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光武十王列传》

  光武皇帝十一子:郭皇后生东海恭王强、沛献王辅、济南安王康、阜陵质王延、中山简王焉,许美人生楚王英,光烈皇后生显宗、东平宪王苍、广陵思王荆、临淮怀公衡、琅邪孝王京。
东海恭王强。建武二年,立母郭氏为*[皇]*后,强为皇太子。十七年而郭后废,强常戚戚不自安,数因左右及诸王陈其恳诚,愿备蕃国。光武不忍,彁回者数岁,乃许焉。十九年,封为东海王,二十八年,就国。帝以强废不以过,去就有礼,故优以大封。兼食鲁郡,合二十九县。赐虎贲旄头,宫殿设钟虡之县,拟于乘舆。[一]强临之国,数上书让还东海,又因皇太子固辞。帝不许,深嘉叹之,以强章宣示公卿。初,鲁恭王好宫室,起灵光殿,甚壮丽,是时犹存,[二]故诏强都鲁。中元元年入朝,从封岱山,因留京师。明年春,帝崩。
冬,归国。

  注[一]虎贲、旄头、钟虡解见光武纪。县音玄。
注[二]恭王名余,景帝之子。殿在今兖州曲阜城中,故基东西二十丈,南北十二丈,高丈余也。
永平元年,强病,显宗遣中常侍钩盾令将太医乘驿视疾,诏沛王辅、济南王康、淮阳王延诣鲁。及薨,临命上疏谢曰:“臣蒙恩得备蕃辅,特受二国,宫室礼乐,事事殊异,巍巍无量,讫无报称。而自修不谨,连年被疾,为朝廷忧念。皇太后、陛下哀怜臣强,感动发中,数遣使者太医令丞方伎道术,络驿不绝。臣伏惟厚恩,不知所言。臣内自省视,气力羸劣,日夜浸困,[一]终不复望见阙庭,奉承帷幄,孤负重恩,衔恨黄泉。[二]身既夭命孤弱,复为皇太后、陛下忧虑,诚悲诚臱。息政,小人也,猥当袭臣后,必非所以全利之也。诚愿还东海郡。
天恩愍哀,以臣无男之故,[三]处臣三女小国侯,[四]此臣宿昔常计。[五]今天下新罹大忧,[六]惟陛下加供养皇太后,数进御餐。臣强困劣,言不能尽意。
愿并谢诸王,不意永不复相见也。”天子览书悲恸,从太后出幸津门亭发哀。[七]  使*(大)*司空持节护丧事,大鸿胪副,宗正、将作大匠视丧事,赠以殊礼,升龙、旄头、鸾辂、龙旗、虎贲百人。[八]诏楚王英、赵王栩、北海王兴、馆陶公主、比阳公主及京师亲戚四姓夫人、小侯皆会葬。[九]帝追惟强深执谦俭,不欲厚葬以违其意,于是特诏中常侍杜岑及东海傅相曰:“王恭谦好礼,以德自终,遣送之物,务从约省,衣足敛形,茅车瓦器,物减于制,以彰王卓尔独行之志。[一0]将作大匠留起陵庙。”

  注[一]浸,渐也。
注[二]杜预注左传云:“地中之泉,故曰黄泉。”
注[三]无男,无多男也。
注[四]即妇人封侯也,若吕后之妹吕须封为临光侯,萧何夫人封为酇侯之类。
注[五]私计天恩,不敢忘也。
注[六]光武崩也。
注[七]津门,洛阳南面西头门也,一名津阳门。每门皆有亭。
注[八]解并见光武及明帝纪。
注[九]四姓小侯,解见明帝纪。夫人,盖小侯之母也。
注[一0]前书曰:“卓嘼不髃者,河闲献王近之矣。”
强立十八年,年三十四。子靖王政嗣。政淫欲薄行。后中山简王薨,政诣中山会葬,私取简王姬徐妃,又盗迎掖庭出女。豫州刺史、鲁相奏请诛政,有诏削薛县。
立四十四年薨,子顷王肃嗣。永元十六年,封肃弟二十一人皆为列侯。肃性谦俭,循恭王法度。永初中,以西羌未平,上钱二千万。元初中,复上缣万匹,以助国费,邓太后下诏曪纳焉。
立二十三年薨,子孝王臻嗣。永建二年,封臻二弟敏、俭为乡侯。臻及弟蒸乡侯俭并有笃行,母卒,皆吐血毁眦。[一]至服练红,兄弟追念初丧父,幼小,哀礼有阙,因复重行丧制。[二]臻性敦厚有恩,常分租秩赈给诸父昆弟。国相籍曪具以状闻,顺帝美之,制诏大将军、三公、大鸿胪曰:“东海王臻以近蕃之尊,少袭王爵,膺受多福,未知艰难,而能克己率礼,孝敬自然,事亲尽爱,送终竭哀,降仪从士,寝苫三年。[三]和睦兄弟,恤养孤弱,至孝纯备,仁义兼弘,朕甚嘉焉。夫劝善厉俗,为国所先。曩者东平孝王敞兄弟行孝,丧母如礼,有增户之封。诗云:‘永世克孝,念兹皇祖。’[四]今增臻封五千户,俭五百户,光启土宇,以酬厥德。”

  注[一]眦或为瘠。
注[二]既祥之后而服练也。礼记曰:“练衣黄里縓缘。”縓即红也。縓音七绢反。
郑玄注周礼曰:“浅绛也。”
注[三]左氏传曰:“晏桓子卒,晏婴麤衰斩,苴绖带,杖,菅屦,食粥,居倚庐,寝苫枕草。其家老曰:‘非大夫之礼也。’”杜预注云:“时士及大夫衰服各有不同。”
注[四]诗周颂之文。克,能也。
立三十一年薨,子懿王祗嗣。初平四年,遣子琬至长安奉章,献帝封琬汶阳侯,拜为平原相。
祗立四十四年薨,子羡嗣。二十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沛献王辅,建武十五年封右*(冯)*翊公。十七年,郭后废为中山太后,故徙辅为中山王,并食常山郡。二十年,复徙封沛王。
时禁网尚疏,诸王皆在京师,竞修名誉,争礼四方宾客。寿光侯刘鲤,更始子也,得幸于辅。鲤怨刘盆子害其父,因辅结客,报杀盆子兄故式侯恭,辅坐系诏狱,三日乃得出。自是后,诸王宾客多坐刑罚,各循法度。二十八年,就国。
中元二年,封辅子宝为沛侯。永平元年,封宝弟嘉为僮侯。[一]

