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孝明八王列传》

  孝明皇帝九子:贾贵人生章帝;阴贵人生梁节王畅;余七王本书不载母氏。[一]

  注[一]本书谓东观记也。
千乘哀王建,永平三年封。明年薨。年少无子,国除。
陈敬王羡,永平三年封广平王。建初三年,有司奏遣羡与钜鹿王恭、乐成王党俱就国。肃宗性笃爱,不忍与诸王乖离,遂皆留京师。明年,案舆地图,令诸国户口皆等,租入岁各八千万。羡博涉经书,有威严,与诸儒讲论于白虎殿。
七年,帝以广平在北,多有边费,[一]  乃徙羡为西平王,[二]分汝南八县为国。及帝崩,遗诏徙封为陈王,食淮阳郡,其年就国。立三十七年薨,子思王钧嗣。

  注[一]广平,县,故城在今洺州永年县北。
注[二]西平,县,属汝南郡也。
钧立,多不法,遂行天子大射礼。[一]性隐贼,喜文法,国相二千石不与相得者,辄阴中之。憎怨敬王夫人李仪等,永元十一年,遂使客隗久[二]杀仪家属。
吏捕得久,系长平狱。[三]钧欲断绝辞语,复使结客篡杀久。事发觉,有司举奏,钧坐削西华、项、新阳三县。[四]十二年,封钧六弟为列侯。[五]后钧取掖庭出女李娆为小妻,[六]复坐削圉、宜禄、扶沟三县。[七]永初七年,封敬王孙安国为耕亭侯。

  注[一]天子将祭,择士而祭,谓之大射。大射之礼,张三侯,虎侯、熊侯、豹侯,示服猛也,皆以其皮方制之。乐用驺虞,九节。谢承书曰“陈国户曹史高慎谏国相曰:‘诸侯射豕,天子射熊,八彝六樽,礼数不同。昔季氏设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左传曰:“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奢僭之渐,不可听也。’于是谏争不合,为王所非,坐司寇罪”也。
注[二]“久”或作“文”。
注[三]长平,县,属陈国。
注[四]西华故城在今陈州□水县西北。项,今陈州项城县也。新阳故城在今豫州真阳县西南也。
注[五]伏侯古今注曰“番为阳都乡侯,千秋为新平侯,参为周亭侯,寿为乐阳亭侯,宝为博平侯,旦为高亭侯”也。
注[六]娆音宁了反。
注[七]圉、扶沟并属陈留都。宜禄属汝南郡。
钧立二十一年薨,子怀王竦嗣。立二年薨,无子,国绝。
永宁元年,立敬王子安寿亭侯崇为陈王,是为顷王。立五年薨,子孝王承嗣。
承薨,子愍王宠嗣。熹平二年,国相师迁追奏前相魏愔与宠共祭天神,希幸非冀,罪至不道。有司奏遣使者案验。是时新诛勃海王悝,[一]灵帝不忍复加法,诏槛车传送愔、迁诣北寺诏狱,使中常侍王酺[二]与尚书令、侍御史杂考。愔辞与王共祭黄老君,求长生福而已,无它冀幸。酺等奏愔职在匡正,而所为不端,迁诬告其王,罔以不道,皆诛死。有诏赦宠不案。

  注[一]灵帝熹平元年,悝被诬谋反自杀也。
注[二]华峤书及宦者传诸本并作“甫”,此云“酺”,未详孰是也。
宠善弩射,十发十中,中皆同处。[一]中平中,黄巾贼起,郡县皆□城走,宠有强弩数千张,出军都亭。[二]国人素闻王善射,不敢反叛,故陈独得完,百姓归之者觽十余万人。及献帝初,义兵起,宠率觽屯阳夏,[三]自称辅汉大将军。国相会稽骆俊素有威恩,时天下饥荒,邻郡人多归就之,俊倾资赈赡,并得全活。后袁术求粮于陈而俊拒绝之,术忿恚,遣客诈杀俊及宠,陈由是破败。[四]

