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后汉书·舆服下·冕冠长冠委貌冠皮弁冠爵弁冠通天冠远游冠高山冠》

进贤  冠法冠武冠建华冠方山冠巧士冠漤非冠漤敌冠樊哙冠术氏冠鹖冠帻佩刀印黄赤绶赤绶绿绶紫绶青绶黑绶黄绶青绀纶后夫人服上古穴居而野处,衣毛而冒皮,未有制度。后世圣人易之以丝麻,观翚翟之文,荣华之色,乃染帛以效之,始作五采,成以为服。见鸟兽有冠角□胡之制,遂作冠冕缨蕤,以为首饰。凡十二章。故易曰:“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干巛。干巛有文,故上衣玄,下裳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一]作缋宗彝,[二]藻火粉米,[三]黼黻絺绣,[四]以五采章施于五色作服。[五]天子备章,[六]公自山以下,侯伯自华虫以下,子男自藻火以下,卿大夫自粉米以下。至周而变之,以三辰为旗旗。王祭上帝,则大裘而冕;[七]公侯卿大夫之服用九章以下。[八]  秦以战国即天子位,灭去礼学,郊祀之服皆以袀玄。汉承秦故。至世祖践祚,都于土中,始修三雍,正兆七郊。显宗遂就大业,初服旒冕,衣裳文章,赤舄絇屦,以祠天地,养三老五更于三雍,于时致治平矣。

  注[一]孔安国注尚书曰:“华,象草华;虫,雉也。”
注[二]古文尚书“缋”作“会”。孔安国曰:“以五采成此画焉。”宗庙彝樽,亦以山、龙、华虫为饰。
注[三]孔安国曰:“藻,水草有文者。火为火字,粉若粟*(米)**[冰]*,米若聚米。”
注[四]孔安国曰:“黼若斧形。黻为两己相背。葛之精者曰絺。五色备曰绣。”
杜预注左传曰:“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黻。”
注[五]孔安国曰:“以五采明施于五色,作尊卑之服。”
注[六]郑玄周礼注曰:“此古天子冕服十二章。”
注[七]郑觽曰:“大裘,羔裘。服以祀天,示质也。”
注[八]郑玄曰:“华虫,五色之虫。周礼缋人职曰‘鸟兽蛇杂四时五色之位以章之’,谓是也。王者相变,至周而以日月星辰画于旌旗,所谓三辰旗旗,昭其明也。而冕服九章,初一曰龙,次二曰山,次三曰华虫,次四曰火,次五曰宗彝,皆画以为缋;次六曰藻,次七曰粉米,次八曰黼,次九曰黻,皆絺以为绣。则衮之衣五章,裳四章,凡九也。鷩画以雉,谓华虫也。其衣三章,裳四章,凡七也。毳画虎蜼,谓宗彝也。其衣三章,裳二章,凡五也。絺刺粉米无画也。其衣一章,裳二章,凡三也。”法言曰:“圣人文质者也,车服以彰之,藻色以明之,声音以扬之,诗书以光之。笾豆不陈,玉帛不分,琴瑟不铿,钟鼓不□,吾无以见乎圣也!”
天子、三公、九卿、特进侯、侍祠侯,祀天地明堂,皆冠旒冕,衣裳玄上纁下。
[一]乘舆备文,日月星辰十二章,三公、诸侯用山龙九章,九卿以下用华虫七章,皆备五采,大佩,赤舄絇履,以承大祭。百官执事者,冠长冠,皆祗服。
五狱、四渎、山川、宗庙、社稷诸沾秩祠,皆袀玄长冠,五郊各如方色云。百官不执事,各服常冠袀玄以从。

  注[一]东观书曰:“永平二年正月,公卿议春南北郊,东平王苍议曰:‘孔子曰:
“行夏之时,乘殷之路,服周之冕。”为汉制法。高皇帝始受命创业,制长冠以入宗庙。光武受命中兴,建明堂,立辟雍。陛下以圣明奉遵,以礼服龙衮,祭五帝。礼缺乐崩,久无祭天地冕服之制。*(接)**[按]*尊事神*(礼)**[只]*,絜斋盛服,敬之至也。日月星辰,山龙华藻,天王衮冕十有二旒,以则天数;
旗有龙章日月,以备其文。今祭明堂宗庙,圆以法天,方以则地,服以华文,象其物宜,以降神*[明]*,肃雍备思,博其类也。天地之礼,冕冠裳衣,宜如明堂之制。’”冕冠,垂旒,前后邃延,[一]玉藻。[二]孝明皇帝永平二年,初诏有司采周官、礼记、尚书鮧陶篇,乘舆服从欧阳氏说,公卿以下从大小夏侯氏说。冕皆广七寸,长尺二寸,前圆后方,朱绿里,玄上,前垂四寸,后垂三寸,系白玉珠为十二旒,以其绶采色为组缨。[三]三公诸侯七旒,青玉为珠;卿大夫五旒,黑玉为珠。[四]皆有前无后,各以其绶采色为组缨,旁垂黈纩。[五]郊天地,宗祀,明堂,则冠之。[六]衣裳玉佩备章采,乘舆刺*(史)**[绣]*,公侯九卿以下皆织成,陈留襄邑献之云。

