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西域传》

  武帝时,西域内属,有三十六国。汉为置使者、校尉领护之。[一]宣帝改曰都护。[二]元帝又置戊己二校尉,屯田于车师前王庭。[三]哀平闲,自相分割为五十五国。王莽篡位,贬易侯王,由是西域怨叛,[四]与中国遂绝,并复役属匈奴。匈奴敛税重刻,诸国不堪命,建武中,皆遣使求内属,愿请都护。光武以天下初定,未遑外事,竟不许之。会匈奴衰弱,莎车王贤诛灭诸国,贤死之后,遂更相攻伐。小宛、精绝、戎庐、且末为鄯善所并。[五]渠勒、皮山为于窴所统,悉有其地。郁立、单桓、孤胡、乌贪訾离为车师所灭。后其国并复立。
永平中,北虏乃胁诸国共寇河西郡县,城门昼闭。十六年,明帝乃命将帅,北征匈奴,取伊吾卢地,[六]置宜禾都尉以屯田,遂通西域,于窴诸国皆遣子入侍。西域自绝六十五载,乃复通焉。明年,始置都护、戊己校尉。及明帝崩,焉耆、龟兹[七]攻没都护陈睦,悉覆其觽,匈奴、车师围戊己校尉。建初元年春,酒泉太守段彭大破车师于交河城。章帝不欲疲敝中国以事夷狄,乃迎还戊己校尉,不复遣都护。二年,复罢屯田伊吾,匈奴因遣兵守伊吾地。时军司马班超留于窴,绥集诸国。和帝永元元年,大将军窦宪大破匈奴。二年,宪因遣副校尉阎盘将二千余骑掩击伊吾,破之。三年,班超遂定西域,因以超为都护,居龟兹。复置戊己校尉,领兵五百人,居车师前部高昌壁,又置戊部候,居车师后部候城,相去五百里。六年,班超复击破焉耆,于是五十余国悉纳质内属。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濒四万里外,皆重译贡献。
九年,班超遣掾甘英穷临西海而还。[八]皆前世所不至,山经所未详,莫不备其风土,传其珍怪焉。于是远国蒙奇、兜勒皆来归服,遣使贡献。

  注[一]前书曰,自李广利征讨大宛之后,屯田渠儣,置使者领护营田,以供使外国也。
注[二]宣帝时,郑吉以侍郎田渠儣,发兵攻车师,迁韂司马,使护鄯善以西南道。其后匈奴日逐王降吉,汉以吉前破车师,后降日逐,遂并令护车师以西北道,号曰都护。都护之置,始自于吉也。
注[三]汉官仪曰:“戊己中央,镇覆四方,又开渠播种,以为厌胜,故称戊己焉。”
车师有前王、后王国也。
注[四]前书曰,莽即位,改匈奴单于印玺为章,和亲遂绝,西域亦瓦解焉。
注[五]且音子余反。
注[六]在今伊州伊吾县也。
注[七]龟兹读曰丘慈,下并同。
注[八]续汉书“甘英”作“甘菟”。
及孝和晏驾,西域背畔。安帝永初元年,频攻围都护任尚、段禧等,[一]朝廷以其险远,难相应赴,诏罢都护。自此遂□西域。北匈奴即复收属诸国,共为边寇十余岁。敦煌太守曹宗患其暴害,元初六年,乃上遣行长史索班,将千余人屯伊吾以招抚之,于是车师前王及鄯善王来降。数月,北匈奴复率车师后部王共攻没班等,遂击走其前王。鄯善逼急,求救于曹宗,宗因此请出兵击匈奴,报索班之耻,复欲进取西域。邓太后不许,但令置护西域副校尉,居敦煌,复部营兵三百人,羁縻而已。其后北虏连与车师入寇河西,朝廷不能禁,议者因欲闭玉门、阳关,以绝其患。[二]

  注[一]禧音喜基反。
注[二]玉门、阳关,二关名也,在敦煌西界。
延光二年,敦煌太守张珰上书陈三策,以为“北虏呼衍王常展转蒲类、秦海之闲,[一]专制西域,共为寇钞。今以酒泉属国吏士二千余人集昆仑塞,[二]先击呼衍王,绝其根本,因发鄯善兵五千人胁车师后部,此上计也。若不能出兵,可置军司马,将士五百人,四郡供其儣牛、谷食,出据柳中,此中计也。[三]  如又不能,则宜□交河城,收鄯善等悉使入塞,此下计也”。朝廷下其议。尚书陈忠上疏曰:“臣闻八蛮之寇,莫甚北虏。汉兴,高祖窘平城之围,太宗屈供奉之耻。[四]故孝武愤怒,深惟久长之计,命遣虎臣,浮河绝漠,穷破虏庭。[五]  当斯之役,黔首陨于狼望之北,财币縻于卢山之壑,[六]府库单竭,杼柚空虚,筭至舟车,赀及六畜。[七]夫岂不怀,虑久故也。[八]遂开河西四郡,以隔绝南羌,[九]收三十六国,断匈奴右臂。是以单于孤特,鼠窜远藏。至于宣、元之世,遂备蕃臣,[一0]关徼不闭,羽檄不行。由此察之,戎狄可以威服,难以化狎。西域内附日久,区区东望扣关者数矣,此其不乐匈奴慕汉之效也。今北虏已破车师,埶必南攻鄯善,□而不救,则诸国从矣。若然,则虏财贿益增,胆埶益殖,[一一]威临南羌,与之交连。如此,河西四郡危矣。河西既危,不得不救,则百倍之役兴,不訾之费发矣。议者但念西域绝远,恤之烦费,不见先世苦心勤劳之意也。方今边境守御之具不精,内郡武韂之备不修,敦煌孤危,远来告急,复不辅助,内无以慰劳吏民,外无以威示百蛮。蹙国减土,经有明诫。[一二]臣以为敦煌宜置校尉,案旧增四郡屯兵,以西抚诸国。庶足折冲万里,震怖匈奴。”[一三]帝纳之,乃以班勇[一四]为西域长史,将□刑士五百人,西屯柳中。勇遂破平车师。自建武至于延光,西域三绝三通。顺帝永建二年,勇复击降焉耆。于是龟兹、疏勒、于窴、莎车等十七国皆来服从,而乌孙、鳂领已西遂绝。六年,帝以伊吾旧膏腴之地,傍近西域,匈奴资之,以为钞暴,复令开设屯田如永元时事,置伊吾司马一人。自阳嘉以后,朝威稍损,诸国骄放,转相陵伐。元嘉二年,长史王敬为于窴所没。永兴元年,车师后王复反攻屯营。虽有降首,[一五]曾莫惩革,自此浸以疏慢矣。班固记诸国风土人俗,皆已详备前书。今撰建武以后其事异于先者,以为西域传,皆安帝末班勇所记云。

