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朱景王杜马刘傅坚马列传》

  朱佑字仲先,南阳宛人也。[一]少孤,归外家复阳刘氏,[二]往来舂陵,世祖与伯升皆亲爱之。伯升拜大司徒,以佑为护军。[三]及世祖为大司马,讨河北,复以佑为护军,常见亲幸,舍止于中。佑侍燕,从容曰:“长安政乱,公有日角之相,此天命也。”[四]世祖曰:“召刺奸收护军!”[五]佑乃不敢复言。从征河北,常力战陷阵,[六]以为偏将军,封安阳侯。世祖即位,拜为建义大将军。
建武二年,更封堵阳侯。[七]冬,与诸将击邓奉于淯阳,佑军败,为奉所获。
明年,奉破,乃肉袒因佑降。帝复佑位而厚加慰赐。遣击新野、随,皆平之。[八]

  注[一]东观记*(曰)*“佑”作“福”,避安帝讳。
注[二]复阳,县名,属南阳郡。
注[三]前书曰,护军都尉,秦官,平帝元始元年更名护军也。
注[四]日角,解在光武纪也。
注[五]王莽置左右刺奸,使督奸猾。
注[六]续汉书曰:“佑至南□,为贼所伤,上亲候视之。”
注[七]堵阳,县名,属南阳郡,故城今唐州方城县。堵音者。
注[八]随,县名,属南阳郡也,故城今随州随县。
延岑自败于穰,遂与秦丰将张成合,佑率征虏将军祭遵与战于东阳,大破之,[一]  临阵斩成,延岑败走归丰。佑收得印绶九十七。[二]进击黄邮,降之,赐佑黄金三十斤。四年,率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代征南大将军岑彭围秦丰于黎丘,破其将张康于蔡阳,斩之。帝自至黎丘,使御史中丞李由持玺书招丰,丰出恶言,不肯降。车驾引还,□佑方略,佑尽力攻之。明年夏,城中穷困,丰乃将其母妻子九人肉袒降。佑轞车传丰送洛阳,斩之。大司马吴汉劾奏佑废诏受降,违将帅之任,帝不加罪。佑还,与骑都尉臧宫会击延岑余党阴﹑酇﹑筑阳三县贼,悉平之。

  注[一]东阳,聚名,在南阳。
注[二]东观记曰:“收得所盗茂陵武帝庙衣﹑印﹑绶。”
佑为人质直,尚儒学。将兵率觽,多受降,以克定城邑为本,不存首级之功。
又禁制士卒不得虏掠百姓,军人乐放纵,多以此怨之。九年,屯南行唐拒匈奴。
[一]十三年,增邑,定封鬲侯,[二]食邑七千三百户。[三]

  注[一]行唐,今恒州县也。
注[二]鬲,县名,属平原郡。
注[三]东观记曰:“佑自陈功薄而国大,愿受南阳五百户足矣。上不许。”
十五年,朝京师,上大将军印绶,因留奉朝请。佑奏古者人臣受封,不加王爵,可改诸王为公。帝即施行,又奏宜令三公并去“大”名,以法经典。后遂从其议。
佑初学长安,帝往候之,佑不时相劳苦,而先升讲舍。后车驾幸其第,帝因笑曰;“主人得无舍我讲乎?”以有旧恩,数蒙赏赉。[一]二十四年,卒。

  注[一]东观记曰:“上在长安时,尝与佑共买蜜合药。上追念之,赐佑白蜜一石,问:‘何如在长安时共买蜜乎?’其亲厚如此。”
子商嗣。商卒,子演嗣,永元十四年,坐从兄伯为外孙阴皇后巫蛊事,免为庶人。[一]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演子冲为鬲侯。

  注[一]和帝阴后,吴房侯阴纲女也,为巫蛊事废。
景丹字孙卿,冯翊栎阳人也。少学长安。王莽时举四科:[一]丹以言语为固德侯相,有干事称,迁朔调连率副贰。[二]

  注[一]东观记曰:“王莽时举有德行﹑能言语﹑通政事﹑明文学之士。”
注[二]朔调,上谷也。副贰,属令也。
更始立,遣使者徇上谷,丹与连率耿况降,复为上谷长史。王郎起,丹与况共谋拒之。况使丹与子弇及寇恂等将兵南归世祖,世祖引见丹等,笑曰:“邯郸将帅数言我发渔阳﹑上谷兵,吾聊应言然,[一]何意二郡良为吾来![二]方与士大夫共此功名耳。”拜丹为偏将军,号奉义侯。从击王郎将儿宏等于南□,[三]  郎兵迎战,汉军退却,[四]丹等纵突骑击,大破之,追奔十余里,死伤者从横。
丹还,世祖谓曰:“吾闻突骑天下精兵,今乃见其战,乐可言邪?”遂从征河北。