  注[一]邃,垂也。延,冕上覆。
注[二]周礼曰:“五采缫十有二就,皆五采玉,十有二,玉笄朱纮。”郑玄注曰:
“缫,杂文之名也。合五采丝为之绳,垂于延之前后,各十二,所谓邃延也。
就,成也。绳之每一澘而贯五采玉,十有二旒则十二玉也。每就闲盖一寸。朱纮,以朱组为纮也。纮一条属两端于武,此为衮衣之冕。十二旒则用玉二百八十八。鷩衣之冕,缫九旒,用玉二百一十六。毳衣之冕,七旒,用玉百六十八。
絺衣之冕,五旒,用玉百二十。玄衣之冕,三旒,用玉七十二。”
注[三]说文曰:“组,绶属也,小者以为冕缨焉。”礼记曰“玄冠朱组*(绶)**[缨]*,天子之服”是也。
注[四]独断曰:“三公诸侯九旒,卿七旒”,与此不同。
注[五]吕忱曰:“黈,黄色也。黄挠为之。”礼纬曰:“旒垂目,纩塞耳,王者示不听谗,不视非也。”薛综曰:“以珩玉为充耳也。诗云:‘充耳琇莹。’毛苌传曰:‘充耳谓之瑱。天子玉瑱。琇莹,美石也。诸侯以石。’”注[六]蔡邕曰:“鄙人不识,谓之平天冠。”
长冠,一曰斋冠,高七寸,广三寸,促漆纚为之,制如板,以竹为里。初,高祖微时,以竹皮为之,谓之刘氏冠,楚冠制也。民谓之鹊尾冠,非也。祀宗庙诸祀则冠之。皆服袀玄,[一]绛缘领袖为中衣,绛藳惫,示其赤心奉神也。五郊,衣帻藳惫各如其色。此冠高祖所造,故以为祭服,尊敬之至也。

  注[一]独断曰:“袀,绀缯也。”吴都赋[注]曰:“袀,皁服也。”
委貌冠、皮弁冠同制,长七寸,高四寸,制如覆杯,前高广,后卑锐,所谓夏之*(母)**[毋]*追,殷之章甫者也。委貌以皁绢为之,皮弁以鹿皮为之。行大射礼于辟雍,公卿诸侯大夫行礼者,冠委貌,衣玄端素裳。[一]执事者冠皮弁,衣缁麻衣,皁领袖,下素裳,所谓皮弁素积者也。[二]

  注[一]郑觽周礼传曰:“衣有襦裳者为端。”郑玄曰:“谓之端,取其正也。正者,士之衣。袂皆二尺二寸而属幅,是广袤等也。其袪尺二寸。大夫以上侈之。
侈之者,盖半而益一焉。半而益一,则其袂三尺三寸,袪尺八寸。”
注[二]皮弁,质也。石渠论玄冠朝服。戴圣曰:“玄冠,委貌也。朝服布上素下,缁帛带,素韦鲝。”白虎通曰:“三王共皮弁素积。素积者,积素以为裳也,言要中辟积也。”
爵弁,一名冕。广八寸,长尺二寸,如爵形,前小后大,缯其上似爵头色,有收持笄,所谓夏收殷冔者也。[一]祠天地五郊明堂,云翘舞乐人服之。礼曰:“朱干玉戚,[二]冕而舞大夏。”此之谓也。

  注[一]独断曰:“殷黑而微白,前大而后小;夏纯黑,亦前小而后大,皆以三十六升漆布为之。诗云:‘常服黼冔。’书曰:‘王与大夫尽弁。’上古皆以布,中古以丝。孔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注[二]郑玄曰:“朱干,赤大盾也。戚,斧也。”
通天冠,高九寸,正竖,顶少邪漤,乃直下为铁卷梁,前有山,展筩为述,乘舆所常服。[一]服衣,深衣制,有袍,随五时色。袍者,或曰周公抱成王宴居,故施袍。礼记“孔子衣逢掖之衣”。缝掖其袖,合而缝大之,近今袍者也。今下至贱更小史,皆通制袍,单衣,皁缘领袖中衣,为朝服云。

  注[一]独断曰:“汉受之秦,礼无文。”
远游冠,制如通天,有展筩横之于前,无山述,诸王所服也。[一]

  注[一]独断曰:“礼无文。”
高山冠,一曰侧注。制如通天,[顶]不邪漤,直竖,无山述展筩,[一]中外官、谒者、仆射所服。太傅胡广说曰:“高山冠,盖齐王冠也。秦灭齐,以其君冠赐近臣谒者服之。”[二]

  注[一]独断曰:“铁为卷梁,高九寸。”汉书音义曰:“其体侧立而曲注。”
注[二]史记郦生初见高祖,儒衣而冠侧注。汉旧仪曰:“乘舆冠高山冠,飞月之缨,帻耳赤,丹纨里衣,带七尺斩蛇□,履虎尾絇履。”案此则亦通于天子。
进贤冠,古缁布冠也,文儒者之服也。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公侯三梁,[一]中二千石以下至博士两梁,自博士以下至小史私学弟子,皆一梁。宗室刘氏亦两梁冠,示加服也。[二]