  注[一]华峤书曰:“宠射,其秘法以天覆地载,参连为奇。又有三微﹑三小。三微为经,三小为纬,经纬相将,万胜之方,然要在机牙。”
注[二]置军营于国之都亭也。
注[三]县名,属淮阳国。夏音公雅反。
注[四]谢承书曰:“俊字孝远,乌伤人。察孝廉,补尚书侍郎,擢拜陈国相。人有产子,厚致米肉,达府主意,生男女者,以骆为名。袁术使部曲将张闿阳私行到陈,之俊所,俊往从饮酒,因诈杀俊,一郡吏人哀号如丧父母。”
是时诸国无复租禄,而数见虏夺,并日而食,转死沟壑者甚觽。夫人姬妾多为丹*(阳)**[陵]*兵乌桓所略云。
彭城靖王恭,永平九年赐号灵寿王。[一]十五年,封为钜鹿王。建初三年,徙封江陵王,改南郡为国。元和二年,三公上言江陵在京师正南,不可以封,乃徙为六安王,以庐江郡为国。肃宗崩,遗诏徙封彭城王,食楚郡,其年就国。
恭敦厚威重,举动有节度,吏人敬爱之。永初六年,封恭子阿奴为竹邑侯。[二]

  注[一]取其美名也,下重熹王亦同。东观记曰“赐号,未有国邑”也。
注[二]竹邑,县,属沛郡,故城在今徐州符离县也。“竹邑”或为“邕”字,转写误也。
元初三年,恭以事怒子酺,酺自杀。[一]国相赵牧以状上,因诬奏恭祠祀恶言,大逆不道。有司奏请诛之。恭上书自讼。朝廷以其素着行义,令考实,无征,牧坐下狱,会赦免死。[二]

  注[一]东观记曰:“恭子男丁前*[妻]*物故,酺侮慢丁小妻,恭怒,闭酺马厩,酺亡,夜诣彭城县欲上书,恭遣从官仓头晓令归,数责之,乃自杀也。”
注[二]决录注曰:“牧字仲师,长安人。少知名,以公正称。修春秋,事乐恢。
恢以直谏死,牧为陈冤得申。高第为侍御史﹑会稽太守,皆有称绩。及诬奏恭,安帝疑其侵,乃遣御史母丘歆覆案其事实,下牧廷尉,会赦不诛,终于家。”
恭立四十六年薨,子考王道嗣。元初五年,封道弟三人为乡侯,[一]恭孙顺为东安亭侯。

  注[一]东观记曰:“丙为都乡侯,国为安乡侯,丁为鲁阳乡侯。”
道立二十八年薨,子顷王定嗣。本初元年,封定兄弟九人皆为亭侯。[一]

  注[一]东观记曰“定兄据卞亭侯,弟光昭阳亭侯,固公梁亭侯,兴蒲亭侯,延昌城亭侯,祀梁父亭侯,坚西安亭侯,代林亭侯”也。
定立四年薨,子孝王和嗣。和性至孝,太夫人薨,行丧陵次,毁胔过礼。傅相以闻。桓帝诏使奉牛酒迎王还宫。和敬贤乐施,国中爱之。初平中,天下大乱,和为贼昌务所攻,避奔东阿,后得还国。
立六十四年薨,孙祗嗣。立七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乐成靖王党,永平九年赐号重熹王,十五年封乐成王。党聪惠,善史书,喜正文字。与肃宗同年,尤相亲爱。建初四年,以清河之游﹑观津,勃海之东光﹑成平,涿郡之中水﹑饶阳﹑安平﹑南深泽八县益乐成国。[一]及帝崩,其年就国。党急刻不遵法度。旧禁宫人出嫁,不得适诸国。有故掖庭技人哀置,嫁为男子章初妻,[二]党召哀置入宫与通,初欲上书告之,党恐惧,乃密赂哀置姊焦使杀初。事发觉,党乃缢杀内侍三人,以绝口语。又取故中山简王傅婢李羽生为小妻。永元七年,国相举奏之。和帝诏削东光﹑鄡二县。[三]

  注[一]前书及郡国志清河无游县。观津故城在今德州蓨县东北,东光在沧州东光县南,成平在景城县南,中水在今瀛州乐寿县西北,南深泽在今定州深泽县东也。
注[二]哀,姓;置,名也。称男子者,无官爵也。
注[三]鄡县属钜鹿郡。鄡音羌尧反。
立二十五年薨,子哀王崇嗣。立二月薨,无子,国绝。
明年,和帝立崇兄修侯巡为乐成王,是为厘王。[一]立十五年薨,子隐王宾嗣。
立八年薨,无子,国绝。