  注[一]王郎将帅数云欲发二郡兵以拒光武,时光武聊应然之,犹今两军遥相戏弄也。
注[二]东观记曰:“上在广阿,闻外有大兵*(自)*来,*[上自]*登城,勒兵在西门楼。上问:‘何等兵?’丹等对言:‘上谷﹑渔阳兵。’上曰:‘为谁来乎?’对曰:‘为刘公。’即请丹入,人人劳勉,恩意甚备。”
注[三]儿音五兮反。
注[四]续汉书曰“南□贼迎击上营,得上鼓车辎重数乘”也。
世祖即位,以谶文用平狄将军孙咸行大司马,觽咸不悦。诏举可为大司马者,[一]  髃臣所推唯吴汉及丹。帝曰:“景将军北州大将,是其人也。然吴将军有建大策之勋,[二]又诛苗幽州﹑谢尚书,其功大。[三]旧制骠骑将军官与大司马相兼也。”[四]乃以吴汉为大司马,而拜丹为骠骑大将军。

  注[一]东观记*(曰)*载谶文曰“孙咸征狄”也。
注[二]谓发渔阳兵也。
注[三]苗曾,谢躬。
注[四]前书武帝置大司马,号大将军﹑骠骑将军也。
建武二年,定封丹栎阳侯。帝谓丹曰:“今关东故王国,虽数县,不过栎阳万户邑。夫‘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故以封卿耳。”[一]丹顿首谢。秋,与吴汉﹑建威大将军耿弇﹑建义大将军朱佑﹑执金吾贾复﹑偏将军冯异﹑强弩将军陈俊﹑左曹王常﹑骑都尉臧宫等从击破五校于羛阳,[二]降其觽五万人。会陕贼苏况攻破弘农,生获郡守。丹时病,[三]帝以其旧将,欲令强起领郡事,乃夜召入,谓曰:“贼迫近京师,但得将军威重,卧以镇之足矣。”丹不敢辞,乃力疾拜命,将营到郡,[四]十余日薨。

  注[一]前书武帝谓朱买臣之词。
注[二]聚名也,解见光武纪。
注[三]东观记曰:“丹从上至怀,病疟,见上在前,疟发寒栗。上笑曰:‘闻壮士不病疟,今汉大将军反病疟邪?’使小黄门扶起,赐医药。还归洛阳,病遂加。”
注[四]续汉书曰“将营兵西到弘农”也。
子尚嗣,徙封余吾侯。[一]尚卒,子苞嗣。苞卒,子临嗣,无子,国绝。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苞弟遽为监亭侯。

  注[一]余吾,县名,属上党,故城在今潞州屯留县西北。
王梁字君严,渔阳*(安)**[要]*阳人也。为郡吏,太守彭宠以梁守狐奴令,与盖延﹑吴汉俱将兵南及世祖于广阿,拜偏将军。既拔邯郸,赐爵关内侯。从平河北,拜野王令,与河内太守寇恂南拒洛阳,北守天井关,朱鲔等不敢出兵,世祖以为梁功。及即位,议选大司空,而赤伏符曰“王梁主卫作玄武”,[一]帝以野王卫之所徙,[二]玄武水神之名,司空水土之官也,于是擢拜梁为大司空,封武强侯。

  注[一]玄武,北方之神,龟蛇合体。
注[二]史记曰,卫元君自濮阳徙于野王。
建武二年,与大司马吴汉等俱击□乡,有诏军事一属大司马,而梁辄发野王兵,帝以其不奉诏□,令止在所县,而梁复以便宜进军。帝以梁前后违命,大怒,遣尚书宗广持节军中斩梁。广不忍,乃槛车送京师。既至,赦之。月余,以为中郎将,行执金吾事。北守箕关,击赤眉别校,降之。三年春,转击五校,追至信都﹑赵国,破之,悉平诸屯聚。冬,遣使者持节拜梁前将军。四年春,击肥城﹑文阳,拔之。[一]进与骠骑大将军杜茂击佼强﹑苏茂于楚﹑沛闲,拔大梁﹑啮桑,[二]而捕虏将军马武﹑偏将军王霸亦分道并进,岁余悉平之。五年,从救桃城,破庞萌等,梁战尤力,拜山阳太守,镇抚新附,将兵如故。