  注[一]胡广曰:“车驾巡狩幸其国者,侯衣玄端之衣,冠九旒之冕,其盛法服以就位也。今列侯自不奉朝请侍祠祭者,不得服此,皆常三梁冠,皁单衣,其归国流黄衣皁云。”晋公卿礼秩曰:“太傅、司空、司徒着进贤三梁冠,黑介帻。”
注[二]独断曰:“汉制礼无文。”荀绰晋百官表注曰:“建光中,尚书陈忠以为‘令史质堪上言,太官宜着两梁,尚书孟*(希)**[布]*奏,太官职在鼎俎,不列陛位,堪欲令比大夫两梁冠,不宜许。臣伏惟太官令职在典掌王饔,统六清之饮,列八珍之馔,正百品之羞,纳四方之贡,所奉尤重,用思又勤。明诏慎口实之御,防有败之奸,增崇其选。侍御史主捕案,太医令奉方药供养,符节令掌幡信金虎,故位从大夫,车有韬沂,冠有两梁,所以殊亲疏,别内外也。
太官令以供养言之,为最亲近,以职事言之,为最烦多,令又高选,又执法比太医令,科同服等,而冠二人殊,名实不副。又博士秩卑,以其传先王之训,故尊而异之,令服大夫之冕。犹此言之,两梁冠非必列于陛位也。建初中,太官令两梁冠。春秋之义,大于复古。如堪言合典,可施行。克厌帝心,即听用之’。”献帝起居注曰:“中平六年,令三府长史两梁冠,五时衣袍,事位从千石、六百石。”
法冠,一曰柱后。[一]高五寸,以纚为展筩,[二]铁柱卷,[三]执法者服之,侍御史、廷尉正监平也。或谓之獬豸冠。獬豸神羊,能别曲直,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四]胡广说曰:“春秋左氏传有南冠而絷者,则楚冠也。秦灭楚,以其君服赐执法近臣御史服之。”

  注[一]独断曰:“柱后惠文。”
注[二]前书注曰:“纚,今之縰。”通俗文:“帻里曰纚。”
注[三]荀绰晋百官表注曰:“铁柱,言其厉直不曲桡。”
注[四]异物志曰:“东北荒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忠,见人□,则触不直者;
闻人论,则咋不正者。楚执法者所服也。今冠两角,非象也。”臣昭曰:或谓獬豸乃非定名,在两角未足断正,安不存其竖饰,令两为冠乎?
武冠,[一]一曰武弁大冠,诸武官冠之。[二]侍中、中常侍加黄金珰,附蝉为文,貂尾为饰,谓之“赵惠文冠”。[三]胡广说曰:“赵武灵王效胡服,以金珰饰首,前插貂尾,为贵职。秦灭赵,以其君冠赐近臣。”[四]建武时,匈奴内属,世祖赐南单于衣服,以中常侍惠文冠,中黄门童子佩刀云。

  注[一]一云古缁布冠之象也。或曰繁冠。
注[二]晋公卿礼秩曰:“大司马、将军、尉、骠骑、车骑、韂军、诸大将军开府从公者,着武冠,平上帻。”
注[三]又名鵔鸃冠。
注[四]应劭汉官曰:“说者以金取坚刚,百炼不耗。蝉居高饮絜,口在掖下。貂内劲捍而外温润。”此因物生义也。徐广曰:“赵武灵王胡服有此,秦即赵而用之。”说者蝉取其清高,饮露而不食,貂紫蔚*(采)**[柔]*润,而毛采不彰灼,故于义亦取。胡广又曰:“意谓北方寒凉,本以貂皮暖櫦,附施于冠,因遂变成首饰。”
建华冠,以铁为柱卷,贯大铜珠九枚,制似缕鹿。[一]记曰:“知天者冠述,知地者履絇。”春秋左传曰:“郑子臧好鹬冠。”前圆,以为此则是也。[二]天地、五郊、明堂,育命舞乐人服之。

  注[一]独断曰:“其状若妇人缕鹿。”薛综曰:“下轮大,上轮小。”
注[二]说文曰:“鹬,知天将雨鸟也。”
方山冠,似进贤,以五采縠为之。祠宗朝,大予、八佾、四时、五行乐人服之,冠衣各如其行方之色而舞焉。
巧士冠,*[前]*高七寸,要后相通,直竖。不常服,唯郊天,黄门从官四人冠之,在卤簿中,次乘舆车前,以备宦者四星云。[一]

  注[一]独断曰:“礼无文。”
漤非冠,制似长冠,下促。宫殿门吏仆射冠之。负赤幡,青翅燕尾,诸仆射幡皆如之。[一]

  注[一]独断曰:“礼无文。”
漤敌冠,前高四寸,通长四寸,后高三寸,制似进贤,韂士服之。[一]