  注[一]大秦国在西海西,故曰秦海也。
注[二]前书敦煌郡广至县有昆仑障也,宜禾都尉居也。广至故城在今瓜州常乐县东。
注[三]武帝初置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列四郡,据两关焉。柳中,今西州县也。
注[四]窘,困也。高帝自击匈奴至平城,为冒顿单于围于白登,七日乃得解。
太宗,文帝也。贾谊上疏曰:“匈奴嫚侮侵掠,而汉岁致金絮缯彩以奉之。夷狄征令,*[是]*人主之操。天子供贡,是臣下之礼。”故云耻也。
注[五]沙土曰漠,直度曰绝也。
注[六]狼望,匈奴中地名也。前书杨雄曰:“前代岂乐无量之费,快心于狼望之北,填卢山之壑,而不悔也。”
注[七]武帝时国用不足,筭至车舟,租及六畜,言皆计其所得以出筭。轺车一筭,商贾车二筭,船五丈以上一筭。六畜无文。以此言之,无物不筭。
注[八]怀,思也。
注[九]前书云起敦煌、酒泉、张掖,以隔婼羌,裂匈奴之右臂也。
注[一0]宣帝、元帝时,呼韩邪单于数入朝,称臣奉贡。
注[一一]殖,生也。
注[一二]毛诗曰“昔先王受命,有如邵公,且辟国百里,今也日蹙国百里”也。
注[一三]淮南子曰“修政于庙堂之上,而折冲千里之外”也。
注[一四]班勇,班超之子。
注[一五]首犹服也,音式救反。
西域内属诸国,东西六千余里,南北千余里,东极玉门﹑阳关,西至鳂领。其东北与匈奴﹑乌孙相接。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其南山东出金城,与汉南山属焉。其河有两源,一出鳂领东流,[一]一出于窴南山下北流,与鳂领河合,东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盐泽,去玉门三百余里。

  注[一]鳂领,山名也。西河旧事云:“其山高大,生鳂,故名。”
自敦煌西出玉门﹑阳关,涉鄯善,北通伊吾千余里,自伊吾北通车师前部高昌壁千二百里,自高昌壁北通后部金满城五百里。此其西域之门户也,故戊己校尉更互屯焉。伊吾地宜五谷﹑桑麻﹑蒲萄。其北又有柳中,皆膏腴之地。故汉常与匈奴争车师﹑伊吾,以制西域焉。
自鄯善踰鳂领出西诸国,有两道。傍南山北,陂河西行[一]至莎车,为南道。
南道西踰鳂领,则出大月氏﹑安息之国也。自车师前王庭随北山,陂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踰鳂领,出大宛﹑康居﹑奄蔡焉*(耆)*。

  注[一]循河曰陂,音彼义反。次下亦同。史记曰:“陂山信道。”
出玉门,经鄯善、且末、精绝三千余里至拘弥。
拘弥国居宁弥城,去长史所居柳中四千九百里,[一]去洛阳万二千八百里。领户二千一百七十三,口七千二百五十一,胜兵千七百六十人。