  注[一]肥城,县名,属太山郡,故城在今济州平阴县东南。文音汶,故城在今兖州泗水县西。
注[二]前书音义曰啮桑,县名。或曰城名。史记张仪与齐﹑楚会战啮桑。
数月征入,代欧阳歙为河南尹。梁穿渠引谷水注洛阳城下,东写巩川,及渠成而水不流。七年,有司劾奏之,梁臱惧,上书乞骸骨。乃下诏曰:“梁前将兵征伐,觽人称贤,故擢典京师。建议开渠,为人兴利,旅力既愆,迄无成功,[一]  百姓怨讟,谈者讙哗。[二]虽蒙宽宥,犹执谦退,‘君子成人之美’,[三]其以梁为济南太守。”十三年,增邑,定封*(封)*阜成侯。[四]十四年,卒官。

  注[一]旅,觽也。愆,过也。言觽力已过,而功不成。
注[二]讟,谤。
注[三]论语载孔子之言也。
注[四]阜成属渤海,今冀州县。
子禹嗣。禹卒,子坚石嗣。坚石追坐父禹及弟平与楚王英谋反,□市,国除。
杜茂字诸公,南阳冠军人也。初归光武于河北,为中坚将军,常从征伐。世祖即位,拜大将军,封乐乡侯。[一]北击五校于真定,进降广平。建武二年,更封苦陉侯。与中郎将王梁击五校贼于魏郡﹑清河﹑东郡,悉平诸营保,降其持节大将三十余人,[二]三郡清静,道路流通。明年,遣使持节拜茂为骠骑大将军,击沛郡,拔芒。[三]时西防复反,迎佼强。五年春,茂率捕虏将军马武进攻西防,数月拔之,强奔董宪。

  注[一]乐乡属信都国。
注[二]续汉书曰:“降其渠帅大将军杜猛﹑持节光禄大夫董敦等。”
注[三]芒,县名也。郡国志曰后名临睢,属沛国。
东方既平,七年,诏茂引兵北屯田晋阳﹑广武,以备胡寇。[一]九年,与鴈门太守郭凉击卢芳将尹由于繁畤,[二]芳将贾览率胡骑万余救之,茂战,军败,引入楼烦城。
[三]时卢芳据高柳,与匈奴连兵,数寇边民,帝患之。十二年,遣谒者段忠将觽郡□刑配茂,镇守北边,因发边卒筑亭候,修烽火,又发委输金帛缯絮供给军士,并赐边民,冠盖相望。茂亦建屯田,驴车转运。先是,鴈门人贾丹﹑霍匡﹑解胜等为尹由所略,由以为将帅,与共守平城。丹等闻芳败,遂共杀由诣郭凉;凉上状,皆封为列侯,诏送委输金帛赐茂﹑凉军吏及平城降民。自是卢芳城邑稍稍来降,凉诛其豪右郇氏之属,镇抚羸弱,旬月闲鴈门且平,芳遂亡入匈奴。帝擢凉子为中郎,宿韂左右。

  注[一]广武,县名,属太原郡。
注[二]繁畤,县名,今代州县也。
注[三]楼烦,县名,属鴈门郡,故城在今代州崞县东北。崞音郭。
凉字公文,右北平人也。身长八尺,气力壮猛,虽武将,然通经书,多智略,尤晓边事,有名北方。初,幽州牧朱浮辟为兵曹掾,击彭宠有功,封广武侯。
十三年,增茂邑,更封修侯。[一]十五年,坐断兵马禀缣,[二]使军吏杀人,免官,削户邑,定封参蘧乡侯。十九年,卒。

  注[一]修,县名,属信都国也。
注[二]断犹割截也。
子元嗣,永平十四年,坐与东平王等谋反,减死一等,国除。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茂孙奉为安乐亭侯。
马成字君迁,南阳棘阳人也。少为县吏。世祖徇颍川,以成为安集掾,调守郏令。[一]及世祖讨河北,成即□官步负,追及于*(满)**[蒲]*阳,以成为期门,从征伐。世祖即位,再迁护军都尉。

  注[一]郏,县名,今汝州县也。
建武四年,拜扬武将军,督诛虏将军刘隆﹑振威将军宋登﹑射声校尉王赏,发会稽﹑丹阳﹑九江﹑六安四郡兵击李宪,时帝幸寿春,设□场,祖礼遣之。[一]  进围宪于舒,令诸军各深沟高垒。宪数挑战,成坚壁不出,守之岁余,至六年春,城中食尽,乃攻之,遂屠舒,斩李宪,追击其党与,尽平江淮地。

  注[一]应劭风俗通曰:“谨案礼传,共工氏之子曰修,好远游,舟车所至,足迹所逮,靡不穷览,故祀以为祖神。祖,徂也。”
七年夏,封平舒侯。[一]八年,从征破隗嚣,以成为天水太守,将军如故。冬,征还京师。九年,代来歙守中郎将,率武威将军刘尚等破河池,遂平武都。[二]  明年,大司空李通罢,以成行大司空事,居府如真,数月复拜扬武将军。