  注[一]僮,县,属临淮郡,故城在今泗州宿预县西南。
辅矜严有法度,好经书,善说京氏易、孝经、论语传及图谶,作五经论,时号之曰沛王通论。在国谨节,终始如一,称为贤王。显宗敬重,数加赏赐。
立四十六年薨,子厘王定嗣。[一]元和二年,封定弟十二人为乡侯。

  注[一]厘音僖,下皆同。
定立十一年薨,子节王正嗣。元兴元年,封正弟二人为县侯。
正立十四年薨,子孝王广嗣。有固疾。安帝诏广祖母周领王家事。周明正有法礼,汉安中薨,顺帝下诏曰:“沛王祖母太夫人周,秉心淑慎,导王以仁,使光禄大夫赠以妃印绶。”
广立三十五年薨,子幽王荣嗣。立二十年薨,子孝王琮嗣。薨,子恭王曜嗣。
薨,子契嗣;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楚王英,以建武十五年封为楚公,十七年进爵为王,二十八年就国。母许氏无宠,故英国最贫小。三十年,以临淮之取虑、须昌二县益楚国。[一]自显宗为太子时,英常独归附太子,太子特亲爱之。及即位,数受赏赐。永平元年,特封英舅子许昌为龙舒侯。[二]

  注[一]取虑,县,故城在今泗州下邳县西南。案:临淮无须昌,有昌阳县,盖误也。取虑音秋闾。
注[二]龙舒,县,属庐江郡,故城在今庐州庐江县西也。
英少时好游侠,交通宾客,晚节更喜黄老,学为浮屠斋戒祭祀。[一]八年,诏令天下死罪皆入缣赎。英遣郎中令奉黄缣白纨三十匹诣国相曰:“托在蕃辅,过恶累积,欢喜大恩,奉送缣帛,以赎愆罪。”国相以闻。诏报曰:“楚王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絜斋三月,与神为誓,何嫌何疑,当有悔吝?其还赎,以助伊蒲塞桑门之盛馔。”[二]因以班示诸国中傅。英后遂大交通方士,作金龟玉鹤,刻文字以为符瑞。

  注[一]袁宏汉纪:“浮屠,佛也,西域天竺国有佛道焉。佛者,汉言觉也,将以觉悟髃生也。其教以修善慈心为主,不杀生,专务清静。其精者为沙门。沙门,汉言息也,盖息意去欲而归于无为。又以为人死精神不灭,随复受形,生时善恶皆有报应,故贵行善修道,以炼精神,以至无生而得为佛也。佛长丈六尺,黄金色,项中佩日月光,变化无方,无所不入,而大济髃生。初,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项有日月光,以问髃臣。或曰:‘西方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梦,得无是乎?’于是遣使天竺,问其道术而图其形像焉。”
注[二]伊蒲塞即优婆塞也,中华翻为近住,言受戒行堪近僧住也。桑门即沙门。
十三年,男子燕广告英与渔阳王平、颜忠等造作图书,有逆谋,事下案验。有司奏英招聚奸猾,造作图谶,□相官秩,置诸侯王公将军二千石,大逆不道,请诛之。帝以亲亲不忍,乃废英,徙丹阳泾县,[一]赐汤沐邑五百户。[二]遣大鸿胪持节护送,使伎人奴婢*(妓士)**[工技]*鼓吹悉从,得乘辎軿,[三]持兵弩,行道射猎,极意自娱。男女为侯主者,食邑如故。楚太后勿上玺绶,留住楚宫。

  注[一]今宣州县也。
注[二]汤沐,解见皇后纪也。
注[三]軿犹屏也,自隐蔽之车。苍颉篇曰:“衣车也。”
明年,英至丹阳,自杀。立三十三年,国除。诏遣光禄大夫持节吊祠,赠赗如法,加赐列侯印绶,以诸侯礼葬于泾。遣中黄门占护其妻子。[一]悉出楚官属无辞语者。
制诏许太后曰:“国家始闻楚事,幸其不然。既知审实,怀用悼灼,庶欲宥全王身,令保卒天年,而王不念顾太后,竟不自免。此天命也,无可柰何!太后其保养幼弱,勉强饮食。诸许愿王富贵,人情也。已诏有司,出其有谋者,令安田宅。”于是封燕广为折奸侯。楚狱遂至累年,其辞语相连,自京师亲戚诸侯州郡豪桀及考案吏,阿附相陷,坐死徙者以千数。

  注[一]占护犹守护也。
十五年,帝幸彭城,见许太后及英妻子于内殿,悲泣,感动左右。建初二年,肃宗封英子*[种]*楚侯*(种)*,五弟皆为列侯,并不得置相臣吏人。元和三年,许太后薨,复遣光禄大夫持节吊祠,因留护丧事,赙钱五百万。又遣谒者备王官属迎英丧,改葬彭城,加王赤绶羽盖华藻,如嗣王仪,[一]追爵,谥曰楚厉侯。章和元年,帝幸彭城,见英夫人及六子,厚加赠赐。

  注[一]续汉舆服志曰:“诸侯王赤绶四采,长二丈一尺。皇子安车,青盖金华藻。”
种后徙封六侯。[一]卒,子度嗣。度卒,子拘嗣,传国于后。

  注[一]六,县名,属庐江郡。
济南安王康,建武十五年封济南公,十七年进爵为王,二十八年就国。三十年,以平原之祝阿、安德、朝阳、平昌、隰阴、重丘六县益济南国。中元二年,封康子德为东武城侯。[一]

  注[一]东武城属清河郡,今贝州武城县是。
康在国不循法度,交通宾客。其后,人上书告康招来州郡奸猾渔阳颜忠、刘子产等,又多遗其缯帛,案图书,谋议不轨。事下考,有司举奏之,显宗以亲亲故,不忍穷竟其事,但削祝阿、隰阴、东朝阳、安德、西平昌五县。[一]

