二页七行言王郎*(所)*反*(之)*状据王先谦说删。
七六二页一0行*[成]*郎水北有耿乡据集解引沉钦韩说补。
七六二页一四行鄗大姓苏公反城开门内王郎将李恽按:李慈铭谓城开二字疑误倒,当作“开城门”。
七六四页三行宜出传舍按:袁宏纪作“宜自强来”。
七六四页三行*(林)**[临]*邑侯让王先谦谓“林”当从帝纪作“临”。今据改。
七六四页八行谓之人文故城也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古音文如岷,与曼声相近。
今按:“人”本作“民”,章怀避唐讳改之。古音文如岷,“民文”与“绵曼”声相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