  注[一]平舒属代郡。
注[二]河池,县,一名仇池,属武都郡,今凤州县也。
十四年,屯常山﹑中山以备北边,并领建义大将军朱佑营。又代骠骑大将军杜茂缮治障塞,自西河至渭桥,[一]河上至安邑,[二]太原至井陉,[三]中山至邺,皆筑保壁,起烽燧,十里一候。在事五六年,帝以成勤劳,征还京师。边人多上书求请者,复遣成还屯。及南单于保塞,北方无事,拜为中山太守,上将军印绶,领屯兵如故。二十四年,南击武溪蛮贼,无功,[四]上太守印绶。

  注[一]西河,今胜州富昌县也。渭桥本名横桥,在今咸阳县东南。
注[二]前书曰,河上,地名,故秦内史,高帝二年改为河上郡,武帝分为左冯翊。
注[三]太原,今并州也。井陉,*(今)*属常山郡,*(常山)*今恒州县也。
注[四]武溪水在今辰州泸溪县西。
二十七年,定封全椒侯,[一]就国。三十二年卒。

  注[一]全椒,县名,今滁州县也。
子韂嗣。韂卒,子香嗣,徙封棘陵侯。香卒,子丰嗣。丰卒,子玄嗣。玄卒,子邑嗣。邑卒,子丑嗣,桓帝时以罪失国。延熹二年,帝复封成玄孙昌为益阳亭侯。
刘隆字符伯,南阳安觽侯宗室也。王莽居摄中,隆父礼与安觽侯崇起兵诛莽,事泄,隆以年未七岁,故得免。及壮,学于长安,更始拜为骑都尉。谒归,[一]  迎妻子置洛阳。闻世祖在河内,即追及于射犬,以为骑都尉,与冯异共拒朱鲔、李轶等,轶遂杀隆妻子。建武二年,封亢父侯。[二]四年,拜诛虏将军,讨李宪。宪平,遣隆屯田武当。[三]

  注[一]谒,请也,谓请假归也。
注[二]亢父,县名,属东平国,故城在今兖州任城县南。
注[三]武当,今均州县也。
十一年,守南郡太守,岁余,上将军印绶。十三年,增邑,更封竟陵侯。是时,天下垦田多不以实,又户口年纪互有增减。十五年,诏下州郡检核其事,而刺史太守多不平均,或优饶豪右,侵刻羸弱,百姓嗟怨,遮道号呼。时诸郡各遣使奏事,帝见陈留吏牍上有书,视之,云“颍川、弘农可问,河南、南阳不可问”。帝诘吏由趣,吏不肯服,抵言于长寿街上得之。[一]帝怒。时显宗为东海公,年十二,在幄后言曰:“吏受郡□,当欲以垦田相方耳。”帝曰:“即如此,何故言河南、南阳不可问?”对曰:“河南帝城,多近臣,南阳帝乡,多近亲,田宅踰制,不可为准。”帝令虎贲将诘问吏,吏乃实首服,如显宗对。于是遣谒者考实,具知奸状。明年,隆坐征下狱,其畴辈十余人皆死。帝以隆功臣,特免为庶人。

  注[一]抵,欺也。
明年,复封为扶乐乡侯,以中郎将副伏波将军马援击交址蛮夷征侧等,隆别于禁溪口破之,[一]获其帅征贰,[二]斩首千余级,降者二万余人。还,更封大国,为长平侯。[三]及大司马吴汉薨,隆为骠骑将军,行大司马事。

  注[一]交址郡麊泠县有金溪穴,相传音讹,谓之“禁溪”,则征侧等所败处也。
其地今岑州新昌县也。麊音麋,泠音零。
注[二]征侧之妹。
注[三]长平,县,属汝南郡。
隆奉法自守,视事八岁,上将军印绶,罢,赐养牛,上樽酒十斛,[一]以列侯奉朝请。三十年,定封慎侯。[二]中元二年,卒,谥曰靖侯。子安嗣。

  注[一]前书音义曰:“稻米一斗得酒一斗为上樽,稷米一斗为中樽,粟米一斗为下樽也。”
注[二]慎,县名,属汝南郡也。
傅俊字子韂,颍川襄城人也。世祖徇襄城,俊以县亭长迎军,拜为校尉,襄城收其母弟宗族,皆灭之。从破王寻等,[一]以为偏将军。别击京、密,破之,遣归颍川,收葬家属。