  注[一]东朝阳在今齐州临济县东。西平昌,今德州般县也。般音补满反。
建初八年,肃宗复还所削地,康遂多殖财货,大修宫室,奴婢至千四百人,厩马千二百匹,私田八百顷,奢侈恣欲,游观无节。永元初,国傅何敞上疏谏康曰:“盖闻诸侯之义,制节谨度,然后能保其社稷,和其民人。[一]大王以骨肉之亲,享食茅土,当施张政令,明其典法,出入进止,宜有期度,舆马台隶,应为科品。[二]而今奴婢厩马皆有千余,增无用之口,以自蚕食。[三]宫婢闭隔,失其天性,惑乱和气。又多起内第,触犯防禁,费以巨万,[四]而功犹未半。夫文繁者质荒,木胜者人亡,[五]皆非所以奉礼承上,传福无穷者也。故楚作章华以凶,[六]吴兴姑苏而灭,[七]景公千驷,民无称焉。[八]今数游诸第,晨夜无节,又非所以远防未然,临深履薄之法也。愿大王修恭俭,遵古制,省奴婢之口,减乘马之数,斥私田之富,节游观之宴,以礼起居,则敞乃敢安心自保。惟大王深虑愚言。”康素敬重敞,虽无所嫌啎,然终不能改。

  注[一]孝经诸侯章之义也。
注[二]台、隶贱职也,左氏传曰:“人有十等,王臣公,公臣卿,卿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皁,皁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也。
注[三]言如蚕之食,渐至衰尽也。
注[四]巨,大也。大万谓万万。
注[五]荒,废也。文彩繁多,则质以之废,土木增构,则人殚其力,故云人亡。
注[六]左氏传,楚灵王成章华之台,后卒被杀。杜预注云“台在今南郡华容县”也。
注[七]姑苏台一名姑胥台。越绝书曰:“胥门外有九曲路,阖庐以游姑苏之台,以望湖中。”顾夷*(吾)**[吴]*地记云:“横山北有小山,俗谓姑苏台。”在今苏州吴县西。阖庐后被越杀之。
注[八]论语:“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人无德而称焉。”千驷,四千匹。
立五十九年薨,子简王错嗣。[一]错为太子时,爱康鼓吹妓女宋闰,使医张尊招之不得,错怒,自以□刺杀尊。国相举奏,有诏勿案。永元十一年,封错弟七人为列侯。

  注[一]错音七故反。
错立六年薨,子孝王香嗣。永初二年,封香弟四人为列侯。香笃行,好经书。
初,叔父笃有罪不得封,西平昌侯昱坐法失侯,香乃上书分爵土封笃子丸、昱子嵩,皆为列侯。
香立二十年薨,无子,国绝。
永建元年,顺帝立错子阜阳侯显为嗣,是为厘王。立三年薨,子悼王广嗣。永建五年,封广弟文为乐城亭侯。
广立二十五年,永兴元年薨,无子,国除。
东平宪王苍,建武十五年封东平公,十七年进爵为王。
苍少好经书,雅有智思,为人美须□,要带八围,显宗甚爱重之。及即位,拜为骠骑将军,置长史掾史员四十人,位在三公上。[一]

  注[一]四府掾史皆无四十人,今特置以优之也。
永平元年,封苍子二人为县侯。二年,以东郡之寿张、须昌,山阳之南平阳、*(焒)**[橐]*、湖陵五县益东平国。[一]是时中兴三十余年,四方无虞,苍以天下化平,宜修礼乐,乃与公卿共议定南北郊冠冕车服制度,及光武庙登歌八佾舞数,语在礼乐、舆服志。[二]帝每巡狩,苍常留镇,侍韂皇太后。

  注[一]南平阳,县,故城今兖州邹县也。*(焒)**[橐]*,县,一名高平,故城在邹县西南。湖陵故城在今兖州防与县东南。
注[二]其志今亡。
四年春,车驾近出,观览城第,[一]寻闻当遂校猎河内,苍即上书谏曰:“臣闻时令,盛春农事,不聚觽兴功。[二]传曰:‘田猎不宿,食饮不享,出入不节,则木不曲直。’此失春令者也。[三]臣知车驾今出,事从约省,所过吏人讽诵甘棠之德。虽然,动不以礼,非所以示四方也。惟陛下因行田野,循视稼穑,消摇仿佯,弭节而旋。[四]至秋冬,乃振威灵,整法驾,备周韂,设羽旄。[五]  诗云:‘抑抑威仪,惟德之隅。’[六]臣不胜愤懑,伏自手书,乞诣行在所,极陈至诚。”帝览奏,即还宫。

  注[一]第,宅也。有甲乙之次,故曰第。
注[二]礼记月令曰“孟春之月,无聚大觽,无置城郭。仲春之月,无作大事,以防农事”也。
注[三]尚书五行传曰:“田猎不宿,饮食不享,出入不节,夺人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曲直。”郑玄注云:“木性或曲或直,人所用为器者也。无故生不畅茂,多有折槁,是为不曲直也。”前书音义曰:“不宿,不预戒日也。”
注[四]皆游散之意。诗曰:“于焉消摇。”左氏传曰:“横流而仿佯。”前书音义曰:“弭节犹按节也,言不尽意驰驱也。”
注[五]旄谓注旄于竿首。
注[六]诗大雅之文也。抑抑,密也。隅,廉也。言人审密于威仪抑抑然者,其德必严正,如宫室之制,内绳直则外有廉隅。
苍在朝数载,多所隆益,而自以至亲辅政,声望日重,意不自安,上疏归职曰:
“臣苍疲驽,特为陛下慈恩覆护,在家备教导之仁,升朝蒙爵命之首,制书曪美,班之四海,举负薪之才,升君子之器。[一]凡匹夫一介,尚不忘箪食之惠,[二]况臣居宰相之位,同气之亲哉!宜当暴骸膏野,为百僚先,而愚顽之质,加以固病,诚羞负乘,辱污辅将之位,将被诗人‘三百赤绂’之刺。[三]今方域晏然,要荒无儆,[四]将遵上德无为之时也,文官犹可并省,武职尤不宜建。
昔象封有鼻,不任以政,[五]诚由爱深,不忍扬其过恶。前事之不忘,来事之师也。自汉兴以来,宗室子弟无得在公卿位者。惟陛下审览虞帝优养母弟,遵承旧典,终卒厚恩。乞上骠骑将军印绶,退就蕃国,愿蒙哀怜。”帝优诏不听。
其后数陈乞,辞甚恳切。五年,乃许还国,而不听上将军印绶。以骠骑长史为东平太傅,掾为中大夫,令史为王家郎。[六]加赐钱五千万,布十万匹。