  注[一]修县*(及)**[即]*条县,*(皆)*属勃海。条字或作“修”。
明年,复立济北惠王子苌为乐成王后。苌到国数月,骄淫不法,愆过累积,冀州刺史与国相举奏苌罪至不道。安帝诏曰:“苌有腼其面,而放逸其心。[一]知陵庙至重,承继有礼,不惟致敬之节,肃穆之慎,乃敢擅损牺牲,不备苾芬。[二]  慢易大姬,不震厥教。[三]出入颠覆,风淫于家,娉取人妻,馈遗婢妾。殴击吏人,专己凶暴。愆罪莫大,甚可耻也。朕览八辟之议,不忍致之于理。[四]  其贬苌爵为临湖侯。[五]朕无‘则哲’之明,致简统失序,罔以尉承大姬,增怀永叹。”[六]

  注[一]腼,姡也。言面姡然无媿。姡音胡八反。
注[二]诗小雅曰:“苾苾芬芬,祀事孔明。”
注[三]大姬即苌所继之母。震,惧也。
注[四]周礼司寇:“以八辟丽邦法:一曰议亲之辟,二曰议故之辟,三曰议贤之辟,四曰议能之辟,五曰议功之辟,六曰议贵之辟,七曰议勤之辟,八曰议宾之辟。”
注[五]临湖属庐江郡。
注[六]袁宏纪曰:“尚书侍郎冷宏议,以为自非圣人,不能无过,故王太子生,为立贤师傅以训导之。是以目不见恶,耳不闻非,能保其社稷,高明令终。苌少长藩国,内无过庭之训,外无师傅之道,血气方刚,卒受荣爵,几微生过,遂陷不义。臣闻周官议亲,憃愚见赦。苌不杀无辜,以谴呵为非,无赫赫大恶,可裁削夺损其租赋,令得改过自新,革心向道。”案黄香集,香与宏共奏,此香之辞也。
延光元年,以河闲孝王子得嗣靖王后。以乐成比废绝,故改国曰安平,是为安平孝王。
立三十年薨,子续立。中平元年,黄巾贼起,为所劫质,囚于广宗。[一]贼平复国。其年秋,坐不道被诛。立三十四年,国除。

  注[一]今贝州宗城县也,随室讳改焉。
下邳惠王衍,永平十五年封。衍有容貌,肃宗即位,常在左右。建初初冠,诏赐衍师傅已下官属金帛各有差。四年,以临淮郡及九江之钟离﹑当涂﹑东城﹑历阳﹑全椒合十七县益下邳国。[一]帝崩,其年就国。衍后病荒忽,而太子卬有罪废,诸姬争欲立子为嗣,连上书相告言。和帝怜之,使彭城靖王恭至下邳正其嫡庶,立子成为太子。[二]

  注[一]钟离在今豪州钟离县东。当涂在县西南。东城在定远县东南。历阳,和州县也。全椒,今滁州县也。
注[二]东观记载赐恭诏曰:“皇帝问彭城王始夏无恙。盖闻尧亲九族,万国协和,书典之所美也。下邳王被病沉滞之疾,昏乱不明,家用不宁,姬妾适庶,诸子分争,纷纷至今。前太子卬顽凶失道,陷于大辟,是后诸子更相诬告,迄今适嗣未知所定,朕甚伤之。惟王与下邳王恩义至亲,正此国嗣,非王而谁?礼重适庶之序,春秋之义大居正。孔子曰:‘惟仁者能好人,能恶人。’贵仁者所好恶得其中也。太子国之储嗣,可不慎欤!王其差次下邳诸子可为太子者上名,将及景风拜授印绶焉。”
衍立五十四年薨,子贞王成嗣。永建元年,封成兄二人及惠王孙二人皆为列侯。
成立二年薨,子愍王意嗣。阳嘉元年,封意弟八人为乡﹑亭侯。中平元年,意遭黄巾,□国走。贼平复国,数月薨。立五十七年,年九十。
子哀王宜嗣,数月薨,无子,建安十一年国除。
梁节王畅,永平十五年封为汝南王。母阴贵人有宠,畅尤被爱幸,国土租入倍于诸国。肃宗立,缘先帝之意,赏赐恩宠甚笃。建初二年,封畅舅阴棠为西陵侯。[一]四年,徙为梁王,以陈留之郾﹑宁陵,济阴之薄﹑单父﹑己氏﹑成武,凡六县,益梁国。[二]帝崩,其年就国。