  注[一]东观记曰:“傅俊从上迎击王寻等于阳关,汉兵反走,还汝水上,上以手饮水,澡盥须眉尘垢,谓俊曰:‘今日罢倦甚,诸卿宁惫邪?’”及世祖讨河北,俊与宾客十余人北追,及于邯郸,上谒,世祖使将颍川兵,常从征伐。世祖即位,以俊为侍中。建武二年,封昆阳侯。三年,拜俊积弩将军,与征南大将军岑彭击破秦丰,因将兵徇江东,扬州悉定。七年,卒,谥曰威侯。
子昌嗣,徙封芜湖侯。[一]建初中,遭母忧,因上书,以国贫不愿之封,乞钱五十万,为关内侯。肃宗怒,贬为关内侯,竟不赐钱。永初七年,邓太后复封昌子铁为高置亭侯。

  注[一]芜湖,县名,属丹阳郡。
坚镡字子伋,[一]颍川襄城人也。为郡县吏。世祖讨河北,或荐镡者,因得召见。以其吏能,署主簿。又拜偏将军,从平河北,别击破大枪于卢奴。世祖即位,拜镡扬化将军,封□强侯。[二]

  注[一]东观记“伋”作“皮”。
注[二]□强,县名,属汝南郡。□音于靳反。
与诸将攻洛阳,而朱鲔别将守东城者为反闲,私约镡晨开上东门。[一]镡与建义大将军朱佑乘朝而入,与鲔大战武库下,[二]杀伤甚觽,至旦食乃罢,朱鲔由是遂降。又别击内黄,平之。建武二年,与右将军万修徇南阳诸县,而堵乡人董欣反宛城,获南阳太守刘驎。镡乃引军赴宛,选敢死士夜自登城,斩关而入,欣遂弃城走还堵乡。邓奉复反新野,攻破吴汉。时万修病卒,镡独孤绝,南拒邓奉,北当董欣,一年闲道路隔塞,粮馈不至,镡食蔬菜,与士卒共劳苦。
每急,辄先当矢石,[三]身被三创,以此能全其觽。及帝征南阳,击破欣、奉,以镡为左曹,常从征伐。六年,定封合肥侯。二十六年,卒。

  注[一]上东门,洛阳故城东面北头第一门也。
注[二]洛阳记曰:“建始殿东有太仓,仓东有武库,藏兵之所。”
注[三]石谓发石以投人也。墨子曰:“备城者积石百枚,重十钧已上者。”
子鸿嗣。鸿卒,子浮嗣。浮卒,子雅嗣。
马武字子张,南阳湖阳人也。少时避雠,客居江夏。王莽末,竟陵、西阳三老起兵于郡界,武往从之,后入绿林中,遂与汉军合。更始立,以武为侍郎,与世祖破王寻等,拜为振威将军,与尚书令谢躬共攻王郎。
及世祖拔邯郸,请躬及武等置酒高会,因欲以图躬,不克。既罢,独与武登丛台,[一]从容谓武曰:“吾得渔阳、上谷突骑,欲令将军将之,何如?”武曰:
“驽怯无方略。”世祖曰:“将军久将,习兵,岂与我掾史同哉!”武由是归心。

  注[一]故赵王台也,在今*(潞)**[洺]*州邯郸城中。
及谢躬诛死,武驰至射犬降,世祖见之甚悦,引置左右,每劳飨诸将,武辄起斟酌于前,世祖以为欢。复使将其部曲至邺,武叩头辞以不愿,世祖愈美其意,因从击髃贼。世祖击尤来、五幡等,败于慎水,武独殿,还陷阵,故贼不得迫及。[一]进至安*(定)*次、小广阳,[二]武常为军锋,力战无前,诸将皆引而随之,故遂破贼,穷追至平谷、浚靡而还。[三]

  注[一]殿,镇后也,音丁殿反。言兵败而镇其后也。
注[二]即广平亭也,在今幽州范阳县西南,以有广阳国,故谓此亭为小广阳也。
注[三]平谷,县名,属渔阳郡。浚靡,县名,属右北平郡。靡音縻。
世祖即位,以武为侍中、骑都尉,封山都侯。建武四年,与虎牙将军盖延等讨刘永,武别击济阴,下成武、楚丘,拜捕虏将军。明年,庞萌反,攻桃城,武先与战,破之;会车驾至,萌遂败走。六年夏,与建威大将军耿弇西击隗嚣,汉军不利,引下陇。嚣追急,武选精骑还为后拒,身被甲持戟奔击,杀数千人,嚣兵乃退,诸军得还长安。
十三年,增邑,更封鄃侯。[一]将兵北屯下曲阳,备匈奴。坐杀军吏,受诏将妻子就国。武径诣洛阳,上将军印绶,削户五百,定封为杨虚侯,因留奉朝请。