  注[一]续汉书曰:“宁弥国王本名拘弥。”
顺帝永建四年,于窴王放前杀拘弥王兴,自立其子为拘弥王,而遣使者贡献于汉。敦煌太守徐由上求讨之,帝赦于窴罪,令归拘弥国,放前不肯。阳嘉元年,徐由遣疏勒王臣盘发二万人击于窴,破之,斩首数百级,放兵大掠,更立兴宗人成国为拘弥王而还。至灵帝熹平四年,于窴王安国攻拘弥,大破之,杀其王,死者甚觽,戊己校尉、西域长史各发兵辅立拘弥侍子定兴为王。时人觽裁有千口。其国西接于窴三百九十里。
于窴国居西城,去长史所居五千三百里,去洛阳万一千七百里。领户三万二千,口八万三千,胜兵三万余人。
建武末,莎车王贤强盛,攻并于窴,徙其王俞林为骊归王。明帝永平中,于窴将休莫霸反莎车,自立为于窴王。休莫霸死,兄子广德立,后遂灭莎车,其国转盛。从精绝西北至疏勒十三国皆服从。而鄯善王亦始强盛。自是南道自鳂领以东,唯此二国为大。
顺帝永建六年,于窴王放前遣侍子诣阙贡献。元嘉元年,长史赵评在于窴病痈死,评子迎丧,道经拘弥。拘弥王成国与于窴王建素有隙,乃语评子云:“于窴王令胡医持毒药着创中,故致死耳。”评子信之,还入塞,以告敦煌太守马达。
明年,以王敬代为长史,达令敬隐核其事。敬先过拘弥,成国复说云:“于窴国人欲以我为王,今可因此罪诛建,于窴必服矣。”敬贪立功名,且受成国之说,前到于窴,设供具请建,而阴图之。或以敬谋告建,建不信,曰:“我无罪,王长史何为欲杀我?”旦日,建从官属数十人诣敬。坐定,建起行酒,敬叱左右执之,吏士并无杀建意,官属悉得突走。时成国主簿秦牧随敬在会,持刀出曰:
“大事已定,何为复疑?”即前斩建。于窴侯将输僰等遂会兵攻敬,敬持建头上楼宣告曰:“天子使我诛建耳。”于窴侯将遂焚营舍,烧杀吏士,上楼斩敬,悬首于巿。输僰欲自立为王,国人杀之,而立建子安国焉。马达闻之,欲将诸郡兵出塞击于窴,桓帝不听,征达还,而以宋亮代为敦煌太守。亮到,开募于窴,令自斩输僰。时输僰死已经月,乃断死人头送敦煌,而不言其状。亮后知其诈,而竟不能出兵。于窴恃此遂骄。
自于窴经皮山,至西夜、子合、德若焉。
西夜国一名漂沙,去洛阳万四千四百里。户二千五百,口万余,胜兵三千人。
地生白草,有毒,国人煎以为药,傅箭镞,所中即死。汉书中误云西夜、子合是一国,今各自有王。[一]

  注[一]前书云西夜国王号子合王。
子合国居呼鞬谷。[一]去疏勒千里。领户三百五十,口四千,胜兵千人。

  注[一]鞬音九言反。
德若国领户百余,口六百七十,胜兵三百五十人。东去长史居三千五百三十里,去洛阳万二千一百五十里,与子合相接。其俗皆同。
自皮山西南经乌秅,[一]涉悬度,历罽宾,六十余日行至乌弋山离国,地方数千里,时改名排持。

  注[一]前书音义音鷃拏。又云:“乌音一加反,秅音直加反,急言之如鷃拏*(反)**[也]*。”
复西南马行百余日至条支。
条支国城在山上,周回四十余里。临西海,海水曲环其南及东北,三面路绝,唯西北隅通陆道。土地暑湿,出师子、犀牛、封牛、孔雀、大雀。大雀其卵如瓮。
转北而东,复马行六十余日至安息。后役属条支,为置大将,监领诸小城焉。
安息国居和椟城,去洛阳二万五千里。北与康居接,南与乌弋山离接。地方数千里,小城数百,户口胜兵最为殷盛。其东界木鹿城,号为小安息,去洛阳二万里。
章帝章和元年,遣使献师子、符拔。符拔形似麟而无角。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彁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师子及条支大鸟,时谓之安息雀。
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国。从阿蛮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度河,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
其土多海西珍奇异物焉。
大秦国一名儣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国。地方数千里,有四百余城。小国役属者数十。以石为城郭。列置邮亭,皆垩塈之。[一]有松柏诸木百草。人俗力田作,多种树蚕桑。皆髡头而衣文绣,乘辎軿白盖小车,出入击鼓,建旌旗幡帜。

  注[一]塈,饰也,音火既反。郭璞曰:“垩,白土也,音恶。”
所居城邑,周圜百余里。城中有五宫,相去各十里。宫室皆以水精为柱,食器亦然。其王日游一宫,听事五日而后篃。常使一人持囊随王车,人有言事者,即以书投囊中,王至宫发省,理其枉直。各有官曹文书。置三十六将,皆会议国事。其王无有常人,皆简立贤者。国中灾异及风雨不时,辄废而更立,受放者甘黜不怨。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中国,故谓之大秦。
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犀、[一]珊瑚、虎魄、琉璃、琅玕、朱丹、青碧。刺金缕绣,织成金缕罽、杂色绫。作黄金涂、火浣布。又有细布,或言水羊毳,野蚕茧所作也。合会诸香,煎其汁以为苏合。凡外国诸珍异皆出焉。

  注[一]枹朴子曰:“通天犀有一白理如綖者,以盛米,置髃鸡中,鸡欲往啄米,至辄惊漤,故南人名为‘骇鸡’。”
以金银为钱,银钱十当金钱一。与安息、天竺交巿于海中,利有十倍。其人质直,巿无二价。谷食常贱,国用富饶。邻国使到其界首者,乘驿诣王都,至则给以金钱。其王常欲通使于汉,而安息欲以汉缯彩与之交市,故遮阂不得自达。[一]至桓帝延熹九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献象牙﹑犀角﹑檋瑁,始乃一通焉。其所表贡,并无珍异,疑传者过焉。

  注[一]阂音五代反。
或云其国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所居处,几于日所入也。汉书云“从条支西行二百余日,近日所入”,则与今书异矣。前世汉使皆自乌弋以还,莫有至条支者也。又云“从安息陆道绕海北行出海西至大秦,人庶连属,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一]终无盗贼寇警。而道多猛虎﹑师子,遮害行旅,不百余人,赍兵器,辄为所食”。又言“有飞桥数百里可度海北”。诸国所生奇异玉石诸物,谲怪多不经,故不记云。[二]