  注[一]负薪,喻小人也。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乘也者君子之器,以小人而乘君子之器,则盗思夺之矣。
注[二]箪,竹器也。圆曰箪,方曰笥。左氏传曰:“晋宣子田于首山,舍于翳桑,见灵辄饿,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问之,曰:‘宦三年矣,未知母之存否,请遗之。’使尽之,而为箪食*[与肉以]*与之。既而*(与)**[辄]*为公介*[士]*,倒戟以御公徒而免之。问何故,曰:‘翳桑之饿人也。’”注[三]赤绂,大夫之服也。诗曹风曰:“彼己之子,三百赤绂。”刺其无德居位者多也。
注[四]去王畿五百里曰甸服,又五百里曰侯服,又五百里曰绥服,又五百里要服,又五百里荒服。儆,备也,音警。
注[五]有鼻,国名,其地在今永州营道县北。史记曰舜弟象封于有鼻也。
注[六]汉官仪“将军掾属二十九人,中大夫无员,令史四十一人”也。
六年冬,帝幸鲁,征苍从还京师。明年,皇太后崩。既葬,苍乃归国,特赐宫人奴婢五百人,布二十五万匹,及珍宝服御器物。
十一年,苍与诸王朝京师。月余,还国。帝临送归宫,凄然怀思,乃遣使手诏国中傅曰:“辞别之后,独坐不乐,因就车归,伏轼而吟,瞻望永怀,实劳我心,诵及采菽,以增叹息。[一]日者问东平王处家何等最乐,王言为善最乐,其言甚大,副是要腹矣。今送列侯印十九枚,诸王子年五岁已上能趋拜者,皆令带之。”

  注[一]采菽,诗小雅之章也。其诗曰:“采菽采菽,筐之筥之,君子来朝,何锡与之?”毛苌注云:“菽所以芼大牢而待君子也。”
十五年春,行幸东平,赐苍钱千五百万,布四万匹。帝以所作光武本纪示苍,苍因上光武受命中兴颂。帝甚善之,以其文典雅,特令校书郎贾逵为之训诂。
肃宗即位,尊重恩礼踰于前世,诸王莫与为比。建初元年,地震,苍上便宜,其事留中。[一]帝报书曰:“丙寅所上便宜三事,朕亲自览读,反复数周,心开目明,旷然发蒙。[二]闲吏人奏事,亦有此言,但明智浅短,或谓傥是,复虑为非。
何者?灾异之降,缘政而见。今改元之后,年饥人流,此朕之不德感应所致。
又冬春旱甚,所被尤广,虽内用克责,而不知所定。得王深策,快然意解。诗不云乎:‘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我心则降。’[三]思惟嘉谋,以次奉行,冀蒙福应。彰报至德,特赐王钱五百万。”

  注[一]留禁中也。
注[二]韦昭注国语曰:“有眸子而无见曰蒙。”
注[三]诗国风也。忡忡犹冲冲。降,下也。
后帝欲为原陵、显节陵起县邑,苍闻之,遽上疏谏曰:“伏闻当为二陵起立郭邑,臣前颇谓道路之言,疑不审实,近令从官古霸问□阳主疾,[一]使还,乃知诏书已下。窃见光武皇帝躬履俭约之行,深鷪始终之分,勤勤恳恳,以葬制为言,故营建陵地,具称古典,诏曰‘无为山陵,陂池裁令流水而已’。孝明皇帝大孝无违,奉承贯行。[二]至于自所营创,尤为俭省,谦德之美,于斯为盛。[三]  臣愚以园邑之兴,始自强秦。古者丘陇且不欲其着明,[四]岂况筑郭邑,建都郛哉![五]上违先帝圣心,下造无益之功,虚费国用,动摇百姓,非所以致和气,祈丰年也。又以吉凶俗数言之,亦不欲无故缮修丘墓,有所兴起。考之古法则不合,稽之时宜则违人,求之吉凶复未见其福。陛下履有虞之至性,追祖祢之深思,然惧左右过议,以累圣心。臣苍诚伤二帝纯德之美,不畅于无穷也。惟蒙哀览。”
帝从而止。自是朝廷每有疑政,辄驿使谘问。苍悉心以对,皆见纳用。

  注[一]风俗通曰:“古姓,周有古公亶父,其后氏焉。”□阳主,光武女,窦固之妻也。
注[二]贯行谓一皆遵奉也。谷永曰“一以贯行,固执无违”也。
注[三]易曰:“谦德之柄。”
注[四]礼记曰:“古者墓而不坟。”故言不欲其着明。
注[五]谷梁传曰:“人之所聚曰都。”杜预注左传曰:“郛,郭也。”
三年,帝飨韂士于南宫,因从皇太后周行掖庭池阁,乃阅阴太后旧时器服,怆然动容,乃命留五时衣各一袭,[一]及常所御衣合五十箧,余悉分布诸王主及子孙在京师者各有差。特赐苍及琅邪王京书曰:“中大夫奉使,亲闻动静,嘉之何已!岁月骛过,山陵浸远,孤心凄怆,如何如何!闲飨韂士于南宫,因阅视旧时衣物,闻于师曰:‘其物存,其人亡,不言哀而哀自至。’信矣。惟王孝友之德,亦岂不然!今送光烈皇后假紒帛巾各一,[二]及衣一箧,可时奉瞻,以慰凯风寒泉之思,[三]又欲令后生子孙得见先后衣服之制。今鲁国孔氏,尚有仲尼车舆冠履,明德盛者光灵远也。[四]其光武皇帝器服,中元二年已赋诸国,故不复送。
并遗宛马一匹,血从前髆上小孔中出。常闻武帝歌天马,沾赤汗,今亲见其然也。[五]顷反虏尚屯,将帅在外,忧念遑遑,未有闲宁。[六]愿王宝精神,加供养。苦言至戒,望之如渴。”