  注[一]鄃,县名,属平原郡,故城在今德州平原县西南。鄃音俞。
帝后与功臣诸侯燕语,从容言曰:“诸卿不遭际会,自度爵禄何所至乎?”高密侯邓禹先对曰:“臣少尝学问,可郡文学博士。”帝曰:“何言之谦乎?卿邓氏子,志行修整,何为不掾功曹?”余各以次对,至武,曰:“臣以武勇,可守尉督盗贼。”帝笑曰:“且勿为盗贼,自致亭长,斯可矣。”武为人□酒,阔达敢言,[一]时醉在御前面折同列,言其短长,无所避忌。帝故纵之,以为笑乐。
帝虽制御功臣,而每能回容,宥其小失。[二]远方贡珍甘,必先篃赐列侯,而太官无余。有功,辄增邑赏,不任以吏职,故皆保其福禄,终无诛谴者。

  注[一]阔达,大度也。敢言谓果敢于言,无所隐也。
注[二]回,曲也,曲法以容也。
二十五,武以中郎将将兵击武陵蛮夷,还,上印绶。显宗初,西羌寇陇右,覆军杀将,朝廷患之,复拜武捕虏将军,以中郎将王丰副,与监军使者窦固、右辅都尉陈欣,将乌桓、黎阳营、三辅募士、[一]凉州诸郡羌胡兵及弛刑,合四万人击之。到金城浩亹,与羌战,[二]斩首六百级。又战于洛都谷,为羌所败,[三]死者千余人。羌乃率觽引出塞,武复追击到东、西邯,大破之,[四]斩首四千六百级,获生口千六百人,余皆降散。武振旅还京师,增邑七百户,并前千八百户。永平四年,卒。

  注[一]光武置黎阳营,见邓训传。
注[二]活亹,县名,属金城郡,故城在今兰州广武县西南。浩音合,亹音门。
注[三]湟水一名洛都水,西自吐谷浑界入,在今鄯州湟水县。
注[四]郦元水经注曰邯川城左右有水,自北出,南经邯亭注于河。盖以此水分流,谓之东、西邯也,在今廓州化*(阴)**[隆]*县东。
子□嗣,坐兄伯济与楚王英党颜忠谋反,国除。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武孙震为漻亭侯。[一]震卒,子侧嗣。

  注[一]漻音胡巧反,又力雕反。
论曰:中兴二十八将,前世以为上应二十八宿,未之详也。然咸能感会风云,奋其智勇,[一]称为佐命,亦各志能之士也。[二]议者多非光武不以功臣任职,至使英姿茂绩,委而勿用。然原夫深图远筭,固将有以焉尔。若乃王道既衰,降及霸德,[三]犹能授受惟庸,勋贤皆序,如管、隰之迭升桓世,先、赵之同列文朝,可谓兼通矣。[四]降自秦、汉,世资战力,至于翼扶王运,皆武人屈起。[五]亦有鬻缯屠狗轻猾之徒,[六]或崇以连城之赏,或任以阿衡之地,[七]  故埶疑则隙生,力侔则乱起。[八]萧、樊且犹缧绁,信、越终见葅戮,不其然乎![九]自兹以降,迄于孝武,宰辅五世,莫非公侯。[一0]遂使缙绅道塞,贤能蔽壅,[一一]朝有世及之私,下多抱关之怨。[一二]其怀道无闻,委身草莽者,亦何可胜言。故光武鉴前事之违,存矫枉之志,[一三]虽寇、邓之高勋,耿、贾之鸿烈,分土不过大县数四,所加特进、朝请而已。[一四]观其治平临政,课职责咎,将所谓“导之以政,齐之以刑”者乎![一五]若格之功臣,其伤已甚。[一六]何者?直绳则亏丧恩旧,桡情则违废禁典,选德则功不必厚,举劳则人或未贤,参任则髃心难塞,并列则其敝未远。[一七]不得不校其胜否,即以事相权。[一八]故高秩厚礼,允荅元功,峻文深宪,责成吏职。建武之世,侯者百余,若夫数公者,则与参国议,分均休咎,[一九]其余并优以宽科,完其封禄,莫不终以功名延庆于后。昔留侯以为高祖悉用萧、曹故人,[二0]  而郭伋亦讥南阳多显,[二一]郑兴又戒功臣专任。[二二]夫崇恩偏授,易启私溺之失,至公均被,必广招贤之路,意者不其然乎!