  注[一]置,驿也。
注[二]鱼豢魏略曰:“大秦国俗多奇幻,口中出火,自缚自解,跳十二丸,巧妙非常。”
大月氏国[一]居蓝氏城,[二]西接安息,四十九日行,东去长史所居六千五百三十七里,去洛阳万六千三百七十里。户十万,口四十万,胜兵十余万人。

  注[一]氏音支。下并同。
注[二]前书“蓝氏”作“监氏”。
初,月氏为匈奴所灭,遂迁于大夏,分其国为休密﹑双靡﹑贵霜﹑□顿﹑都密,凡五部斩侯。后百余岁,贵霜斩侯丘就却攻灭四斩侯,自立为王,国号贵霜*(王)*。侵安息,取高附地。又灭濮达﹑罽宾,悉有其国。丘就却年八十余死,子阎膏珍代为王。复灭天竺,置将一人监领之。月氏自此之后,最为富盛,诸国称之皆曰贵霜王。汉本其故号,言大月氏云。
高附国在大月氏西南,亦大国也。其俗似天竺,而弱,易服。善贾贩,内富于财。所属无常,天竺﹑罽宾﹑安息三国强则得之,弱则失之,而未尝属月氏。
汉书以为五斩侯数,非其实也。后属安息。及月氏破安息,始得高附。
天竺国一名身毒,在月氏之东南数千里。俗与月氏同,而卑湿暑热。其国临大水。乘象而战。其人弱于月氏,修浮图道,不杀伐,遂以成俗。[一]从月氏﹑高附国以西,南至西海,东至盘起国,皆身毒之地。身毒有别城数百,城置长。
别国数十,国置王。虽各小异,而俱以身毒为名,其时皆属月氏。月氏杀其王而置将,令统其人。土出象﹑犀﹑檋瑁﹑金﹑银﹑铜﹑铁﹑铅﹑锡,西与大秦通,有大秦珍物。又有细布﹑好毾□﹑[二]诸香﹑石蜜﹑胡椒﹑姜﹑黑盐。

  注[一]浮图即佛也。
注[二]毾音它阖反。□音登。埤苍曰:“毛席也。”释名曰:“施之承大黙前小榻上,登以上黙也。”
和帝时,数遣使贡献,后西域反畔,乃绝。至桓帝延熹二年﹑四年,频从日南徼外来献。
世传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髃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像焉。
楚王英始信其术,中国因此颇有奉其道者。后桓帝好神,数祀浮图﹑老子,百姓稍有奉者,后遂转盛。
东离国居沙奇城,在天竺东南三千余里,大国也。其土气﹑物类与天竺同。列城数十,皆称王。大月氏伐之,遂臣服焉。男女皆长八尺,而怯弱。乘象﹑骆喰,往来邻国。有寇,乘象以战。
栗弋国属康居。出名马牛羊﹑蒲萄觽果,其土水美,故蒲萄酒特有名焉。
严国在奄蔡北,属康居,出鼠皮以输之。
奄蔡国改名阿兰聊国,居地城,属康居。土气温和,多桢松﹑白草。[一]民俗衣服与康居同。