  注[一]独断曰:“礼无文。”
樊哙冠,汉将樊哙造次所冠,以入项羽军。广九寸,高七寸,前后出各四寸,制似冕。司马殿门大难韂士服之。或曰,樊哙常持铁楯,闻项羽有意杀汉王,哙裂裳以里楯,冠之入军门,立汉王旁,视项羽。
术氏冠,前圆,吴制,差池逦迤四重。赵武灵王好服之。今不施用,官有其图注。[一]

  注[一]淮南子曰楚庄王所*(复)**[服]*雠冠者也。蔡邕曰:“其说未闻。”
诸冠皆有缨蕤,执事及武吏皆缩缨,垂五寸。
武冠,俗谓之大冠,环缨无蕤,以青系为绲,加双鹖尾,竖左右,为鹖冠云。[一]  五官、左右虎贲、羽林、五中郎将、羽林左右监皆冠鹖冠,纱縠单衣。虎贲将虎文藳,白虎文□佩刀。虎贲武骑皆鹖冠,虎文单衣。襄邑岁献织成虎文云。
鹖者,勇雉也,其□对一死乃止,故赵武灵王以表武士,秦施之焉。[二]

  注[一]庄子曰“缦胡之缨,武士之服”是也。
注[二]徐广曰:“鹖似黑雉,出于上党。”荀绰晋百官表注曰:“冠插两鹖,鸷鸟之暴疏者也。每所攫撮,应爪摧耱,天子武骑故以冠焉。”傅玄赋注曰:“羽骑,骑者戴鹖。”
安帝立皇太子,太子谒高祖庙、世祖庙,门大夫从,冠两梁进贤;洗马冠高山。
罢庙,侍御史任方奏请非乘从时,皆冠一梁,不宜以为常服。事下有司。尚书陈忠奏:“门大夫职如谏大夫,洗马职如谒者,故皆服其服,先帝之旧也。方言可寝。”奏可。谒者,古者一名洗马。[一]

  注[一]古今注曰:“建武十三年,初令令长皆小冠。”独断曰:“公卿侍中尚书衣皁而朝者曰朝臣。诸营校尉将大夫以下,不为朝臣。”
古者有冠无帻,其戴也,加首有頍,所以安物。故诗曰“有頍者弁”,此之谓也。
三代之世,法制滋彰,下至战国,文武并用。秦雄诸侯,乃加其武将首饰为绛袙,以表贵贱,其后稍稍作颜题。汉兴,续其颜,漤摞之,施巾连题,漤覆之,今丧帻是其制也。名之曰帻。帻者,赜也,头首严赜也。至孝文乃高颜题,续之为耳,崇其巾为屋,合后施收,上下髃臣贵贱皆服之。文者长耳,武者短耳,称其冠也。尚书帻收,方三寸,名曰纳言,示以忠正,显近职也。迎气五郊,各如其色,从章服也。
皁衣髃吏春服青帻,立夏乃止,助微顺气,尊其方也。武吏常赤帻,成其威也。
未冠童子帻无屋者,示未成人也。入学小童帻也句卷屋者,示尚幼少,未远冒也。丧帻漤摞,反本礼也。升数如冠,与冠偕也。期丧起耳有收,素帻亦如之,礼轻重有制,变除从渐,文也。[一]

  注[一]独断曰:“帻,古者卑贱执事不冠者之所服也。董仲舒止雨书曰‘执事者皆赤帻’,知不冠者之所服也。元帝跄有壮发,不欲使人见,始进帻服之,髃臣皆随焉。然尚无巾,故言‘王莽秃,帻施屋’。冠进贤者宜长耳,冠惠文者宜短耳,各随其宜。”汉旧仪曰:“凡斋,绀帻;耕,青帻;秋貙刘,服缃帻。”
古者君臣佩玉,尊卑有度;上有韨,[一]贵贱有殊。佩,所以章德,服之衷也。
韨,所以执事,礼之共也。故礼有其度,威仪之制,三代同之。五霸迭兴,战兵不息,佩非战器,韨非兵旗,于是解去韨佩,留其系璲,[二]以为章表。故诗曰“鞙鞙佩璲”,此之谓也。[三]韨佩既废,秦乃以采组连结于璲,光明章表,转相结受,故谓之绶。汉承秦制,用而弗改,故加之以双印佩刀之饰。至孝明皇帝,乃为大佩,冲牙双瑀璜,皆以白玉。[四]乘舆落以白珠,公卿诸侯以采丝,其*[玉]*视冕旒,为祭服云。

  注[一]徐广曰:“韨如*(巾)**[今]*蔽膝。”
注[二]徐广曰:“今名璲为縌。”
注[三]鞙鞙,佩玉貌。璲,瑞也。郑玄笺曰:“佩璲者,以瑞玉为佩,佩之鞙鞙然。”
注[四]诗云:“杂佩以赠之。”毛苌曰:“珩、璜、琚、瑀,冲牙之类。”月令章句曰:“佩上有双衡,下有双璜,琚瑀以杂之,冲牙蠙珠以纳其闲。”玉藻曰:
“右征角,左宫羽,进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玱鸣焉。”纂要曰:“琚瑀所以纳闲,在玉之闲,今白珠也。”
佩刀,乘舆黄金通身貂错,半鲛鱼鳞,金漆错,雌黄室,五色罽隐室华。诸侯王黄金错,环挟半鲛,黑室。公卿百官皆纯黑,不半鲛。小黄门雌黄室,中黄门朱室,童子皆虎爪文,虎贲黄室虎文,其将白虎文,皆以白珠鲛为□口之饰。
[一]乘舆者,加翡翠山,纡婴其侧。[二]

