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信宗白华先生说‘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时,

  是将两者作为具有内在关联性的事件来看待的。不过,也许说‘向内发现了自己的

  深情,向外发现了自然’,能够更党禁地说明自然被发现的精神过程。”

                         —— 骆玉明《〈世说新语〉精读》

   点击打开 遥想自然——卢梭的“自然”与魏晋的“自然”(肖梦秋)

   点击打开 从自然科学对自然的认识说开去(张鹤天)

    自然的发现与认知的革新(李乐)

 

  

   

 

 

    回首页 

 

 

 

    

 

 

 

 

    

 

 

 

    

 

 

 

 

    

 

   

   讨 论