  注[一]五时衣谓春青,夏朱,季夏黄,秋白,冬黑也。衣单复具曰袭。
注[二]周礼:“追师掌王后之首服为副编。”郑玄云:“副,妇人首服,三辅谓之假紒。”续汉书“帛”字作“皁”。
注[三]诗国风曰;“凯风,美孝子也。”“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寒泉在今濮州濮阳县。
注[四]孔子庙在鲁曲阜城中。伍缉之从征记曰:“鲁人藏孔子所乘车于庙中,是颜路所请者也。献帝时,庙遇火,烧之。”冠履解见钟离意传。
注[五]前书天马歌曰“太一况,天马下,沾赤汗,沫流赭”也。
注[六]闲音闲。
六年冬,苍上疏求朝。明年正月,帝许之。特赐装钱千五百万,其余诸王各千万。帝以苍冒涉寒露,遣谒者赐貂裘,[一]及太官食物珍果,使大鸿胪窦固持节郊迎。帝乃亲自循行邸第,豫设帷黙,其钱帛器物无不充备。下诏曰:“*[礼云]*伯父归宁乃国,[二]诗云叔父建尔元子,[三]敬之至也。昔萧相国加以不名,优忠贤也。[四]况兼亲尊者乎!其沛、济南、东平、中山四王,赞皆勿名。”
[五]苍既至,升殿乃拜,天子亲荅之。其后诸王入宫,辄以辇迎,至省合乃下。苍以受恩过礼,情不自宁,上疏辞曰:“臣闻贵有常尊,贱有等威,[六]  卑高列序,上下以理。陛下至德广施,慈爱骨肉,既赐奉朝请,咫尺天仪,而亲屈至尊,降礼下臣,每赐燕见,辄兴席改容,中宫亲拜,事过典故。臣惶怖战栗,诚不自安,每会见,踧踖无所措置。[七]此非所以章示髃下,安臣子也。”
帝省奏叹息,愈曪贵焉。旧典,诸王女皆封乡主,乃独封苍五女为县公主。

  注[一]说文曰:“貂,鼠属也,大而黄黑,出丁零国。”
注[二]仪礼曰“觐礼,诸侯至于郊,王使皮弁用璧劳,侯氏亦皮弁迎于帷门之外,再拜。天子赐舍,曰:‘赐伯父舍。’同姓西面,北上;异姓东面,北上。
侯氏裨冕,释币于祢,乘墨车,载龙旗、弧韣,乃朝以瑞玉,有缫。天子负斧扆,曰:‘伯父实来,余一人嘉之。’奉束帛匹马,卓上九马随之,奠币再拜。
侯氏降,天子辞于侯氏曰:‘伯父无事,归宁乃邦。’侯氏再拜稽首而出”也。
注[三]诗鲁颂之文也。叔父谓周公也。建元子谓封伯禽也。
注[四]见前书王莽传。
注[五]赞谓赞者不唱其名。
注[六]左传随武子之辞也。等威,威仪有等差也。
注[七]踧踖,谦让貌也。
三月,大鸿胪奏遣诸王归国,帝特留苍,赐以秘书、列僊图、道术秘方。至八月饮酎毕,[一]有司复奏遣苍,乃许之。手诏赐苍曰:“骨肉天性,诚不以远近为亲簄,然数见颜色,情重昔时。念王久劳,思得还休,欲署大鸿胪奏,不忍下笔,顾授小黄门,中心恋恋,恻然不能言。”[二]于是车驾祖送,流涕而诀。复赐乘舆服御,珍宝舆马,钱布以亿万计。

  注[一]饮酎,解见章纪。
注[二]大鸿胪奏王归国,小黄门受诏者。
苍还国,疾病,帝驰遣名医,小黄门侍疾,使者冠盖不绝于道。又置驿马千里,传问起居。明年正月薨,诏告中傅,封上苍自建武以来章奏及所作书、记、赋、颂、七言、别字、歌诗,并集览焉。遣大鸿胪持节,五官中郎将副监丧,及将作使者凡六人,令四姓小侯诸国王主悉会诣东平奔丧,赐钱前后一亿,布九万匹。及葬,策曰:“惟建初八年三月己卯,皇帝曰:咨王丕显,勤劳王室,亲受策命,昭于前世。出作蕃辅,克慎明德,率礼不越,[一]傅闻在下。[二]昊天不吊,不报上仁,俾屏余一人,夙夜杀杀,靡有所终。[三]今诏有司加赐鸾辂乘马,龙旗九旒,虎贲百人,奉送王行。匪我宪王,其孰离之![四]魂而有灵,保兹宠荣。呜呼哀哉!”

  注[一]率,循也。越,违也。
注[二]傅音敷。敷,布也。书曰:“克慎明德,敷闻在下。”
注[三]俾,使也。屏,蔽也。左氏传曰“昊天不吊,不慭遗老,俾屏余一人,杀杀余在疚”也。
注[四]离,被也。言非宪王谁更被蒙此恩也。
立四十五年,子怀王忠嗣。明年,帝乃分东平国封忠弟尚为任城王,余五人为列侯。
忠立*(十)*一年薨,子孝王敞嗣。元和三年,行东巡守,幸东平宫,帝追感念苍,谓其诸子曰:“思其人,至其乡;其处在,其人亡。”因泣下沾襟,遂幸苍陵,为陈虎贲、鸾辂、龙旗,以章显之,祠以太牢,亲拜祠坐,哭泣尽哀,赐御□于陵前。[一]初,苍归国,骠骑时吏丁牧、周栩以苍敬贤下士,不忍去之,遂为王家大夫,数十年事祖及孙。帝闻,皆引见于前,既愍其淹滞,且欲扬苍德美,即皆擢拜议郎。牧至齐相,栩上蔡令。永元十年,封苍孙梁为矜阳亭侯,敞弟六人为列侯。敞丧母至孝,国相陈珍上其行状。永宁元年,邓太后增邑五千户,又封苍孙二人为亭侯。

  注[一]陵在今郸州东峗山南。峗音鱼委反。
敞立四十八年薨,子顷王端嗣。立四十七年薨,子凯嗣;立四十一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论曰:孔子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若东平宪王,可谓好礼者也。若其辞至戚,去母后,岂欲苟立名行而忘亲遗义哉!盖位疑则隙生,累近则丧大,[一]斯盖明哲之所为叹息。呜呼!远隙以全忠,释累以成孝,夫岂宪王之志哉![二]东海恭王逊而知废,[三]“为吴太伯,不亦可乎”![四]