  注[一]通俗文曰:“刀锋曰□。”
注[二]左传曰:“藻繂鞞赝。”杜预曰:“鞞,佩刀削上饰。赝,下饰也。”郑玄诗笺曰:“既爵命赏赐,而加赐容刀有饰,显其能制断也。”春秋繁露曰:“□之在左,青龙之象也。刀之在右,白虎之象也。韨之在前,朱鸟之象也。冠之在首,玄武之象也。四者,人之盛饰也。”臣昭案:自天子至于庶人,咸皆带□。□之与刀,形制不同,名称各异,故萧何□履上殿,不称为刀,而此志言不及□,如为未备。
佩双印,长寸二分,方六分。乘舆、诸侯王、公、列侯以白玉,中二千石以下至四百石皆以黑犀,二百石以至私学弟子皆以象牙。上合丝,乘舆以縢贯白珠,赤罽蕤,诸侯王以下以綔赤丝蕤,縢綔各如其印质。刻书文曰:“正月刚卯既决,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
疾日严卯,帝令夔化,慎尔周伏,化兹灵殳。既正既直,既觚既方,庶疫刚瘅,莫我敢当。”凡六十六字。[一]

  注[一]前书注云:“以正月卯日作。”
乘舆黄赤绶,四采,黄赤*(绀)*缥*[绀]*,淳黄圭,长[二]丈九尺九寸,五百首。[一]

  注[一]汉旧仪曰:“玺皆白玉螭虎纽,文曰‘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凡六玺。皇帝行玺,凡封之玺赐诸侯王书;信玺,发兵征大臣;天子行玺,策拜外国,事天地鬼神。玺皆以武都紫泥封,青囊白素里,两端无缝,尺一板中约署。皇帝带绶,黄地六采,不佩玺。玺以金银縢组,侍中组负以从。秦以前民皆佩绶,金、玉、银、铜、犀、象为方寸玺,各服所好。奉玺书使者乘驰传。其驿骑也,三骑行,昼夜千里为程。”吴书曰:“汉室之乱,天子北诣河上,六玺不自随,掌玺者投井中。孙坚北讨董卓,顿军城南,官署有井,每旦有五色气从井出。坚使人浚得传国玺。
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方围四寸,上有纽文盘五龙,□七寸管,龙上一角缺。”献帝起居注曰:“时六玺不自随,及还,于阁上得。”晋阳秋曰:“冉闵大将军蒋干以传国玺付河南太守戴施,施献之,百僚皆贺。玺光照洞彻,上蟠螭文隐起,书曰‘*(旻)**[昊]*天之命,皇帝寿昌’。秦旧玺也。”徐广曰:
“传国玺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寿昌’。”
诸侯王赤绶,[一]四采,赤黄缥绀,淳赤圭,长二丈一尺,三百首。[二]

  注[一]徐广曰:“太子及诸王金印,龟纽,纁朱绶。”
注[二]荀绰晋百官表注曰:“皇太子朱绶,三百二十首。”
太皇太后、皇太后,其绶皆与乘舆同,皇后亦如之。
长公主、天子贵人与诸侯王同绶者,加特也。
诸国贵人、相国皆绿绶,三采,绿紫绀,淳绿圭,长二丈一尺,二百四十首。[一]

  注[一]前书曰:“相国、丞相皆秦官,金印紫绶。高帝相国绿绶。”徐广曰:“金印绿綟绶。”綟音戾,草名也。以染似绿,又云似紫。紫绶名緺绶,*[緺]*音瓜,其色青紫。綟字亦*(盩)**[盭]*,音同也,传写者误作“絷”。公加殊礼,皆服之。何承天云:“緺音娲。青紫色绶。綟,紫色也。”
公、侯、将军紫绶,二采,紫白,淳紫圭,长丈七尺,百八十首。[一]公主封君服紫绶。

  注[一]前书曰:“太尉金印紫绶。御史大夫位上卿,银印青绶,成帝更名大司空,金印紫绶。将军亦金印。”汉官仪曰:“马防为车骑将军,银印青绶,在卿上,绝席。和帝以窦宪为车骑将军,始加金紫,次司空。”
九卿、中二千石、二千石青绶,三采,青白红,淳青圭,长丈七尺,百二十首。
[一]自青绶以上,縌皆长三尺二寸,与绶同采而首半之。縌者,古佩璲也。佩绶相迎受,故曰縌。紫绶以上,縌绶之闲得施玉环鐍云。[二]