  注[一]风云,已具圣公传。
注[二]易通卦验曰:“黄佐命。”郑玄注云:“黄者,火之子。佐命,张良是也。”
已上皆华峤之辞。
注[三]王谓周也,霸谓齐桓、晋文公。
注[四]史记曰,管仲、隰朋修齐国之政,齐人皆悦事之。管子曰:“管仲寑疾,桓公问之:‘若不可讳,政将安移之?’对曰:‘隰朋可。’”国语云,文公使赵衰为卿,辞曰:“先轸有谋,臣不若也。”乃使先轸佐下军。公曰:“赵衰[三让],其所让皆社稷之韂也。”
注[五]屈起犹勃起也。音其勿反。
注[六]灌婴,睢阳贩缯者,樊哙,沛人,以屠狗为事,皆从高祖。
注[七]樊哙封为舞阳侯;灌婴为丞相,封为颍阴侯。阿,倚也。衡,平也。言天下依倚而取平也。
注[八]埶位过,则君臣相疑。侔,等也。
注[九]萧何为丞相,为人请上林中空地,上大怒,乃下廷尉械系之。燕王卢绾反,樊哙以相国击燕,人有恶哙党于吕氏,帝大怒,使陈平即军中斩哙;平畏吕氏,执哙诣长安。韩信封为淮阴侯,人上书告信反,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
彭越为梁王,吕后令其舍人告越谋反,遂夷宗族。刑法志曰:“夷三族者枭其首,葅其骨肉。”彭越、韩信皆受此诛。
注[一0]自高祖至于孝武凡五代也,其中宰辅皆以公侯勋贵为之。
注[一一]缙,赤色也。绅,带也。或作“搢”,搢,插也,谓插笏于带也。
注[一二]世及谓父子相继也。礼记曰:“大人世及以为礼。”抱关谓守门者。前书曰,萧望之署小苑东门候,王仲翁谓望之曰:“不肯碌碌,反抱关为?”
注[一三]矫,正也。违,失也。枉,曲也。孟子曰:“矫枉者过其正。”
注[一四]邓禹为大司徒,封高密侯,食邑四县。耿弇好畤侯,食邑二县,奉朝请。贾复封胶东侯,凡食六县,以列侯加特进。
注[一五]论语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人免而无耻。”
注[一六]格,正也。若以上法绳正功臣,则于其*[人]*有害也。
注[一七]参任,谓兼勋贤而任之。则髃臣之心各有觊望,故难塞也。若遵高祖并用功臣,则其敝未远。
注[一八]胜否犹可否。即,就也。权谓平其轻重。
注[一九]贾复传曰“帝方以吏事责三公,故功臣遂不用。是时列侯唯高密、固始、胶东三侯与公卿参议国家大事,恩遇甚厚”也。
注[二0]前书曰,上望见诸将往往偶语,张良曰:“此谋反耳。陛下起布衣为天子,而所封皆萧、曹故人耳,*[故相]*聚谋反也。”见高纪。
注[二一]郭伋传曰:“光武以伋为并州牧,帝引见,伋因言:‘选补觽职,当简天下贤俊,不宜专用南阳人也。’帝深纳其言。”
注[二二]郑兴传曰:“兴征为太中大夫,上疏曰:‘道路咸曰朝廷欲用功臣,功臣用则人位谬矣。’”永平中,显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云台,其外又有王常、李通、窦融、卓茂,合三十二人。故依其本弟系之篇末,以志功臣之次云尔。
太傅高密侯邓禹中山太守全椒侯马成大司马广平侯吴汉河南尹阜成侯王梁左将军胶东侯贾复琅邪太守祝阿侯陈俊建威大将军好畤侯耿弇骠骑大将军参蘧侯杜茂执金吾雍奴侯寇恂积弩将军昆阳侯傅俊征南大将军舞阳侯岑彭左曹合肥侯坚镡征西大将军阳夏侯冯异上谷太守淮*(阳)**[陵]*侯王霸建义大将军鬲侯朱佑信都太守阿陵侯任光征虏将军颍阳侯祭遵豫章太守中水侯李忠骠骑大将军栎阳侯景丹右将军槐里侯万修虎牙大将军安平侯盖延太常灵寿侯邳彤卫尉安成侯铫期骁骑将军昌成侯刘植东郡太守东光侯耿纯横野大将军山桑侯王常城门校尉朗陵侯臧宫大司空固始侯李通捕虏将军杨虚侯马武大司空安丰侯窦融骠骑将军慎侯刘隆太傅宣德侯卓茂赞曰:帝绩思乂,庸功是存。[一]有来髃后,捷我戎轩。[二]婉娈龙姿,俪景同躀。[三]

  注[一]庸,勋也。言将兴帝绩,则念勋功之臣也。
注[二]捷,胜也,谓寇、邓之徒翼佐王烈,戎车所至,皆克捷也。
注[三]婉娈犹亲爱也。龙姿谓光武也。俪,齐也,偶也。言诸将齐景躀飞而举大功也。