  注[一]前书音义曰:“白草,草之白者。”又云:“似莠而细,熟时正白,牛马所食焉。”
莎车国西经蒲儣﹑无雷至大月氏,东去洛阳万九百五十里。
匈奴单于因王莽之乱,略有西域,唯莎车王延最强,不肯附属。元帝时,尝为侍子,长于京师,慕乐中国,亦复参其典法。常□诸子,当世奉汉家,不可负也。天凤五年,延死,谥忠武王,子康代立。
光武初,康率傍国拒匈奴,拥韂故都护吏士妻子千余口,檄书河西,问中国动静,自陈思慕汉家。建武五年,河西大将军窦融乃承制立康为汉莎车建功怀德王﹑西域大都尉,五十五国皆属焉九年,康死,谥宣成王。弟贤代立,攻破拘弥﹑西夜国,皆杀其王,而立其兄康两子为拘弥﹑西夜王。十四年,贤与鄯善王安并遣使诣阙贡献,于是西域始通。鳂领以东诸国皆属贤。十七年,贤复遣使奉献,请都护。天子以问大司空窦融,以为贤父子兄弟相约事汉,款诚又至,宜加号位以镇安之。帝乃因其使,赐贤西域都护印绶,及车旗黄金锦绣。敦煌太守裴遵上言:“夷狄不可假以大权,又令诸国失望。”诏书收还都护印绶,更赐贤以汉大将军印绶。其使不肯易,遵迫夺之,贤由是始恨。而犹诈称大都护,移书诸国,诸国悉服属焉,号贤为单于。贤浸以骄横,重求赋税,数攻龟兹诸国,诸国愁惧。
二十一年冬,车师前王﹑鄯善﹑焉耆等十八国俱遣子入侍,献其珍宝。及得见,皆流涕稽首,愿得都护。天子以中国初定,北边未服,皆还其侍子,厚赏赐之。
是时贤自负兵强,欲并兼西域,攻击益甚。诸国闻都护不出,而侍子皆还,大忧恐,乃与敦煌太守檄,愿留侍子以示莎车,言侍子见留,都护寻出,冀且息其兵。裴遵以状闻,天子许之。二十二年,贤知都护不至,遂遗鄯善王安书,令绝通汉道。安不纳而杀其使。贤大怒,发兵攻鄯善。安迎战,兵败,亡入山中。贤杀略千余人而去。其冬,贤复攻杀龟兹王,遂兼其国。鄯善﹑焉耆诸国侍子久留敦煌,愁思,皆亡归。鄯善王上书,愿复遣子入侍,更请都护。都护不出,诚迫于匈奴。天子报曰:“今使者大兵未能得出,如诸国力不从心,东西南北自在也。”于是鄯善﹑车师复附匈奴,而贤益横。
妫塞王自以国远,遂杀贤使者,贤击灭之,立其国贵人驷鞬为妫塞王。贤又自立其子则罗为龟兹王。贤以则罗年少,乃分龟兹为乌垒国,徙驷鞬为乌垒王,又更以贵人为妫塞王。数岁,龟兹国人共杀则罗﹑驷鞬,而遣使匈奴,更请立王。匈奴立龟兹贵人身毒为龟兹王,龟兹由是属匈奴。
贤以大宛贡税灭少,自将诸国兵数万人攻大宛,大宛王延留迎降,贤因将还国,徙拘弥王桥塞提为大宛王。而康居数攻之,桥塞提在国岁余,亡归,贤复以为拘弥王,而遣延留还大宛,使贡献如常。贤又徙于窴王俞林为骊归王,立其弟位侍为于窴王。岁余,贤疑诸国欲畔,召位侍及拘弥﹑姑墨﹑子合王,尽杀之,不复置王,但遣将镇守其国。位侍子戎亡降汉,封为守节侯。
莎车将君得在于窴暴虐,百姓患之。明帝永平三年,其大人都末出城,见野豕,欲射之。豕乃言曰:“无射我,我乃为汝杀君得。”都末因此即与兄弟共杀君得。
而大人休莫霸复与汉人韩融等杀都末兄弟,自立为于窴王,复与拘弥国人攻杀莎车将在皮山者,引兵归。于是贤遣其太子﹑国相,将诸国兵二万人击休莫霸,霸迎与战,莎车兵败走,杀万余人。贤复发诸国数万人,自将击休莫霸,霸复破之,斩杀过半,贤脱身走归国。休莫霸进围莎车,中流矢死,兵乃退。
于窴国相苏榆勒等共立休莫霸兄子广德为王。匈奴与龟兹诸国共攻莎车,不能下。广德承莎车之敝,使弟辅国侯仁将兵攻贤。贤连被兵革,乃遣使与广德和。
先是广德父拘在莎车数岁,于是贤归其父,而以女妻之,结为昆弟,广德引兵去。明年,莎车相且运等[一]  患贤骄暴,密谋反城降于窴。[二]于窴王广德乃将诸国兵三万人攻莎车。贤城守,使使谓广德曰:“我还汝父,与汝妇,汝来击我何为?”广德曰:“王,我妇父也,久不相见,愿各从两人会城外结盟。”贤以问且运,且运曰:“广德女貋至亲,宜出见之。”贤乃轻出,广德遂执贤。而且运等因内于窴兵,虏贤妻子而并其国。锁贤将归,岁余杀之。

  注[一]且音子余反。下同。
注[二]反音番。
匈奴闻广德灭莎车,遣五将发焉耆﹑尉黎﹑龟兹十五国兵三万余人围于窴,广德乞降,以其太子为质,约岁给罽絮。冬,匈奴复遣兵将贤质子不居征立为莎车王,广德又攻杀之,更立其弟齐黎为莎车王,章帝元和三年*[也]*。时长史班超发诸国兵击莎车,大破之,由是遂降汉。事已具班超传。
莎车东北至疏勒。
疏勒国去长史所居五千里,去洛阳万三百里。领户二万一千,胜兵三万余人。
明帝永平十六年,龟兹王建攻杀疏勒王成,自以龟兹左侯兜题为疏勒王。冬,汉遣军司马班超劫缚兜题,而立成之兄子忠为疏勒王。忠后反畔,超击斩之。
事已具超传。
安帝元初中,疏勒王安国以舅臣盘有罪,徙于月氏,月氏王亲爱之。后安国死,无子,母持国政,与国人共立臣盘同产弟子遗腹为疏勒王。臣盘闻之,请月氏王曰:“安国无子,种人微弱,若立母氏,我乃遗腹叔父也,我当为王。”月氏乃遣兵送还疏勒。国人素敬爱臣盘,又畏惮月氏,即共夺遗腹印绶,迎臣盘立为王,更以遗腹为盘焒城侯。后莎车*[连]*畔于窴,属疏勒,疏勒以强,故得与龟兹﹑于窴为敌国焉。
顺帝永建二年,臣盘遣使奉献,帝拜臣盘为汉大都尉,兄子臣勋为守国司马。
五年,臣盘遣侍子与大宛﹑莎车使俱诣阙贡献。阳嘉二年,臣盘复献师子﹑封牛。至灵帝建宁元年,疏勒王汉大都尉于猎中为其季父和得所射杀,和得自立为王。*(五)**[三]*年,凉州刺史孟佗遣从事任涉将敦煌兵五百人,与戊*(己)*司马曹宽﹑西域长史张晏,将焉耆﹑龟兹﹑车师前后部,合三万余人,讨疏勒,攻桢中城,四十余日不能下,引去。其后疏勒王连相杀害,朝廷亦不能禁。
东北经尉头﹑温宿﹑姑墨﹑龟兹至焉耆。
焉耆国王居南河城,北去长史所居八百里,东去洛阳八千二百里。户万五千,口五万二千,胜兵二万余人。其国四面有大山,与龟兹相连,道险□易守。有海水曲入四山之内,周匝其城三十余里。
永平末,焉耆与龟兹共攻没都护陈睦﹑副校尉郭恂,杀吏士二千余人。至永元六年,都护班超发诸国兵讨焉耆﹑危须﹑尉黎、山国,遂斩焉耆﹑尉黎二王首,传送京师,县蛮夷邸。[一]超乃立焉耆左*(侯)**[候]*元孟为王,尉黎﹑危须﹑山国皆更立其王。至安帝时,西域背畔。延光中,超子勇为西域长史,复讨定诸国。元孟与尉黎﹑危须不降。永建二年,勇与敦煌太守张朗击破之,元孟乃遣子诣阙贡献。