  注[一]一号青緺绶。
注[二]通俗文曰:“缺环曰鐍。”汉旧仪曰“其断狱者印为章”也。
千石、六百石黑绶,三采,青赤绀,淳青圭,长丈六尺,八十首。四百石、三百石长同。[一]

  注[一]汉官曰:“尚书仆射,铜印青绶。”
四百石、三百石、二百石黄绶,*[一采]*,淳黄圭,*(一采)*长丈五尺,六十首。自黑绶以下,縌绶皆长三尺,与绶同采而首半之。
百石青绀*(纶)**[绶]*,一采,宛转缪织*[圭]*,长丈二尺。[一]

  注[一]丁孚汉仪载太仆、太中大夫襄言:“乘舆绶,黄地冒白羽,青绛绿五采,四百首,长二丈三尺。诏所下王绶,冒亦五采,上下无差。诸王绶四采,绛地冒白羽,青黄去*(绿)**[缘]*,二百六十首,长二丈一尺。公主绶如王。侯,绛地,绀缥三采,百二十首,长丈八尺。二千石绶,羽青地,桃华缥三采,百二十首,长丈八尺。黑绶,羽青地,绛二采,八十首,长一丈七尺。黄绶一采,八十首,长丈七尺。以为例程。民织绶不如式,没入官,犯者为不敬。二千石绶以上,禁民无得织以粉组。”皇太后诏可,王绶如所下。
凡先合单纺为一系,四系为一扶,五扶为一首,五首成一文,文采淳为一圭。
首多者系细,少者系麤,皆广尺六寸。[一]

  注[一]东观书曰:“建武元年,复设诸侯王金玺綟绶,公侯金印紫绶。九卿、执金吾、河南尹秩皆中二千石,大长秋、将作大匠、度辽诸将军、郡太守、国傅相皆秩二千石,校尉、中郎将、诸郡都尉、诸国行相、中尉、内史、中护军、司直秩皆二千石,以上皆银印青绶。中外官尚书令、御史中丞、治书侍御史、公将军长史、中二千石丞、正、平、诸司马、中宫王家仆、雒阳令秩皆千石,尚书、中谒者、谒者、黄门□从、四仆射、诸都监、中外诸都官令、都候、司农部丞、郡国长史、丞、候、司马、千人秩皆六百石,家令、侍、仆秩皆六百石,雒阳巿长秩四百石,主家长秩皆四百石,以上皆铜印黑绶。诸署长楫棹丞秩三百石,诸秩千石者,其丞、尉皆秩四百石,秩六百石者,丞、尉秩三百石,四百石者,其丞、尉秩二百石,县国丞、尉亦如之,县、国三百石长相,丞、尉亦二百石,明堂、灵台丞、诸陵校长秩二百石,丞、尉、校长以上皆铜印黄绶。县国守宫令、相或千石或六百石,长相或四百石或三百石,长相皆以铜印黄绶。而有秩者侍中、中常侍、光禄大夫秩皆二千石,太中大夫秩皆比二千石,尚书、谏议大夫、侍御史、博士皆六百石,议郎、中谒者秩皆比六百石,小黄门、黄门侍郎、中黄门秩皆比四百石,郎中秩皆比三百石,太子舍人秩二百石。”
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庙服,绀上皁下,蚕,青上缥下,皆深衣制,[一]隐领袖缘以绦。翦牦蔮,簪珥。珥,耳珰垂珠也。簪以檋瑁为擿,长一尺,端为华胜,上为凤皇爵,以翡翠为毛羽,下有白珠,垂黄金镊。左右一横簪之,以安蔮结。
诸簪珥皆同制,其擿有等级焉。

  注[一]徐广曰:“即单衣。”
皇后谒庙服,绀上皁下,蚕,青上缥下,皆深衣制,隐领袖缘以绦。假结,步摇,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桂枝相缪,一爵九华,熊、虎、赤罴、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诗所谓“副笄六珈”者。[一]诸爵兽皆以翡翠为毛羽。金题,白珠珰绕,以翡翠为华云。

  注[一]毛诗传曰:“副者,后夫人之首饰,编发为之。笄,衡笄也。珈,笄饰之最盛者,所以别尊卑。”郑玄曰:“珈之言加也。副既笄而加饰,如今步摇上饰,古之制所未闻。”
贵人助蚕服,纯缥上下,深衣制。大手结,墨檋瑁,又加簪珥。长公主见会衣服,加步摇,公主大手结,皆有簪珥,衣服同制。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采组为绲带,各如其绶色。黄金辟邪,首为带鐍,饰以白珠。
公、卿、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绀缯蔮,黄金龙首衔白珠,鱼须擿,长一尺,为簪珥。入庙佐祭者皁绢上下,助蚕者缥绢上下,皆深衣制,缘。自二千石夫人以上至皇后,皆以蚕衣为朝服。
公主、贵人、妃以上,嫁娶得服锦绮罗縠缯,采十二色,重缘袍。特进、列侯以上锦缯,采十二色。六百石以上重练,采九色,禁丹紫绀。三百石以上五色采,青绛黄红绿。二百石以上四采,青黄红绿。贾人,缃缥而已。[一]