  注[一]西陵,县,属江夏郡。
注[二]覸,今许州郾陵县也。宁陵,今宋州县也。薄故城在今曹州考城县东北。
单父,今宋州县也。己氏,今宋州楚丘县也。成武,今曹州县也。
畅性聪惠,然少贵骄,颇不遵法度。归国后,数有恶梦,从官卞忌自言能使六丁,善占梦,[一]畅数使卜筮。又畅乳母王礼等,因此自言能见鬼神事,遂共占气,祠祭求福。忌等谄媚,云神言王当为天子。畅心喜,与相应荅。永元五年,豫州刺史梁相举奏畅不道,考讯,辞不服。有司请征畅诣廷尉诏狱,和帝不许。有司重奏除畅国,徙九真,帝不忍,但削成武﹑单父二县。畅臱惧,上疏辞谢曰:“臣天性狂愚,生在深宫,长养傅母之手,信惑左右之言。及至归国,不知防禁。从官侍史利臣财物,荧惑臣畅。臣畅无所昭见,与相然诺,不自知陷死罪,以至考案。肌栗心悸,自悔无所复及。自谓当实时伏显诛,魂魄去身,分归黄泉。不意陛下圣德,枉法曲平,不听有司,[二]横贷赦臣。战栗连月,未敢自安。上念以负先帝而令陛下为臣收污天下,[三]诚无气以息,筋骨不相连。臣畅知大贷不可再得,自誓束身约妻子,不敢复出入失绳墨,不敢复有所横费。租入有余,乞裁食睢阳﹑谷孰﹑虞﹑蒙﹑宁陵五县,还余所食四县。臣畅小妻三十七人,其无子者愿还本家。自选择谨□奴婢二百人,其余所受虎贲﹑官骑及诸工技﹑鼓吹﹑仓头﹑奴婢﹑兵弩﹑厩马皆上还本署。臣畅以骨肉近亲,乱圣化,污清流,既得生活,诚无心面目以凶恶复居大宫,食大国,张官属,藏什物。愿陛下加大恩,开臣自悔之门,假臣小善之路,令天下知臣蒙恩,得去死就生,颇能自悔。臣以公卿所奏臣罪恶诏书常置于前,昼夜诵读。臣小人,贪见明时,不能实时自引,惟陛下哀臣,令得喘息漏刻。若不听许,臣实无颜以久生,下入黄泉,无以见先帝。此诚臣至心。臣欲多还所受,恐天恩不听许,节量所留,于臣畅饶足。”诏报曰:“朕惟王至亲之属,淳淑之美,傅相不良,不能防邪,至令有司纷纷有言。今王深思悔过,端自克责,朕恻然伤之。志匪由*(于)**[王]*,咎在彼小子。[四]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王其安心静意,茂率休德。易不云乎:‘一谦而四益。小有言,终吉。’[五]强食自爱。”畅固让,章数上,卒不许。

  注[一]六丁谓六甲中丁神也。若甲子旬中,则丁卯为神,甲寅旬中,则丁巳为神之类也。役使之法,先斋戒,然后其神至,可使致远方物及知吉凶也。
注[二]曲平,曲法申恩,平处其罪。
注[三]污,恶也。天下以帝赦王为恶,故言收恶天下也。
注[四]谓由卞忌及王礼等也。
注[五]易谦卦曰:“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为谦是一,而天地神人皆益之,故曰“一谦而四益”。讼卦初六曰:“小有言,终吉。”言王虽小有讼言,而终吉也。
立二十七年薨,子恭王坚嗣。永元十六年,封坚弟二人为乡﹑亭侯。
坚立二十六年薨,子怀王匡嗣。永建二年,封匡兄弟七人为乡﹑亭侯。
匡立十一年薨,无子,顺帝封匡弟孝阳亭侯成为梁王,是为夷王。
立二十九年薨,子敬王元嗣。
立十六年薨,子弥嗣。立四十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淮阳顷王□,永平*[十]*五年封常山王,建初四年,徙为淮阳王,以汝南之新安﹑西华益淮阳国。
立十六年薨,未及立嗣,永元二年,和帝立□小子侧复为常山王,奉□后,是为殇王。
立十三年薨,父子皆未之国,并葬京师。侧无子,其月立兄防子侯章为常山王。
和帝怜章早孤,数加赏赐。延平元年就国。
立二十五年薨,是为靖王。子顷王仪嗣。永建二年,封仪兄二人为亭侯。
仪立十七年薨,子节王豹嗣。*(永)**[元]*嘉元年,封豹兄四人为亭侯。
豹立八年薨,子暠嗣。三十二年,遭黄巾贼,□国走,建安十一年国除。
济阴悼王长,永平十五年封。建初四年,以东郡之离狐﹑陈留之长垣益济阴国。
立十三年,薨于京师,无子,国除。
论曰:晏子称“夫人生厚而用利,于是乎正德以幅之,谓之幅利”。言人情须节以正其德,亦由布帛须幅以成其度焉。[一]明帝封诸子,租岁不过二千万,马后为言而不得也。[二]贤哉!岂徒俭约而已乎!知骄贵之无猒,嗜欲之难极也,故东京诸侯鲜有至于祸败者也。