  注[一]蛮夷皆置邸以居之,若今鸿胪寺也。
蒲类国居天山西疏榆谷,东南去长史所居千二百九十里,去洛阳万四百九十里。
户八百余,口二千余,胜兵七百余人。庐帐而居,逐水草,颇知田作。有牛﹑马﹑骆喰﹑羊畜。能作弓矢。国出好马。
蒲类本大国也,前西域属匈奴,而其王得罪单于,单于怒,徙蒲类人六千余口,内之匈奴右部阿恶地,因号曰阿恶国。南去车师后部马行九十余日。人口贫羸,逃亡山谷闲,故留为国云。
移支国居蒲类地。户千余,口三千余,胜兵千余人。其人勇猛敢战,以寇钞为事。皆被发,随畜逐水草,不知田作。所出皆与蒲类同。
东且弥国东去长史所居八百里,去洛阳九千二百五十里。户三千余,口五千余,胜兵二千余人。庐帐居,逐水草,颇田作。其所出有亦与蒲类同。所居无常。
车师前王居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故号交河。去长史所居柳中八十里,东去洛阳九千一百二十里。领户千五百余,口四千余,胜兵二千人。
后王居务涂谷,去长史所居五百里,去洛阳九千六百二十里。领户四千余,口万五千余,胜兵三千余人。
前后部及东且弥﹑卑陆﹑蒲类﹑移支,是为车师六国,北与匈奴接。前部西通焉耆北道,后部西通乌孙。
建武二十一年,与鄯善﹑焉耆遣子入侍,光武遣还之,乃附属匈奴。明帝永平十六年,汉取伊吾卢,通西域,车师始复内属。匈奴遣兵击之,复降北虏。和帝永元二年,大将军窦宪破北匈奴,车师震慑,前后王各遣子奉贡入侍,并赐印绶金帛。八年,戊己校尉索頵欲废后部王涿鞮,立破虏侯细致。涿鞮忿前王尉卑大卖己,因反击尉卑大,获其妻子。明年,汉遣将兵长史王林,发凉州六郡兵及羌*(虏)*胡二万余人,以讨涿鞮,获首虏千余人。涿鞮入北匈奴,汉军追击,斩之,立涿鞮弟农奇为王。至永宁元年,后王军就及母沙麻反畔,杀后部司马及敦煌行事。[一]至安帝延光四年,长史班勇击军就,大破,斩之。

  注[一]司马即属戊校尉所统也。和帝时,置戊己校尉,镇车师后部。行事谓前行长史索班。
顺帝永建元年,勇率后王农奇子加特奴及八滑等,发精兵击北虏呼衍王,破之。
勇于是上立加特奴为后王,八滑为后部亲汉侯。阳嘉三年夏,车师后部司马率加特奴等千五百人,掩击北匈奴于阊吾陆谷,坏其庐落,斩数百级,获单于母﹑季母及妇女数百人,[一]牛羊十余万头,车千余两,兵器什物甚觽。四年春,北匈奴呼衍王率兵侵后部,帝以车师六国接近北虏,为西域蔽扞,乃令敦煌太守发诸国兵,及玉门关候﹑伊吾司马,合六千三百骑救之,掩击北虏于勒山,汉军不利。秋,呼衍王复将二千人攻后部,破之。桓帝元嘉元年,呼衍王将三千余骑寇伊吾,伊吾司马毛恺遣吏兵五百人于蒲类海东与呼衍王战,悉为所没,呼衍王遂攻伊吾屯城。夏,遣敦煌太守司马达将敦煌﹑酒泉﹑张掖属国吏士四千余人救之,出塞至蒲类海,呼衍王闻而引去,汉军无功而还。

  注[一]季母,叔母也。
永兴元年,车师后部王阿罗多与戊部候严皓不相得,遂忿戾反畔,攻围汉屯田且固城,杀伤吏士。后部候炭遮领余人畔阿罗多诣汉吏降。阿罗多迫急,将其母妻子从百余骑亡走北匈奴中,敦煌太守宋亮上立后部故王军就质子卑君为后部王。后阿罗多复从匈奴中还,与卑君争国,颇收其国人。戊校尉阎详虑其招引北虏,将乱西域,乃开信告示,许复为王,阿罗多乃诣详降。于是收夺所赐卑君印绶,更立阿罗多为王,仍将卑君还敦煌,以后部人三百帐别属役之,食其税。帐者,犹中国之户数也。
论曰:西域风土之载,前古未闻也。汉世张骞怀致远之略,[一]班超奋封侯之志,[二]终能立功西遐,羁服外域。自兵威之所肃服,财赂之所怀诱,莫不献方奇,纳爱质,露顶肘行,东向而朝天子。故设戊己之官,分任其事;建都护之帅,总领其权。先驯则赏嵝金而赐龟绶,[三]后服则系头颡而衅北阙。立屯田于膏腴之野,列邮置于要害之路。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其后甘英乃抵条支而历安息,临西海以望大秦,拒玉门﹑阳关者四万余里,靡不周尽焉。若其境俗性智之优薄,产载物类之区品,川河领障之基源,气节凉暑之通隔,梯山栈谷绳行沙度之道,身热首痛风灾鬼难之域,[四]莫不备写情形,审求根实。至于佛道神化,兴自身毒,而二汉方志莫有称焉。张骞但着地多暑湿,乘象而战,班勇虽列其奉浮图,不杀伐,而精文善法导达之功靡所传述。余闻之后说也,其国则殷乎中土,玉烛和气,[五]灵圣之所*[降]*集,贤懿之所挺生,[六]神夡诡怪,则理绝人区,[七]感验明显,则事出天外。[八]而骞﹑超无闻者,岂其道闭往运,数开叔叶乎?不然,何诬异之甚也!汉自楚英始盛斋戒之祀,桓帝又修华盖之饰。将微义未译,而但神明之邪?详其清心释累之训,空有兼遣之宗,道书之流也。[九]且好仁恶杀,蠲敝崇善,所以贤达君子多爱其法焉。
然好大不经,奇谲无已,[一0]虽邹衍谈天之辩,庄周蜗角之论,[一一]尚未足以燍其万一。又精灵起灭,因报相寻,若晓而昧者,故通人多惑焉。[一二]  盖导俗无方,适物异会,取诸同归,措夫疑说,则大道通矣。