  注[一]博物记曰:“交州南有虫,长减一寸,形似白英,不知其名,视之无色,在阴地多缃色,则赤黄之色也。”
公、列侯以下皆单缘篯,制文绣为祭服。自皇后以下,皆不得服诸古丽圭襂闺缘加上之服。[一]建武、永平禁绝之,建初、永元又复中重,于是世莫能有制其裁者,乃遂绝矣。[二]

  注[一]司马相如大人赋曰:“垂旬始以为襂。”注云:“葆下旒也。”则襂之容如旌旒也。
注[二]蔡邕表志曰:“永平初,诏书下车服制度,中宫皇太子亲服重缯厚练,浣已复御,率下以俭化起机。诸侯王以下至于士庶,嫁娶被服,各有秩品。当传万世,扬光圣德。臣以为宜集旧事仪注本奏,以成志也。”
凡冠衣诸服,旒冕、长冠、委貌、皮弁、爵弁、建华、方山、巧士,衣裳文绣,赤舄,服絇履,大佩,皆为祭服,其余悉为常用朝服。唯长冠,诸王国谒者以为常朝服云。宗庙以下,祠祀皆冠长冠,皁缯袍单衣,绛缘领袖中衣,绛藳惫,五郊各从其色焉。
赞曰:车辂各庸,旌旗异局。冠服致美,佩纷玺玉。敬敬报情,尊尊下欲。孰夸华文,匪豪丽缛。