  注[一]左传云,齐景公与晏子邶殿之邑六十,晏子不受,曰:“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为之度使无迁也。夫人生厚而用利,于是正德以幅之,谓之幅利。过则为败,吾不敢贪多,所谓幅也。”
注[二]东观明纪曰:“皇子之封,皆减旧制。尝案舆地图,皇后在傍,言钜鹿﹑乐成﹑广平各数县,租谷百万,帝令满二千万止。诸小王皆当略与楚﹑淮阳相比,什减三四。‘我子不当与先帝子等’者也。”
赞曰:孝明传胤,维城八国。陈敬严重,彭城厚德。下邳婴痾,梁节邪惑。三藩夙龄,[一]党惟荒忒。

  注[一]谓千乘﹑淮阳﹑济阴并早殁也。

校勘记

  一六六七页四行本书谓东观记也按:“东”原斗“云”,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一六六七页八行与诸儒讲论于白虎殿按:张森楷校勘记谓何焯云“殿”疑作“观”。
一六七0页八行多为丹*(阳)**[陵]*兵据汲本、殿本改。按:殿本考证谓“陵”监本误作“阳”,今改正。
一六七一页五行恭子男丁前*[妻]*物故按:王先谦谓今本东观记“前”下有“妻”字,是也。下又引东观记,云丁为鲁阳乡侯,则是丁未物故,而物故者乃其妻也。今据补。
一六七一页一二行封定兄弟九人皆为亭侯按:校补引钱大昭说,谓据东观记当作“兄弟八人”。
一六七二页七行嫁为男子章初妻按:“初”原斗“诸”,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一六七三页四行修县*(及)**[即]*条县*(皆)*属勃海集解引沉钦韩说,谓注“及”当为“即”,又衍一“皆”字。今按:汉书地理志作“修”,景帝纪、周亚夫传作“条”,师古曰“修音条”,是修县即条县也,沉说是,今据改。
一六七三页八行殴击吏人按:“殴”原斗“驱”,径据集解本改正。
一六七四页二行尚书侍郎冷宏按:汲本“冷”作“泠”。
一六七四页七行子续立按:汲本“续”作“绩”。
一六七四页一四行在今豪州按:殿本“豪”作“濠”。
一六七六页一行覸今许州郾陵县也按:“覸”汲本作“鄢”,殿本作“郾”。集解引惠栋说,谓正文之“郾”,亦当依注作“鄢”。又引钱大昕说,谓郡国志“郾”作“覸”,此字亦误,当为“鄢”。校补谓案光武纪“三月,光武别与诸将徇昆阳、定陵、郾,皆下之”。彼注云“郾,今豫州郾城县也”。章怀既释郾为豫州之郾城,则此云许州郾陵,当然是“鄢”非“郾”,不独殿本注作“郾”误,各本正文作“郾”皆误矣。惟“鄢”之作“覸”,似不应遽指为误。鄢陵前、续志均属颍川郡,鄢前志属陈留郡,续志属梁国,字则前志均作“傿”,续志均作“覸”,更无作“鄢”者,如以为误,则前志亦误矣。
一六七六页一一行而令陛下为臣收污天下按:集解引顾炎武说,谓“收污”袁宏纪作“收耻”,通鉴作“受污”。
一六七六页一五行诚无心面目以凶恶复居大宫按:集解引苏舆说,谓“心”字疑衍。
一六七七页一行假臣小善之路殿本“小”作“迁”。今按:袁纪亦作“小”。
一六七七页五行志匪由*(于)**[王]*咎在彼小子校补引柳从辰说,谓“于”字系“王”字之斗,“咎”字属下读。又谓“于”当作“王”,钱大昭已有是说。
今据改。
一六七八页五行永平*[十]*五年封常山王校补引钱大昭说,谓“五年”当作“十五年”,脱“十”字。今据补。
一六七八页五行以汝南之新安西华益淮阳国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汝南郡无新安县,疑“新阳”之斗。
一六七八页一一行*(永)**[元]*嘉元年据集解引钱大昕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