校勘记

  七六九页三行朱佑按:刊误谓案注引东观汉记安帝讳,则此人当名祜。集解引通鉴考异,谓当作“□”旁“古”之“祜”,不当作“□”旁“右”之“佑”。
校补谓范书凡“佑”字皆实“祜”字,当由范氏别有所避耳,否则以宋人述汉事,不应并安帝名亦改之也。
七六九页九行东观记*(曰)*佑作福按:“曰”字衍,今删。
七七一页一一行坐从兄伯为外孙阴皇后巫蛊事免为庶人按:李慈铭谓和帝阴皇后纪言后外祖母邓朱及二子奉、毅,俱坐巫蛊事下狱考治,奉、毅皆死狱中,朱徙日南。邓禹传亦言禹之孙高密侯干以阴皇后巫蛊事发,干从兄奉以后舅被诛,干从坐国除。是邓朱者,朱氏女而嫁邓氏者也。此“伯”字误。
七七二页一二行闻外有大兵*(自)*来*[上自]*登城据王先谦说改。
七七三页五行东观记*(曰)*载谶文曰孙咸征狄也“曰”字据刊误删。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袁宏纪“孙咸”作“孙臧”。
七七四页八行渔阳*(安)**[要]*阳人也按:安阳属五原,不属渔阳,洪颐餦、沉钦韩皆谓是“要阳”之斗,今据改。
七七五页二行遣尚书宗广持节军中斩梁按:李慈铭谓“节”下当脱一字。
七七五页五行文阳按:郡国志“文”作“汶”。
七七五页一二行为人兴利按:王先谦谓“人”当作“民”,此避唐讳未回改者。
七七五页一三行定封*(封)*阜成侯据汲本、殿本删。
七七六页七行道路流通按:通鉴“道”作“边”,胡注云自洛阳至渔阳、上谷,路出三郡,三郡既平,则边路流通矣。
七七六页一三行鴈门太守郭凉按:校补谓“凉”应作“骪”,下同。
七七七页一三行更封修侯王先谦谓“修”一作“条”,见皇后纪。按:校补谓修条古通作。
七七八页二行坐与东平王等谋反按:刊误谓王平、颜忠是楚王同时谋反者,多连士大夫,故杜元坐之,传写之误,遂作“东平王”,东平何尝反也!又按:沉家本谓刘说是。事在永平十三年,“四”字亦误。
七七八页五行追及于*(满)**[蒲]*阳惠栋云“满”当作“蒲”。今据改。按:光武纪作“蒲阳”,陈俊传、邓禹传并斗“满阳”。
七七九页三行以成行大司空事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光武纪马成平武都,在建武十一年,其行大司空事,在十二年,与传异。
七七九页一三行井陉*(今)*属常山郡*(常山)*今恒州县也据校补改。
七八一页一0行交址郡麊泠县有金溪穴按:“金溪穴”当依水经叶榆水注作“金溪究”,详后马援传校勘记。
七八一页一0行其地今岑州新昌县也按:通鉴胡注谓按唐志,新昌县属丰州,“岑”字误。
七八四页四行与尚书令谢躬共攻王郎按:张□谓光武纪作“尚书仆射”。
七八四页八行在今*(潞)**[洺]*卅邯郸城中据殿本考证改。
七八四页一一行败于慎水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光武纪作“顺水”,注云本或作“慎水”者误。
七八四页一一行进至安*(定)*次小广阳据集解引陈景云、钱大昕说删。
七八五页六行杀数千人按:刊误谓“千”当作“十”。
七八六页一二行在今廓州化*(阴)**[隆]*县东据集解引沉钦韩说改。
七八八页七行赵衰*[三让]*沉钦韩谓按晋语,“赵衰”下合有“三让”二字。今据补。
七八九页一行缙赤色也按:蔡邕传注作“赤白色也”。
七八九页八行则于其*[人]*有害也据刊误补。
七八九页一三行而所封皆萧曹故人耳*[故]*相聚谋反也据殿本补。按:殿本脱“耳”字,各本脱“故”字。七九0页~七九一页按:云台二十八将排列次序,原作一行,故首邓禹,次即马成,次吴汉,次王梁。汲本则作两行排列,王先谦谓二十八将当以汲本次第为正,今从之。又按:通鉴胡注:“云台功臣之次,以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岑彭、冯异、朱祜、祭遵、景丹、盖延、铫期、耿纯、臧宫、马武、刘隆为一列,马成、王梁、陈俊、杜茂、傅俊、坚镡、王霸、任光、李忠、万修、邳彤、刘植、王常、李通、窦融、卓茂为一列。”
后人误认横列为纵次,将上下两列,先奇后偶,硬相排比,列为一行,遂失范书之旧,惟汲本不误。
七九0页八行征西大将军阳夏侯冯异按:“阳夏”原斗“夏阳”,径据汲本、殿本乙正。
七九0页八行上谷太守淮*(阳)**[陵]*侯王霸王先谦谓“淮阳”误,本传作“淮陵”。今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