校勘记

  三六六一页八行遂作冠冕缨蕤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蕤”北宋本作“緌”。
三六六二页七行粉若粟*(米)**[冰]*集解引李良裘说,按孔传本作“粉若粟冰”,作“米”,斗也。此志北宋本亦作“粟冰”。今据改。
三六六三页一行裳二章按:“二”原斗“一”,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三六六三页九行*(接)**[按]*尊事神*(礼)**[只]*据汲本、殿本改。按:聚珍本东观汉纪同。通典卷六十一引作“接尊事神”,无“礼”字。
三六六三页一一行以降神*[明]*据汲本、殿本及通典补。
三六六四页一行乘舆刺*(史)**[绣]*校补谓案对下“织成”言,“刺史”盖“刺绣”之斗。书益稷郑注“刺者为绣”。前书贾谊传“美者黼绣,是古天子之服”,师古注“绣者,刺为众文”。今作“刺史”,列乘舆上,公侯下,明误。今据改。
三六六四页八行玄冠朱组*(绶)**[缨]*据汲本改,与今礼记合。
三六六五页一行吴都赋*[注]*曰按:下所引乃文选吴都赋注文,明脱一“注”字,今补。
三六六五页二行委貌冠皮弁冠同制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北宋本作“委貌与皮弁冠同制”。
三六六五页二行夏之*(母)**[毋]*追据集解本改。按:校补引柳从辰说,谓白虎通“毋追,言其追大也。”字一作“无”,周礼追师郑注作“牟”,释名同。
三六六五页三行委貌以皁绢为之按:集解引惠栋说,谓“绢”一作“缯”。
三六六五页一六行展筩为述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此下脱“筩緌犀簪导”五字。
三六六六页七行*[顶]*不邪漤集解引惠栋说,谓“不”上宜从董巴舆服志及三礼图增“顶”字。今据补。
三六六六页八行太傅胡广说曰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胡广”上脱“南郡”二字。
三六六七页一行尚书孟*(希)**[布]*奏集解引惠栋说,谓“希”当作“布”,汉隶□即布字,故误作“希”也。
今据改。按:尚书孟布见本书陈忠传。
三六六七页五行名实不副按:“副”原斗“嗣”,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三六六八页九行秦即赵而用之按:“赵”原斗“汉”,径据汲本、殿本改正。
三六六八页九行貂紫蔚*(采)**[柔]*润据殿本、集解本改。
三六六八页一六行方山冠似进贤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下脱“前高七寸后高三寸缨长八寸”十二字,当从三礼图增。
三六六九页二行巧士冠*[前]*高七寸集解引惠栋说,谓“高”上脱“前”字。
今据补。
三六六九页二行黄门从官四人冠之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官”北宋本作“宦者”。
三六六九页一四行楚庄王所*(复)**[服]*雠冠者是据殿本改。按:殿本考证谓“服”字监本误作“复”,依宋本改。
三六七0页二行纱縠单衣集解引惠栋说,谓“纱”上脱“着”字。
三六七0页四行秦施之焉按:殿本“之焉”作“安焉”。惠栋云“安焉”一作“用之”。
三六七0页五行缦胡之缨武士之服按:集解引黄山说,谓今庄子说剑篇无“武士之服”四字。
三六七一页五行入学小童帻也句卷屋者按:殿本考证谓“也”疑作“施”。
三六七一页一0行服缃帻按:汲本、殿本“湘”作“绯”。
三六七一页一三行解去韨佩按:“韨”原斗“绂”,径据汲本、殿本改正。下“韨佩既废”同。
三六七一页一三行留其系璲按:北堂书钞仪饰部引董巴舆服志“系璲”作“丝缝”,初学记二十六、御览六百八十二引董志作“丝襚”。下“连结于璲”同。
三六七一页一四行转相结受按:御览引董巴志“受”作“授”。
三六七二页一行乘舆落以白珠御览六百九十二引董巴舆服志“落”作“络”。按:
落络通。
三六七二页二行其*[玉]*视冕旒校补引柳从辰说,谓御览六百九十二引董巴舆服志作“其玉视冕旒”,此脱“玉”字。今据补。
三六七二页三行如*(巾)**[今]*蔽膝据殿本改。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巾”当作“今”。
三六七三页三行正月刚卯既决按:“决”当依前书莽传注作“央”,与下“灵殳四方”睰韵。
三六七三页四行慎尔周伏按:前书注“周”作“固”。
三六七三页七行乘舆黄赤绶四采集解引惠栋说,谓“四”当依董巴舆服志作“五”。
今按:北堂书钞服饰部及宋本御览六百八十二引董志并作“四”,惟初学记二十六引董志作“五”。下云“黄赤缥绀”,明只四采,不当作“五”。
三六七三页七行黄赤*(绀)*缥*[绀]*集解引惠栋说,谓“绀缥”当从董志作“缥绀”。今据以乙正。
三六七三页七行长*[二]*丈九尺九寸集解引惠栋说,谓“丈”上当从三礼图增“二”字。今据补。按:北堂书钞、初学记及御览引董志,并作“长二丈九尺”。
三六七三页一五行*(旻)**[昊]*天之命据汲本、殿本改。按:北堂书钞服饰部引晋阳秋亦作“旻”,王石华校改“旻”为“昊”。
三六七四页一行长二丈一尺三百首集解引惠栋说,谓董志“一”作“八”,博物志仍作“一”。今按:北堂书钞服饰部引应劭汉官作“长二丈一尺”。
三六七四页八行紫绶名緺绶*[緺]*音瓜据汲本补。按:汲本脱“绶”字,殿本“绶”下脱“緺”字。
三六七四页八行綟字亦*(盩)**[盭]*据汲本改。按:“亦”下当脱“作”字。
三六七四页一四行古佩璲也集解引惠栋说,谓“璲”北宋本作“襚”。今按:御览六百八十二引董志亦作“襚”。
三六七四页一四行佩绶相迎受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董志“绶”作“襚”。
三六七四页一五行縌绶之闲得施玉环鐍云集解引惠栋说,谓“鐍”北宋本作“玦”。
今按:御览六百八十二引董志亦作“玦”。
三六七五页六行黄绶*[一采]*淳黄圭*(一采)*长丈五尺六十首集解引惠栋说,谓董巴舆服志曰“皆黄绶,一采,淳黄圭,长一丈五尺,六十首”,崔豹古今注同。今据以乙正。
三六七五页八行百石青绀*(纶)**[绶]*据集解引惠栋说改。按:惠云“绶”斗“纶”,当从董巴舆服志改。
三六七五页八行宛转缪织*[圭]*长丈二尺集解引惠栋说,谓“长”上脱“圭”字,当从董巴舆服志增。今据补。
三六七五页一0行青黄去*(绿)**[缘]*据殿本改。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汉官仪“去缘”作“赤彩”。
三六七五页一0行长二丈一尺按:汲本作“长一丈二尺”,殿本作“长二丈二尺”。
惠栋云北宋本作“二丈一尺”。
三六七五页一一行长丈八尺集解引惠栋说,谓汉官仪作“二丈八尺”。今按:孙星衍校汉官仪云“二”当作“一”。
三六七五页一一行黑绶羽青地集解引惠栋说,谓汉官仪作“黑绶白羽青地”。今按:孙校云“白”字当衍。
三六七六页六行其丞尉秩二百石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北宋本“二”作“三”。
三六七六页一一行簪以檋瑁为擿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擿”一作“揥”,又作“摘”。钱大昕谓擿即揥字。
三六七六页一五行一爵九华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一爵”当依徐广舆服杂志作“八爵”,三礼图引作“一爵”,讹。
三六七七页八行助蚕者缥绢上下皆深衣制缘按:集解引惠栋说,谓“缥”一作“青”。
三六七七页一五行又复中重按:集解引黄山说,谓明纪永平十二年诏云“有司其申明科禁”,和纪永元十一年诏云“但且申明宪纲”,凡诏书遵用旧章,未有不言申者。易称“重巽以申命”,荀子富国篇“爵服庆赏,以申重之”,王霸篇“案申重之,以贵贱杀生”。
“中”当即“申”形近之讹。
三六七八页一行垂旬始以为襂集解引惠栋说,谓“襂”当作“幓”。今按:史记司马相如传作“幓”。
三六七八页三行各有秩品集解引惠栋说,谓“秩”北宋本作“科”。
三六七八页六行绛缘领袖中衣按:集解引惠栋说,谓“袖”下脱“为”字。
三六七八页六行绛藳惫按:集解引惠栋说,谓下脱“示赤心”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