  注[一]前书张骞,汉中人,为博望侯。武帝时,上言大夏及安息﹑大宛之属,大国奇物,诚得而以义属之,则地广万里。帝从之。
注[二]超少时家贫,投笔叹曰:“丈夫当如傅介子﹑张骞,立功西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乎!”语见超传。
注[三]龟谓印文也。汉旧仪曰:“银印皆龟纽,其文刻曰‘某官之章’。”
注[四]前书杜钦曰:“罽宾本汉所立,杀汉使者,今悔过来顺,使者送至悬度,历大头痛﹑小头痛之山,赤土身热之阪,临峥嵘不测之深,行者骑步相持,绳索相引。”释法显游天竺记云:“西度流沙,屡有热风恶鬼,过之必死。鳂领冬夏有雪。有毒龙,若犯之,则风雨晦冥,飞砂扬砾。*(过)**[遇]*此难者,万无一全也。”
注[五]天竺国记云:“中天竺人殷乐无户籍,耕王地者输地利。又其土和适,无冬夏之异,草木常茂,种田无时节。”尔雅曰:“四时和谓之玉烛。”
注[六]本行经曰:“释迦菩萨在兜率汣天,为诸天无量无边诸觽说法。又观我今何处成道,利益觽生。乃观见宜于南阎浮提生有大利益。”又云“谁中与我为父母者。观见宜于天竺剎利种迦毗罗城白净王摩邪夫人,可为父母”。又云“四生之中,何生利益。观见同觽生﹑胎生﹑我若化生,诸外道等即诽谤我是幻术也。尔时菩萨观己,示同诸天五衰相现。命诸同侣,波斯匿王等诸王中生,皆作国王,与我为□越。命阿难及诸人等,同生为弟子。命舍利弗等,外道中生我,成道时当受我化,回邪入正。又有无量觽生,同随菩萨于天竺受生,多所利益”也。
注[七]维摩经曰:“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挠鱼□等,而彼大海本相如故。又舍利弗住不思议菩萨,断取三千大千国界,如陶家轮着右掌中,掷过恒河沙国界之外,其中觽生不觉不知,又复还本处,都不使人有往来相。”
注[八]□盘经曰:“阿阇王令醉象蹋佛,佛以慈善根力,舒其五指,遂为五师子见,尔时醉象惶惧而退。又五百髃贼劫夺人庶,波斯匿王收捉,剜其两目,□入坑中。尔时髃贼苦痛不已,同时发声念南无佛。汣达摩佛以慈善根力,雪山吹药,令入贼眼,皆悉平复如本。”
注[九]清心谓忘思虑也。释累谓去贪欲也。不执着为空,执着为有。兼遣谓不空不有,虚实两忘也。维摩诘云:“我及□盘,此二皆空。”老子云:“常无,欲观其妙;常有,欲观其徼。”故曰道书之流也。
注[一0]维摩经曰:“尔时毗邪离有长者子名曰宝积。与五百长者子,俱持七宝盖来诣佛所,头面礼足,各以其盖共供养佛。佛威神力令诸宝盖合成一盖,篃覆三千大千国界诸须弥山,乃至日月星宿,并十方诸佛说法,皆现于宝盖中。”
又维摩诘三万二千师子坐,高八万四千由旬,高广严净,来入维摩方丈室,包容无所妨碍。又四大海水入毛孔,须弥山入芥子等也。
注[一一]史记曰:“谈天衍。”刘向别录曰:“邹衍之所言五德终始,天地广大,其书言天事,故曰谈天。”庄子曰:“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郭璞注尔雅云:“蜗牛,音瓜。”谈天言大,蜗角喻小也。
注[一二]精灵起灭谓生死轮回无穷已。因报相寻谓行有善恶,各缘业报也。
赞曰:帿矣西胡,天之外区。[一]土物琛丽,人性淫虚。不率华礼,莫有典书。
若微神道,何恤何拘。[二]