  注[一]忧累既近,所丧必大。
注[二]言其本志然也。
注[三]逊,让也。
注[四]左传*(曰)*晋大夫士蒍之辞也。吴太伯,周太王之长子,让其弟季历,因适吴、越采药,大王没而不反,事见史记也。
任城孝王尚,元和元年封,食任城、亢父、樊三县。[一]

  注[一]亢父、樊并属东平国。亢父故城在今兖州任城县南。樊故城在今瑕丘县西南也。
立十八年薨,子贞王安嗣。永元十四年,封母弟福为桃乡侯。永初四年,封福弟亢为当涂乡侯。安性轻易贪吝,数微服出入,游观国中,取官属车马刀□,下至韂士米肉,皆不与直。元初六年,国相行弘奏请废之。安帝不忍,以一岁租五分之一赎罪。
安立十九年薨,子节王崇嗣。顺帝时,羌虏数反,崇辄上钱帛佐边费。及帝崩,复上钱三百万助山陵用度,朝廷嘉而不受。立三十一年薨,无子,国绝。
延熹四年,桓帝立河闲孝王子*(恭为)*参户亭侯博为任城王,以奉其祀。[一]  博有孝行,丧母服制如礼,增封三千户。立十三年薨,无子,国绝。

  注[一]杜预注左传曰:“今丹水县北有三户亭。”故城在今邓州内乡县西南也。
熹平四年,灵帝复立河闲贞王*(逊)**[建]**[子]*新昌侯*(子)*佗为任城王,奉孝王后。立四十六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阜陵质王延,建武十五年封淮阳公,十七年进爵为王,二十八年就国。三十年,以汝南之长平、西华、新阳、扶乐四县益淮阳国。[一]

  注[一]长平故城在今陈州宛丘县西北,西华故城在今□水县西北,新阳故城在今豫州真阳西南,扶乐故城在今陈州太康县北也。
延性骄奢而遇下严烈。永平中,有上书告延与姬兄谢弇及姊馆陶主婿驸马都尉韩光招奸猾,作图谶,祠祭祝诅。事下案验,光、弇被杀,辞所连及,死徙者甚觽。有司奏请诛延。显宗以延罪薄于楚王英,故特加恩,徙为阜陵王,食二县。
延既徙封,数怀怨望。建初中,复有告延与子男鲂造逆谋者,有司奏请槛车征诣廷尉诏狱。肃宗下诏曰:“王前犯大逆,罪恶尤深,有同周之管、蔡,汉之淮南。[一]  经有正义,律有明刑。[二]先帝不忍亲亲之恩,枉屈大法,为王受愆,[三]髃下莫不惑焉。今王曾莫悔悟,悖心不移,逆谋内溃,自子鲂发,诚非本朝之所乐闻。朕恻然伤心,不忍致王于理,今贬爵为阜陵侯,食一县。获斯辜者,侯自取焉。于戏诫哉!”赦鲂等罪勿验,使谒者一人监护延国,不得与吏人通。

  注[一]淮南厉王长,高帝子,文帝时反,被迁于蜀而死也。
注[二]公羊传曰:“君亲无将,将而必诛。”前书曰:“大逆无道,父母、妻子、同产无少长皆弃市。”
注[三]愆,过也。反而不诛,先帝之过,故言为王受过也。
章和元年,行幸九江,赐延书与车驾会寿春。帝见延及妻子,愍然伤之,乃下诏曰:“昔周之爵封千有八百,而姬姓居半者,所以桢干王室也。朕南巡,望淮、海,意在阜陵,遂与侯相见。侯志意衰落,形体非故,瞻省怀感,以喜以悲。
今复侯为阜陵王,增封四县,并前为五县。”以阜陵下湿,徙都寿春,加赐钱千万,布万匹,安车一乘,夫人诸子赏赐各有差。明年入朝。
立五十一年薨,子殇王冲嗣。永元二年,下诏尽削除前班下延事。
冲立二年薨,无嗣。和帝复封冲兄鲂,是为顷王。永元八年,封鲂弟十二人为乡、亭侯。
鲂立三十年薨,子怀王恢嗣。延光三年,封恢兄弟五人为乡、亭侯。
恢立十年薨,子节王代嗣。阳嘉二年,封代兄便亲为勃□亭侯。
代立十四年薨,无子,国绝。
建和元年,桓帝立勃□亭侯便亲为恢嗣,是为恭王。立十三年薨,子孝王统嗣。
立八年薨,子王赦立;建安中薨,无子,国除。
广陵思王荆,建武十五年封山阳公,十七年进爵为王。
荆性刻急隐害,[一]有才能而喜文法。光武崩,大行在前殿,荆哭不哀,而作飞书,封以方底,[二]令苍头诈称东海王强舅大鸿胪郭况书与强曰:“君王无罪,猥被斥废,而兄弟至有束缚入牢狱者。太后失职,别守北宫,[三]及至年老,远斥居边,[四]海内深痛,观者鼻酸。及太后尸柩在堂,洛阳吏以次捕斩宾客,至有一家三尸伏堂者,痛甚矣!今天下有丧,弓弩张设甚备。闲梁松□虎贲史曰:‘吏以便宜见非,勿有所拘,[五]封侯难再得也。’郎官窃悲之,为王寒心累息。[六]今天下争欲思刻贼王以求功,宁有量邪!若归并二国之觽,可聚百万,君王为之主,鼓行无前,功易于太山破鸡子,轻于四马载鸿毛,此汤、武兵也。今年轩辕星有白气,星家及喜事者,[七]皆云白气者丧,轩辕女主之位。
又太白前出西方,至午兵当起。[八]又太子星色黑,至辰日辄变赤。[九]夫黑为病,赤为兵,王努力卒事。高祖起亭长,陛下兴白水,何况于王陛下长子,故副主哉!上以求天下事必举,下以雪除沉没之耻,报死母之雠。精诚所加,金石为开。[一0]当为秋霜,无为槛羊。[一一]虽欲为槛羊,又可得乎!窃见诸相工言王贵,天子法也。人主崩亡,闾阎之伍尚为盗贼,欲有所望,何况王邪!夫受命之君,天之所立,不可谋也。今新帝人之所置,强者为右。愿君王为高祖、陛下所志,[一二]无为扶苏、将闾叫呼天也。”[一三]强得书惶怖,即执其使,封书上之。

  注[一]隐害谓阴害于人也。
注[二]方底囊,所以盛书也。前书曰:“绿绨方底。”
注[三]太后,郭后也。职,常也。失其常位,别迁北宫。
注[四]封之于鲁。
注[五]以便宜之事而有非者,当即行之,勿拘常制也。
注[六]累息犹叠息也。
注[七]喜事犹好事也。喜音许气反。
注[八]*(鸿)**[洪]*范五行传曰:“太白,少阴之星,以己未为界,不得经天而行。太白经天而行为不臣。”今至午,是为经天也。
注[九]天官书曰“心前星,太子之位”也。
注[一0]韩诗外传曰:“昔者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以为伏虎,弯弓而射之,没金饮羽。下视,知其石也,因复射之,矢摧无迹。熊渠子见其诚心而金石为之开,而况人乎。”
注[一一]秋霜,肃杀于物。槛羊,受制于人。
注[一二]陛下即光武也。
注[一三]扶苏,秦始皇之太子。将闾,庶子也。扶苏以数谏始皇,使与蒙恬守北边。始皇死于沙丘,少子胡亥诈立,赐扶苏死。将闾昆弟三人囚于内宫。胡亥使谓将闾曰:“公子不臣,罪当死。”将闾乃仰天而大呼天者三,曰:“天乎!
吾无罪。”昆弟三人皆流涕,伏□自杀。事见史记。
显宗以荆母弟,秘其事,遣荆出止河南宫。时西羌反,荆不得志,冀天下因羌惊动有变,私迎能为星者与谋议。帝闻之,乃徙封荆广陵王,遣之国。其后荆复呼相工谓曰:“我貌类先帝。先帝三十得天下,我今亦三十,可起兵未?”相者诣吏告之,荆惶恐,自系狱。帝复加恩,不考极其事,下诏不得臣属吏人,唯食租如故,使相、中尉谨宿韂之。荆犹不改。其后使巫祭祀祝诅,有司举奏,请诛之,荆自杀。立二十九年死。帝怜伤之,赐谥曰思王。
十四年,封荆子元寿为广陵侯,服王玺绶,食荆故国六县;又封元寿弟三人为乡侯。明年,帝东巡狩,征元寿兄弟会东平宫,班赐御服器物,又取皇子舆马,悉以与之。建初七年,肃宗诏元寿兄弟与诸王俱朝京师。
元寿卒,子商嗣。商卒,子条嗣,传国于后。
临淮怀公衡,建武十五年立,未及进爵为王而薨,无子,国除。
中山简王焉,建武十五年封左*(冯)*翊公,十七年进爵为王。焉以郭太后少子故,独留京师。三十年,徙封中山王。永平二年冬,诸王来会辟雍,事毕归蕃,诏焉与俱就国,从以虎贲官骑。[一]焉上疏辞让,显宗报曰:“凡诸侯出境,必备左右,故夹谷之会,司马以从。[二]今五国各官骑百人,称娖前行,[三]皆北军胡骑,便兵善射,弓不空发,中必决眦。[四]夫有文事必有武备,所以重蕃职也。王其勿辞。”帝以焉郭太后偏爱,特加恩宠,独得往来京师。十五年,焉姬韩序有过,焉缢杀之,国相举奏,坐削安险县。[五]元和中,肃宗复以安险还中山。

  注[一]汉官仪:“驺骑,王家名官骑。”
注[二]谷梁传曰,公会齐侯于颊谷,齐人鼓噪,欲以执鲁君。孔子历阶而上,命司马止之。左氏传“颊谷”作“夹谷”。
注[三]娖音楚角反。称娖犹齐整也。行音胡郎反。
注[四]司马相如子虚之文。
注[五]安险属中山郡。
立五十二年,永元二年薨。自中兴至和帝时,皇子始封薨者,皆赙钱三千万,布三万匹;嗣王薨,赙钱千万﹑布万匹。是时窦太后临朝,窦宪兄弟□权,太后及宪等,东海出也,[一]故睦于焉而重于礼,加赙钱一亿。诏济南﹑东海二王皆会。大为修頉茔,开神道,[二]平夷吏人頉墓以千数,作者万余人。发常山﹑钜鹿﹑涿郡柏黄肠杂木,[三]三郡不能备,复调余州郡工徒及送致者数千人。凡征发摇动六州十八郡,制度余国莫及。

  注[一]尔雅曰“女子之子为出”也。
注[二]墓前开道,建石柱以为标,谓之神道。
注[三]黄肠,柏木黄心。
子夷王宪嗣。永元四年,封宪弟十一人为列侯。
宪立二十二年薨,子孝王弘嗣。永宁元年,封弘二弟为亭侯。
弘立二十八年薨,子穆王畅嗣。永和六年,封畅弟荆为南乡侯。
畅立三十四年薨,子节王稚嗣,无子,国除。
琅邪孝王京,建武十五年封琅邪公,十七年进爵为王。
京性恭孝,好经学,显宗尤爱幸,赏赐恩宠殊异,莫与为比。永平二年,以太山之盖﹑南武阳﹑华,[一]东莱之昌阳﹑卢乡﹑东牟六县益琅邪。[二]五年,乃就国。光烈皇后崩,帝悉以太后遗金宝财物赐京。京都莒,好修宫室,穷极伎巧,殿馆壁带皆饰以金银。[三]数上诗赋颂德,帝嘉美,下之史官。京国中有城阳景王祠,吏人奉祠。神数下言,宫中多不便利,京上书愿徙宫开阳,以华﹑盖﹑南武阳﹑厚丘﹑赣榆五县[四]易东海之开阳﹑临沂,肃宗许之。立三十一年薨,葬东海即丘广平亭,有诏割亭属开阳。[五]

  注[一]盖县故城在今沂州沂水县西北。南武阳县故城在今沂州费县西,又华县故城在费县东北也。
注[二]昌阳,今莱州县也,故城在今闻登县西南。卢乡故城今昌阳县西北。东牟故城在闻登县西北也。
注[三]壁带,壁中之横木也,以金银为釭,饰其上。
注[四]华县﹑盖县﹑南武阳属泰山郡,厚丘属东海郡,赣榆属琅邪郡。
注[五]开阳,县,属东海郡,故城在今沂州临沂县北。
子夷王宇嗣。建初七年,封宇弟十三人为列侯。元和元年,封孝王孙二人为列侯。
宇立二十年薨,子恭王寿嗣。永初元年,封寿弟八人为列侯。
立十七年薨,子贞王尊嗣。延光二年,封尊弟四人为乡侯。
尊立十八年薨,子安王据嗣。永和五年,封据弟三人为乡侯。
据立四十七年薨,子顺王容嗣。初平元年,遣弟邈至长安奉章贡献,帝以邈为九江太守,封阳都侯。[一]