  注[一]帿,远也,音它狄反。尚书曰:“帿矣西土之人。”
注[二]言无神道以制胡人,则匈猛之性,何所忧惧,何所拘忌也。

校勘记

  二九0九页八行孤胡“胡”原作“湖”,径据汲本﹑殿本改正。按:本卷原本斗字特多,以下凡极明显之斗字,皆径改正,不出校记。
二九0九页一一行都护陈睦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袁纪作“陈穆”。
二九一0页二行副校尉阎盘集解引惠栋说,谓“盘”和纪作“盘”,窦宪传作“盘”,字通。今按:通鉴作“盘”;一本又作“砻”,则形近而斗。
二九一一页四行求救于曹宗按:集解引惠栋说,谓通典作“曹崇”。
二九一二页一行财币縻于卢山之壑按:王先谦谓“縻”是“糜”之误字,谓腐烂也。
二九一二页四行由此察之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察”一作“观”。
二九一二页四行东望扣关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望”一作“向”。
二九一三页四行宜禾都尉居也按:刊误谓“也”当作“之”。
二九一三页七行*[是]*人主之操据汲本﹑殿本补。
二九一四页五行去玉门三百余里按:王先谦谓“玉门”下夺“阳关”二字。“三百余里”据水经河水注当作“千三百余里”,前﹑后书皆脱去“千”字。
二九一四页八行北通伊吾千余里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袁纪云“五千里”。
二九一四页九行金满城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满”一作“蒲”。
二九一四页一三行北道西踰鳂领出大宛康居奄蔡焉*(耆)*王先谦谓由疏勒而西为大宛,在大月氏北,亦鳂岭西国,其北为康居,为奄蔡,又极西北为条支,是为鳂岭西北诸国。焉耆在鳂岭东,明“耆”字衍。今据删。
二九一五页二行至拘弥按:王先谦谓前书“拘弥”作“杅弥”,此更名。
二九一五页六行敦煌太守徐由集解引惠栋说,谓续汉志作“徐白”。今按:见续天文志。
二九一五页一二行胜兵三万余人按:王先谦谓“万”为“千”之误。前书胜兵二千四百人,新唐书胜兵四千人,后汉时何得独有三万余。
二九一七页二行汉书中误云西夜子合是一国刊误谓“汉”当作“前”。按:如刊误言,则下二九二0页四行“汉书云”及二九二一页六行“汉书以为”之“汉”字皆当作“前”。
二九一七页五行子合国居呼鞬谷按:王先谦谓前书“鞬”作“犍”。
二九一七页九行自皮山西南经乌秅“秅”原作“秏”,径据前书改正。注同。按:
前书刘攽刊误云“秅”当作“耗”,耗无拏音,刘说非。
二九一七页一一行急言之如鷃拏*(反)**[也]*据殿本改。
二九一八页八行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按:校补谓通志作“海中善使人悲怀思土,故数有死亡者”。此下复有“若汉使不恋父母妻子者可入”十二字。
二九一九页一行大秦国一名儣鞬集解引惠栋说,谓魏略作“儣靬”,案此即前汉儣靬国也。今按:袁纪作“黎靬”。
二九二0页一行大秦王安敦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袁纪“安敦”作“安都”。
二九二一页二行国号贵霜*(王)*据刊误删。
二九二一页一0行东至盘起国按:校补谓通志“起”作“越”。
二九二二页七行东离国按:校补谓通志作“车离国”,东车易斗,未详孰是。
二九二二页七行列城数十按:校补谓通志“列”作“别”。
二九二四页一一行东西南北自在也按:王先谦谓疑“在”为“任”之斗,言任所归向也。
二九二五页七行欲射之按:类聚九十四引张璠汉纪,“射”作“搏”。
二九二五页八行无射我按:类聚九十四、御览九百三引张璠汉纪,“射”并作“杀”。
二九二六页七行尉黎按:王先谦谓前书郑吉传作“尉黎”,余皆作“尉儣”。
二九二六页九行章帝元和三年*[也]*据刊误补。
二九二六页一一行莎车东北至疏勒按:丁谦后汉书西域传地理考证谓前书言西至疏勒,疏勒传作南至莎车,两传互证,则当云西北至疏勒,此作“东北”,误。
二九二六页一二行领户二万一千按:“户”原斗“兵”,径改正。又按:王先谦谓下脱口数。
二九二六页一三行左侯按:王先谦谓据前书,疏勒但有左右将﹑左右骑君,而无左侯,此“左侯”疑“左将”之误。若以焉耆传例之,或亦当作“左候”。
二九二七页四行后莎车*[连]*畔于窴据汲本﹑殿本补。按:通志亦有“连”字。
二九二七页八行*(五)**[三]*年据汲本﹑殿本改。
二九二七页九行与戊*(己)*司马曹宽据刊误删。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据曹全碑,全字景完,拜西域戊部司马,讨疏勒,无“己”字,与刘说合。王先谦谓其名是“全”,碑有塙证。范去汉二百余年,而传录文字脱落,完宽字形相似,故“完”误为“宽”也。
二九二七页一二行王居南河城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前书云治员渠城,袁纪作“河南城”。
二九二八页三行超乃立焉耆左*(侯)**[候]*元孟为王王先谦谓当据班超传作“候”,今据改。
二九三0页一行涿鞮忿前王尉卑大卖己集解引惠栋说,谓“尉卑大”通鉴作“尉毕大”。通鉴异字,大要本袁宏纪也。
二九三0页二行发凉州六郡兵及羌*(虏)*胡二万余人据王先谦说删。按:通志无“虏”字。
二九三0页二行以讨涿鞮“鞮”原斗“鞬”,径改正。
二九三0页一三行敦煌太守司马达按:张森楷校勘记谓案于窴传无“司”字,疑此衍文。
二九三一页一0行驰命走驿按:刊误谓“驿”当作“译”。
二九三二页二行灵圣之所*[降]*集据汲本﹑殿本补。
二九三二页一三行临峥嵘不测之深按:殿本“深”作“渊”,校补谓系后人回改。
二九三二页一五行*(过)**[遇]*此难者据刊误改。
二九三三页九行□盘经曰按:“□盘”之“盘”原皆作“盘”,径据汲本﹑殿本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