  注[一]阳都,县,属城阳国,故城在今沂州承县南。承音常证反。
容立八年薨,国绝。
初,邈至长安,盛称东郡太守曹操忠诚于帝,操以此德于邈。建安十一年,复立容子熙为王。在位十一年,坐谋欲过江,被诛,国除。
赞曰:光武十子,胙土分王。沛献尊节,楚英流放。[一]延既怨诅,荆亦觖望。
济南阴谋,琅邪骄宕。中山﹑临淮,无闻夭丧。[二]东平好善,辞中委相。谦谦恭王,寔惟三让。

  注[一]尊音祖本反。礼记曰:“恭敬撙节。”郑玄注云:“撙,趋也。”
注[二]二王早终,名闻未着也。

校勘记

  一四二三页六行立母郭氏为*[皇]*后集解引沉钦韩说,谓案文少一“皇”字。
今据补。
一四二四页一二行使*(大)*司空持节护丧事据集解引钱大昕说删。按:袁纪作“司空鲂”,无“大”字。
一四二四页一四行比阳公主按:校补引柳从辰说,谓“比”读为“沘”。
一四二五页一二行强立十八年按:校补引柳从辰说,谓“八”疑“六”之斗。
黄山谓此从郭后十七年被废追数之,乃史之误。
一四二七页二行封右*(冯)*翊公刊误谓衍“冯”字。集解引钱大昕说,谓中山王焉传“封左冯翊公”,与此传同,皆衍文也。左翊﹑右翊盖取嘉名,非分冯翊地为左右。今据删。
一四二七页六行封辅子宝为沛侯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沛为王国之名,不应更有“沛侯”,疑字有斗。
一四二八页一一行欢喜大恩按:汲本﹑集解本“大”作“天”。
一四二八页一二行尚浮屠之仁祠按:通鉴“祠”作“慈”。
一四二九页一0行使伎人奴婢*(妓士)**[工技]*鼓吹悉从据汲本改。按:刊误谓“妓士”当作“工技”,梁节王传中亦有工技也。
一四三0页七行肃宗封英子*[种]*楚侯*(种)*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当云“封英子种楚侯”,传写颠倒耳。今据改。
一四三0页一一行青盖金华藻按:校补谓续志“藻”作“蚤”,蚤通爪,爪又通瑵,本谓车盖上琱饰彩藻,故又可作“藻”也。
一四三一页二行隰阴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本志及宗俱碑作“湿阴”,前书志作“漯阴”。又引钱大昕说,谓“隰”盖“漯”之斗。
一四三一页一二行惑乱和气按:汲本﹑殿本“惑”作“感”。
一四三二页一0行顾夷*(吾)**[吴]*地记云集解引惠栋说,谓此顾夷所撰吴地记也,“吴”讹“吾”。今据改。
一四三二页一三行鼓吹妓女宋闰按:“妓”字当作“伎”,各本皆未正。参阅梁冀传校记。
一四三二页一四行永元十一年封错弟七人为列侯按:汲本作“十二年”。
一四三三页七行要带八围汲本﹑殿本作“十围”。今按:御览三七一﹑三七八引,并作“八围”,疑作“十围”者误也。
一四三三页一0行山阳之南平阳*(焒)**[橐]*湖陵五县据殿本考证及集解引沉钦韩说改。注同。
一四三五页一四行宦三年矣按:“三”原斗“二”,径改正。
一四三五页一四行而为箪食*[与肉以]*与之据汲本﹑殿本补。
一四三五页一四行既而*(与)**[辄]*为公介*[士]*据汲本﹑殿本删补。
一四三七页四行快然意解按:校补引钱大昭说,谓“快”通鉴作“恢”,注云恢然犹廓然也。
一四三九页一四行*[礼云]*伯父归宁乃国据汲本补。按:殿本作“礼伯父归宁乃国”。刊误谓此语本出仪礼,既下文有“诗云”字,既此亦当有“礼云”字。
一四四0页四行乃独封苍五女为县公主按:袁纪云封女三人皆为公主。
一四四一页三行舆马按:校补引柳从辰说,谓东观记作“赜马”。
一四四一页九行惟建初八年三月己卯按:校补引钱大昭说,谓纪作“辛卯”。
一四四二页四行忠立*(十)*一年薨集解引洪颐餦说,谓宪王建初八年薨,忠即以是年嗣,章帝纪元和元年九月乙未东平王忠薨,忠立仅一年,“十”字衍。今据删。
一四四二页六行骠骑时吏殿本考证谓“时”字应从通鉴作“府”。今按:此谓苍为骠骑将军时之掾属,“时”字亦非斗,特通鉴改云“府吏”,较为明确耳。
一四四三页七行左传*(曰)*晋大夫士蒍之辞也“曰”字衍,各本皆未正,今删。
一四四四页一行桓帝立河闲孝王子*(恭为)*参户亭侯博为任城王刊误谓当作“桓帝立河闲孝王恭子参户亭侯博为任城王”。校补谓河闲孝王名开,不名恭,且谥以易名,诸王既称谥,即不必定着其名,“恭为”二字皆属误衍。今据校补说删。
一四四四页四行灵帝复立河闲贞王*(逊)**[建]**[子]*新昌侯*(子)*佗为任城王校补谓贞王名建,灵帝纪及河闲孝王传皆同,此作“逊”,误。又汲本﹑殿本“子”字在“新昌侯”上。今据改。
一四四七页一六行*(鸿)**[洪]*范五行传据汲本﹑殿本改。
一四四九页四行封左*(冯)*翊公刊误谓案光武纪封焉左翊公,与右翊相配。今按:此衍“冯”字,今删,参阅前“封右翊公”条校记。
一四四九页五行诸王来会辟雍按:“辟”原斗“璧”,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一四五0页九行尔雅曰女子之子为出也汲本﹑殿本“为”作“谓”。按:尔雅云“男子谓姊妹之子为出”。
一四五二页二行子贞王尊嗣按:集解引钱大昭说,谓纪“尊”作“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